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雪越宫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勇气

雪越宫闱 莫染尘欢 2169 2020.01.09 07:02

  林君廷和林君明兄弟皆是州学的学子,林君廷的学问勉强能排得上优下等,而林君明则是中等。

  不同于林君明志不读书,林君廷并非不用功,或者不愿意读书。相反,他时常挑灯夜读,凡有不解之处,都会虚心求教先生或者同窗。

  但无论他如何上进,都无法名列前茅。

  此时,林君廷正聚精会神的看着曲风亭上挥洒笔墨的文人,目光中流露出羡慕的神色。

  他放于双膝上的手,已经将衣袍抓皱。汐颜不难看出他此时内心是不自信的,但同时又极其向往。

  在古代,士农工商,等级分明。常言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出身卑微的人要想跨越阶级,成为人上人,读书科举几乎是唯一的升迁之路。

  汐颜深知,林家要想真正的强大起来,光靠海上经商是不行的。

  商人说到底还是买低卖高的贱籍,如果能够出一个当官的,社会地位就完全不同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说的就是此时的林家兄弟。他们固然刻苦努力,但是方法不对,结果并不理想。

  汐颜决定从旁推他们一把。

  “大哥二哥,你们怎么不上台一试,反正又不花银子。”

  汐颜笑着问,一副天真无邪的童颜。

  兄弟俩未曾料到妹妹会有此一问,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林君明故作一幅满不在乎的口吻回答:“上边的多是大才之人,我们还是不要关公门前耍大刀了。

  囡囡,你看到站在最前边的穿着松鹤长衫的人了吗?他可是梅县令,正八经的探花郎。”

  林君廷心里虽然羡慕至极,却因为自卑不敢表露出来,只拿话哄汐颜。

  “囡囡,哥哥们实在是学问平平,怎敢登台献丑。我们长长见识便罢。”

  汐颜却不肯善罢甘休,嘟着嘴说道:“刚才的管事伯伯不是说了吗,今日不限于诗词歌赋,我怎么记得大哥擅长策论呢。

  舅父就说过,先生曾夸赞过大哥的策论实事求是,很有风骨。”

  “对啊,大哥,你的策论写的不错,不防上去试试。”

  林君明附和着汐颜的话,觉得妹妹今日不但没有往日的胡闹,说的话反而句句在理。

  林君廷先是眼睛一亮,接着又暗淡下去。

  汐颜看在眼里,知道他是没有自信,惯常认为自己不行,凡是都不敢去争取。

  这样怎么行,她还指望两位哥哥撑起林家的基业呢。

  弱肉强食,天之道,谁的脸面不是自己争来的。光说不练,都是空。

  汐颜接着鼓励林君廷:“大哥,台上那么多人,可都是文豪大家?难道就没有勇气可嘉的学子?

  不过是以文会友的雅集,又不是科举,全当练笔了。

  囡囡今日做男儿装扮,也要上场一试。这皇帝听得戏曲里还有女驸马呢,连女儿都敢做都能做的,你们有什么好怕的。

  只要凭心而论,就能做出感人至深的文章。”

  说着,囡囡竟然真的朝曲风亭走去。

  兄弟俩被妹妹一番慷慨激昂的言论所惊,等回过神来,妹妹已经站在曲风亭里的一张大桌子前了。

  在一群大人中,竟是格外的显眼。

  汐颜瘦弱的身姿笔直的站立,手执狼毫笔,低头款款而作。竟是刺痛了林家兄弟的眼睛。

  林君廷羞愧的垂首,深吸几口气,接着朝曲风亭去了。

  林君明犹豫再三,也是跟了上去。

  汐颜是林家唯一的女娃,向来被全家宠着,要星星断然不会给月亮。

  因她年幼时,家中抱着凤崇善会回来的念头,想着汐颜将来是官家女,不能少了学识。便早早的请了女先生,琴棋书画都是教过的。

  因着家里对她少有拘束,加上之后断了对凤崇善归家的念想。凤崇善留下的一屋子书籍,杂志,往年的卷子,也都任她随意翻阅。

  这也方便了汐颜为之后出谋划策打幌子,找掩饰。

  上台前,汐颜早在脑袋里飞快的思考关于出征一类的诗词。经过一番加工改造,拼凑了一首还算过得去的诗词。

  前身学的是拈花小篆,只学了个皮毛,连形似都谈不上。

  汐颜将自己的风骨融入其中,一首拈花小篆反而带了几分桀骜之气。

  眼见最后一行就要完成了,汐颜突然感觉背后有一道炙热的目光盯着自己。这纯粹是第六感,特别是在深宫呆久了,这种感觉救了她很多次。

  她不直接回头正视,测身之机,拿眼角斜瞄一眼。

  只一眼,汐颜便惊得定住了身形,一颗心狂跳不止,几乎张口即出。

  是他!

  原来桥对面的那个白衣少年就是他!

  十岁过了院士,成为童生,未满十六岁便连中三元,成为神武国最年轻的状元郎。

  打马游街,红衣鲜马。接着便是平步青云,沐浴皇恩,封侯拜相。

  他南御东夷,北抵鞑靺,治水患,平瘟疫,功在千秋。

  可惜,最后为了自己,甘愿蒙受莫须有罪名,屈辱致死。

  她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名字,温静初。

  那是她叫了多年的子染哥哥,正是最后自己在朝堂上的一句子染哥哥,要了他的命。

  汐颜一张小脸瞬间失了颜色,几乎白得透明。

  手心里的汗,让她骤感一只笔竟有有千斤重。

  她歪歪扭扭的写完了最后一行诗,要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几乎没人相信前后之字出于同一人之手。

  她不理会旁边向自己看来的二哥,逃也似的下了曲风亭,再不敢朝那个方向看。

  这几日,他多次来林家探望自己,都被自己耍赖找借口推却了。娘亲还抱怨说,自己小时候最是喜欢黏在子染身后,比两个哥哥还亲厚。

  她曾想过无数种见面的可能性,也想过如何应对,才能不让天资聪慧的他发现异样。

  但最后,还是如此狼狈,前世是,现在亦如是。

  正当汐颜这边胡思乱想之际,林君廷和林君明已经重新回到了座位上。

  “囡囡,这次多亏你了,要不然,大哥是万万不敢上台一试的。”

  林君廷细细的品味汐颜的那句:凭心而论,就能做出感人至深的文章。将自己胸中饱含的关于出征鞑靺,保卫王朝的壮志尽数转化为策论。

  神武国国运昌盛,四海升平,所以,文风偏华丽。故此,林君廷平实无华的文风并不合时宜。

  但是他行文一向带着自己的风骨,倒是在策论上颇有建树。

  经此一练,他隐隐觉得之前行文所遇到的瓶颈,像是冲破障碍的水流一样,自由奔流,无比顺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