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雪越宫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清莲映月图

雪越宫闱 莫染尘欢 2010 2020.01.02 22:15

  梅傲雪成了皇帝权力制衡的利剑,却也成了一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暗处藏着无数双眼睛,时刻的盯着他,寻找可乘之机,意图除之而后快。

  皇帝是梅傲雪唯一的保护伞,可惜这把保护伞不过是利用它瓦解皇子夺权的可能。

  一旦没用了,就会被无情的抛弃,任权力争斗的****将其摧毁。

  皇帝巩固皇权的目的已经达到,便将梅傲雪毫不留情的抛给皇子们出气泄愤。

  梅傲雪就是在失了圣宠后,被陈太傅以进献假画,藐视皇权为由头,送进了天牢。

  在天牢里被人私自用了灸刑,外表无事,里边都废了。最后死在发配边关的途中,被挫骨扬灰。

  那是汐颜第一次感受到天家无情的残酷现实。最后,当她毒死老皇帝时,丝毫没有愧疚。

  而令梅傲雪获罪的那副画,就出自怡园。

  汐颜前世不知道梅傲雪是缘何从怡园得到这幅画的,但是汐颜就是想要攀附梅傲雪这株大树,借此打开进京的门路。

  曲风亭东南面被苍松掩映的小楼,阳光透过镶嵌着山水刺绣的木制沙曼,落在棋盘前端坐的男子身上。

  棋盘上是一局未下完的棋。

  银色的面具遮住了他大半容颜,只余弧线完美的下巴,微薄的唇抿成一条线。

  修长的手指夹着碧绿的茶杯,白烟袅袅,贵气天成。

  他对面恭敬的跪坐着一名玄衣男子,冷酷刚毅的面容,没有一丝情绪。

  “主子,人都到齐了。”

  面具男子朝他挥挥左手,玄衣男子抱拳行礼,眨眼消失在门口,轻功十分了得。

  片刻后,怡园的总管宣祁笑容可掬的走上曲风亭。即便知府亲临,怡园的主人也始终没有露面。

  “承蒙各位大人和文友赏光,前来参加怡园举办的赏荷会。为了感谢各位,怡园为在座准备了一份大礼。

  今年斗诗的魁首,不限于奖银,还有一幅前朝宫廷画师靖安居士的遗作《清莲映月图》。希望诸位今夜不吝才华,各展所长。”

  随着宣管家话落,一段不短的安静后,人群开始了此起彼伏的小声议论。

  “这靖安居士的遗作竟然被当做彩头,随便送出去,我不是听错了吧。”林君明不可置信的感叹。

  这靖安居士是何许人物?两代帝王御用的画师,多少人为求一画,宁愿举半壁家产。

  最重要的是他传世的画作十分有限,原因很简单,他的画作多数已经成了皇家的陪葬。

  极少数流落民间的作品,多是他成名前的作品。即便如此,也是世人争相追捧的名画,价值不菲。

  这幅《清莲映月图》来头就更是神乎其神。

  关于此画流传着一个凄美的故事。

  世人皆知,王璟烨,字千华,号靖安居士。

  他和发妻乔氏原本十分恩爱,奈何乔氏为婆婆不喜,最终难逃孔雀东南飞的结局。

  乔氏被休弃不久,就听闻王璟烨另娶他人的消息。一时间,悲从心来,生无可恋,便投湖自尽了。

  第二日,四月天,满湖荷花竟尽开,香气异常,十里不绝。渐渐有了乔氏化成荷花的传说。

  王璟烨自责难当,痛不欲生,决定离家出走,去了千里之外的京城,致死都未曾回过江南。

  一夜,御河突然荷花尽开,皓月当空,风景美得像是梦境。

  王璟烨当晚独自醉酒,见月下荷花开得异常美丽。便即兴挥洒出一幅《清莲映月图》,逼真到能引蝴蝶前来。

  没多久,王璟烨就被发现溺死在荷花池中。有宫人说之前看到他对着荷花自言自语,说那些荷花是自己的妻子所化。

  有人说他是自己投河自尽的,也有人说他是醉酒不慎掉入河中,还有人说他是被亡妻灵魂带走的。

  但这些都是几百年前的传说了,至于《清莲映月图》史书上并没有明确的记载,有野史流传此画同前朝高宗一起下葬了。

  如果今夜怡园拿出的真是靖安居士的遗作《清莲映月图》,必将惊动世人。

  怡园竟然只是当做比诗的彩头。

  汐颜一时间心绪纷杂,难以看透其中深意。

  人群还在继续骚动,那边已经有两名健壮的家丁,护着一名侍女双手捧着一个锦盒,走上台前。

  宣管家戴上真皮手套,小心翼翼的取出盒中的画卷。

  微黄的画纸证明着它年代久远。

  随着画卷的展开,所有的嘈杂戛然而止。

  场中之人无不伸长了脖子,想要一睹靖安居士的旷世遗作。。

  画卷上明月与莲花遥相呼应,仿佛月光尽皆跃然纸上。荷花采用工笔勾勒,荷叶的脉络,荷花的纹理,以及花径上的细刺清晰可见。

  而水波、山石等物采用泼墨渲染,整幅画虚实结合,空灵润泽,实乃旷世佳作。

  外围的人虽看不真切,光从轮廓依然能感觉出作画人运笔流畅,风骨天成。

  从汐颜的位置,很难看出宣管家手上的画,到底是不是当初梅傲雪进献给皇上的那幅。

  待会找个机会,一定要弄清楚这点。

  宣管家并没有给众人细细品鉴的几乎,小心的将画重新放回锦盒中,宣布斗诗大会正式开始。

  立刻有侍者上前快速摆上桌椅,放好笔墨纸砚。

  宣管家见准备已经停当,大声宣读比试的规则和内容。

  出乎汐颜意料,今年斗诗的主题竟不是咏荷一类的诗词,而是边塞诗。且特意强调了十年前与北方游牧民族鞑靺的战争。

  神武国向来国富民安,难免重文抑武,特别是文风鼎盛的江南。

  这边塞诗便不是主流,甚至很少提及。江南几乎是一片从未经过战乱的沃土,对于战争大多数人知之甚少。

  看来这靖安居士的遗作果然不是好拿的。

  已经有人先后朝台上走去,开始酝酿诗词。

  怡园的诗会,任何人都可以参加,不论身份和年龄。

  第一批上台的多是文采底蕴丰厚的人,包括坐在第一排的三大书院的佼佼者。

  有三大书院带头,陆陆续续不少人都上台一试。反正又不丢人,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其中。

  斗诗没有时间限制,只要在最后喊停之前,谁都可以参加。

  汐颜果然见梅傲雪走上台前。他目光集中,运笔有力,几乎是一气呵成,很快便交了作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