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雪越宫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舅父一家

雪越宫闱 莫染尘欢 2199 2019.12.28 20:02

  一把鲤鱼戏荷油纸伞遮了淅淅沥沥的雨,穿过弄堂,汐颜特别留意了天井下的桂花树,上边的秋千已经被拆除。

  前世也是因自己坠了秋千才遭了难,舅父和两个表哥一怒之下就拆了秋千。事后,无论自己如何哀求,再不肯装回去。

  汐颜母女俩人住着三进的院子,十分空荡,为了方便生活,都住的正房。林婉柔在西屋,汐颜在东屋。

  厅堂里灯烛明亮,人语声不断,汐颜知晓是舅父一家来了。

  林老爷子只一儿一女,两人从小亲厚。分家的时候,林老老爷子却不同于一般人家重男轻女,十分公正。

  因林孝贤要奉养老人,四进的祖宅给了林孝贤。直接在祖宅东面给林婉柔加建一套三进的宅院,两家只一道隔墙连着月亮门,进出十分方便。

  林孝贤分了二十亩的桑园,一座茶山,五十亩水田。林婉柔则分了二十亩桑园,二十亩水田。两家的桑园挨着,平日里其实都是林孝贤在打理。

  舅母沈月茹是林孝贤启蒙先生的女儿,两人算是两小无猜,情投意合的鸳鸯夫妻了。

  沈氏性格豪爽,不爱文墨,倒是善于交际和经商,林家的产业多靠她出谋支撑。方才在泰兴县最繁华的双桂街尾段谋了一间十分狭小的铺子,经营自产的茶叶和丝绸。

  就是这间铺子在不久的将来成了林家败落的导火索。

  记忆中,神武国二十三年,江南大旱,扬州最甚,粮食大幅度减产。旱后,闹了虫灾,几乎绝收。

  江南乃富庶之地,鱼米丰盈,太祖曾称其为天下粮仓。

  一年的绝收本不足以摧毁富甲一方的扬州,但却悄悄的改变着扬州府的格局。

  扬州府北起淮水,东临东海,河流湖泊星罗棋布,灌溉着广茂肥沃的良田。

  盐业和漕运是扬州两大根基,向来是朝廷和江湖纷争的交点。

  近年来,更是兴起了海运,将江南的瓷器、丝绸和茶叶等运往海外贩卖,利润非常丰厚。

  很多富户争相租船,从事海上买卖。利润大,风险也大。不过十次出海,九次有收获。

  前世,林家凑了银子,与人合包了一艘船,贩卖的就是林家出产的茶叶和丝绸。

  干旱导致桑树生了黑枯病,先是桑叶长出黄褐色病斑,接着逐渐扩大,直至整片叶子发黑枯萎。

  黑枯病来势迅猛,传染快,桑园转眼就保不住了。

  无桑如何养蚕,无蚕如何纺丝,无丝绸就无法交货,要陪一大笔银子。

  此时,屋里舅父正在和母亲商讨包船出海的事情,汐颜无意偷听,但是事关林家基业,她示意丫丫不要进屋,站在回廊细听。

  “婉柔,林家恐怕暂时没银子单独包一艘船。瓷器店的朱老板倒是愿意与我们合租一艘船。多年的熟人,信得过。”

  这是舅父的声音,让此时的汐颜倍感踏实,他一直代替父亲为自己挡风遮雨。

  “哥哥嫂嫂决定便好,我对此一窍不通。这些年全仰仗你们,我和汐颜才有安稳日子。”

  林婉柔从不打理产业,自是全听兄长的,但是林孝贤都是与她商量的。

  “瞧你这话就见外了,嫂子家中无其他兄弟姐妹,好在夫君有你这个妹子,不然我与谁说体己话。”

  舅母此话全是真心,前世舅母待自己娘亲亲如姐妹,更是宠爱自己胜过两个儿子。可惜,自己当时鬼迷心窍,舅父和表哥们出事后,舅母没几年就抑郁而终了。

  汐颜心里难受,悔不当初,不过此时却不是悔恨的时机,必须想办法阻止他们包船,否则将重蹈覆辙。

  “舅父,舅母,大哥,二哥。”

  汐颜进了门,柔声细语的叫了人。

  “囡囡,我可怜的娃,快到舅母这里来。”

  沈氏只得两子,之后肚子再无动静,把汐颜当做女儿心肝的疼。这次险些夭折,更是请郎中、求观音的,忙里忙外。

  汐颜的目光快速在所有人脸上掠过,舅父同记忆里一般,穿着青色的长袍,面目清和,不像商人,倒像是读书人。

  舅母穿着枣红色的夹袄,配着藕荷色的襦裙,和善的圆脸上全是喜悦和担忧。

  因汐颜并无长兄,直接唤林君廷和林君明大哥二哥。大哥稳重,二哥机灵,对汐颜都十分疼爱。

  见了失而复得的亲人,汐颜这才彻底相信自己回到过去了,回到家人健在,一切安好的时光。

  汐颜乖乖坐在舅母身旁,被紧紧的搂着,众人忙嘘寒问暖。见她面色大好,精神不错,总算是放心了。

  这一打岔,话题就变了,汐颜心里暗急,脑袋却转的飞快。

  “二哥,你前些日子承诺我的南洋珠花呢?不是以为我伤了脑袋,就不记得了吧。”

  汐颜撒娇卖萌,将话题引回海运上。

  林君明左手挠着后脑勺,有些尴尬,心里是又好笑又安慰,看来汐颜这丫头是彻底好了。

  “这个,不是忘了,是市面上的珠花都不是上品,等咱家明年包船出海,二哥保证给你带回一个最好看的。”林君明急中生智的说道。

  “咦?咱家哪时要出海了?是那种去很远很远的海那边的商船吗?”

  “就是就是,正商量这事呢。”

  林君明怕汐颜纠结他忘记买珠花的事情,赶紧拍着胸脯肯定。

  沈氏轻轻拍了儿子后背一下,“皮猴,作甚么和你妹子说这事,仔细你的皮。”

  汐颜却不能让这个话题断了,“咱家自己买船了吗?我们家也能有那种挂着大帆的船吗?”

  汐颜的眼睛黑多白少,十分灵动,直看得沈氏心都融化了。

  林婉柔见女儿有了兴趣,精神大好,心里高兴,说道:“哪里买的起一艘船,与人合租的。你要是喜欢什么,尽管与你舅父和哥哥们说,让他们给你带回来。”

  汐颜听得心惊,娘亲的话明显是同意包船了,那怎么行?

  这包船和自有船完全不同,现在扬州出包的船都是青帮的。青帮与官府合作,掌控着整个海上航运,势力如日中天。

  海运风险极大,青帮自然不会做赔本的买卖,因此规矩甚严。

  包船讲究风险共担,财富共享。青帮负责接洽海那边的买家,谈定货物和价钱。然后分包给扬州的商户,每户出什么货,何时交货,盈亏分成,都写在官府备案的红契里。

  林家当初就是因为旱灾和桑园灾害不能按时交付丝绸,赔了一千多两的银子。

  但如果自己从官府购买商船,海运风险大,且不一定能找到价钱合适的买家,但是收益高,交货风险小。

  可是一艘船要一千两银子,还不算养船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