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衍生同人 咸鱼做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咸鱼做梦 小明小 6389 2019.02.11 23:12

  在交谈过后,李、林二人依据得到的信息再度启程。临行前,姜婉儿将其父的佩剑,即七星剑,赠与李逍遥,使其能换下已经牺牲的青锋剑。简单祝福了几句后,双方离去。

  走到远处,林月如问:“呆子,说父母对于婉儿姑娘来说,是什么?还有,你觉得,婉儿姑娘究竟是个什么人?”

  李逍遥左手托右手手肘,右手摸着下巴,略作思考后,说:“这谁知道?不过,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很不愿意呆在这里。”刚说完这句,脑袋上就挨了一下。

  “真是的...是你叫我说的,为什么又要打我!”李逍遥摸着头,小声说道。

  林月如说:“别扯些一眼就能看出来的,说点有用的。”

  李逍遥一边在前方探路,一边回应说:“可是,就算我们把她分析得再透彻,又有什么用呢?别忘了,我们进来是做什么的。在这个基础上,她就算是天底下有名的大恶人又如何?”

  “可是,如果她是故意骗我们的,怎么办?”林月如有些担心的说道。

  “就算知道了,那又能怎么办?更何况,我们对这里的情况基本上不了解,本身就不具备判断真假对错的条件。尽管不愿意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现在,我们只能选择,相信那个自称是蜀山姜前辈女儿的姜婉儿,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假如她说的是真的,并对我们有用,那么我们就能以最短的时间找到灵儿,并救出她。”

  李逍遥接着说:“别忘了,我们进来之前在蜀山打听的事情。”

  林月如疑惑地问:“你是说打听到地,这段时间里,仅有两个大妖打入塔内这件事?”

  李逍遥说道:“依照观察到的,这坏老头的性子,肯定会光明正大的做事情。联系到灵儿被他掠去的时候,明道长离开的时候,再加上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算算日子,我觉得他们应该都在锁妖塔内。”

  李逍遥刚说完,便示意林月如噤声,放缓脚步,藏匿行踪。随后,两人运起才学不久的敛息法。因为前方一手持大锤,躯体壮硕,黑面獠牙的野猪妖正与两像是野狗成精,体型相对娇小的妖邪对战。很明显,猪妖身形巨大,力量十分强劲,虽然灵活不足,敏捷不够,但至目前为止。始终没露出可供另外两只狡诈的野狗精进攻的破绽。战局似乎已经僵持很久。

  突然间,左边的一只野狗精居然不要命似的向对手面门扑去,那野猪妖当然没有放过这个时机,双手握紧,左腿迈出,腰身扭动连带双手,一记铁锤正好砸在其腰腹位置,将其击飞,但那野狗精不知使用了什么手段,在被砸中时,好似放出数道无形利刃。野猪精面上猛觉巨痛,鲜血直流不断,其本能的松开左手来捂住自己受伤的脸。

  谁知这时,另一只野狗精早已瞅准时机,对其粗壮的左蹄子一口咬住并往自己身后使劲拉扯。那猪妖知晓自己左腿被咬,右手持锤高高扬起,正欲使出“碎瓜锤”。哪知在自己身后,竟出现第三只野狗精,跃起一把咬住其右手手腕,且借助余势,转身向身后扯。两妖配合默契,竟使得高大壮硕的野猪妖,独木难支,最后倒地不起。

  或许是因为新增伤口,导致失血过多,又或者是野狗妖的牙齿里藏匿着剧毒,野猪妖的挣扎幅度越来越小。最后,那个被击飞的野狗拖着重伤之躯走了过来,对着它颈部张开自己的獠牙。等到那如山高的野猪妖终于没有再动弹后,过了好一会,三只野狗精才相继松口。

  “想来,那个死掉的笨蛋野猪妖应该没想到吧,那三个野狗妖其实是同一个。”带着林月如绕开战斗的李逍遥看着这三只野狗精竟融合为一体后,心里如此对自己说道,同时思索着自己和蛮丫头遇到这情况该如何处理。毕竟,眼前仗着自己力气大,最后却因笨而死的例子才刚刚发生。

  一路上,两人遇见此类妖邪间的相互杀戮约莫数十起,能绕开的都绕开了,绕不开的,就采取以逸待劳的方式。妖邪间的厮杀,在多数情况下,只是个双方互有受伤的程度。尽管很多时候,一方想要彻底杀死另一方,但并不是所有的妖邪都像最开始遇见的那野猪妖。所以,打不过,为什么不想办法逃走?而且,有时候,还有在一边蹲点的凶狠角色。

  来到第五层向下传送的法阵前,两人并未立刻现身,而是在暗处观察了一会后才出来。

  李逍遥依旧保持对周围的警惕,说:“目前来看,那位姜婉儿姑娘说的话,还算有用。”

  林月如接着说:“目前看来,是这样。接下来怎么办?要不...我先下去探路吧。”

  “不用了,一起下去吧。你这蛮丫头只会使用蛮力,没什么脑子,要是有什么事情,我还得替你善后,而且...别打了,脑子快被打坏了!”李逍遥先是反驳,尔后又被打得抱头防御。

  “别废话了,准备准备吧,别出意外了。”林月如停下手中的活计,对李逍遥说道。

  在这之后,锁妖塔底层,赵灵儿还在休息调理中,而少年则是闭目休息,没有其他动作。

  “从你现在虚弱的样子来看,那所谓的觉醒药物,用处似乎不大。只能说是增加了上限,激发身体潜能。药物作用期间,尽管对于灵力的控制、对周遭感知等远超以往,可精神状况混乱,攻击性显著增强。就像你们所说的,心魔和兽性完全占据了上峰。不过,这只是我个人观察的概述,你这边是个什么感觉?”

  对此,赵灵儿细细感知自身,总结期间记忆残留,同少年概述情况两相对比后,回答说:“总体上,和明道长你所述相同。不过,有些药物作用致使的上限提升,似乎没有随着药效的消退而消退,身体并没有表达出对于药物的依赖,我对于药效起效期间的记忆,似乎出现大面积空缺,所记不多。再详细的,恐怕只有去外面,借助水月宫制式法器或是其他进行细致而全面的检查后,才能知晓。”

  话刚说完,赵灵儿猛然惊觉,神情紧张,于是连忙双手叠于腹,运起体内不多的法力,对其进行自己所能施展的,最安全最细致的检查方式。良久之后,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少年看她神情放缓,问:“孩子情况如何?”

  赵灵儿面带微笑地回应道:“多谢道长关心,孩子没事。”说完,问:“道长你呢?”

  少年简单回复说:“无碍。”

  一小会沉默后,赵灵儿接着问:“道长,您和剑圣前辈是什么关系?”

  少年反问:“你想知道的,是我是如何与剑圣相遇,剑圣同我交换了什么信息,以及我为什么会同剑圣合作这三个问题吧?”

  “第一,是剑圣找到我,准确的说是找到你。时间是我们出扬州城当天夜里,你应该有映像。地点,就是当日,我们山里夜宿地方远处的山上。对于为什么没选择和你当面交谈,具体原因如何,我也不知道,或许还有借机试探的意思在。毕竟,在当时,我感受到十数股远超出你们的气息潜伏着。”

  “第二,当日,我只是对他说,我接受你姥姥的交易,护送你回苗疆,并且暗杀拜月教教主。他则同我讲述关于你、你母亲以、约十年前你们的一些相关事情以及一部分回到苗疆后可能要面对的复杂局势。”

  “最后,一来,个人认为,他身后的组织与你们女娲族裔有莫大的关联。二来,同他直接起冲突,对你们来说,并不是一个好选择。三来,只保护你一个,这件事情是相当简单的,而且,我也想来看看。”

  说完,少年补充道:“当然,如果你想问我,假设这是一个骗局,逃出去的话,你看看那边一座孤零零的剑形巨柱。据我观察,只要把那个毁了,整座锁妖塔的防护就会失去灵力供给,从而陷入瘫痪。再者,根据之前的经验来看,由于是最后一个起承重作用的柱子,毁去后,这里会怎么样,你应该知道吧?”

  赵灵儿听完后,问:“明道长,你能把剑圣前辈同你讲的关于我和我娘的相关事情,一字不落地说给我么?”

  “可以,不过,手边没有纸笔,你姑且先头脑里记着吧。”

  ......

  看着监控画面的影像,听着记录下来的声音。室内的镇狱明王对剑圣调侃道:“剑圣,看来你被人家小瞧了,要不你现在下场,教教这夜郎自大者?”

  面对镇狱明王的话语,剑圣并未过多理会,只是问道:“上级对于下一步的指令下发了么?”

  明王回答说:“很可惜,我也想知道。但还没有受到相关指示。”

  剑圣问:“报告什么时候发过去的?”

  殊明说:“昨日发现赵灵儿找到那个叫明的家伙后,便对其进行观察判断,初步的报告在昨天晚上赶出来后,就连同近期的影像记录一起送过去了。尽管我也想早早结束这件事情,但是,你也应该知道的,组织也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

  剑圣一边看着另一幅显示一男一女身体状况的画面,一边说道:“我也知道,但是,在锁妖塔里面的不止他们两个。尽管现在显示为良好,但是也不能排除其后种种意外情况的发生。”

  “我知道你很担心这个,但,即便是动用权限,按规定,也得等到后天。而且,你应该相信组织的能耐。”殊明说完后,指了指剑圣之前看着的显示身体状况的画面。

  就在同一时间,锁妖塔第五层某处。姜婉儿靠着墙角站立许久,似乎是在等什么人。良久后,姜婉儿开口说道:“事情办完了。但符虫只是被李逍遥吃完了,林月如没吃。七星剑也给到他们手中了。”

  “嗯~虽然只完成了一半,但是按照协定,依旧算你完成了。拿去,它现在完全属于你了。”

  四周传来的话语结束,便见着一鼓胀的锦囊突然出现在姜婉儿面前。

  “连当面交付报酬都不敢,孔麟,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紧握着报酬,姜婉儿如此说道。

  “哈哈哈。激将法对吾早已无用。况且,就算是现身,为什么要在这时候?吾可是很清楚的,你那沸腾的杀意,从你来到这的时候就一直没有平息过。”

  “看来你只是个胆小鬼罢了。”

  “啊~~能被‘吃掉自己娘亲的劣等杂交品种’如此看重,吾真是很开心。”

  听到这句,姜婉儿很是愤怒,但也很是清楚,光愤怒是没有用处的。

  “哦~~居然能控制住自己的愤怒了,看来比之前进步了那么一点点啊,‘吃掉自己娘亲的无能劣等杂交品种’。”

  “依照约定,这是最后一次。懦夫注意藏好了,别让我找到你。”

  “嗯~~我期待着,希望你到时候不要让吾失望。”

  结束与孔麟的对话后,姜婉儿转身离去。

  就在其走后不久,黑暗中的孔麟喃喃道:“那么,该准备准备了。姜婉儿,别以为这么简单就能逃出我们的掌握。”

  次日正午。李逍遥与林月如依照从姜婉儿那里得来的信息,步伐加快许多,并结交了被封印在酒坛里太久了,虽然依旧威风凛凛,但脑子变得不好使的天鬼皇,以及寄宿在书中,老儒生装扮,号称万卷真书中脑藏,自称书中仙人的白胡子老头。同时也从他们的口中,旁推侧敲地知晓了他们想要的信息,即赵灵儿和明道长在锁妖塔最危险的底层。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两人就可以立马赶到底层,轻松又惬意救出赵灵儿。这是因为从他们口中提到的,例如有去无回的传送法阵、多次从底层传来的巨大震动、塔内最穷凶极恶的妖邪、逃不出去的绝境等。这些存在无一不在告诫着他们,不要想当然,要不然会失去身边的一切。

  李逍遥问道:“仙人,我们该怎么办?”

  书中仙很自然地回答,说:“怎么办?你不是最清楚的么?虽然,老夫不知晓底层具体情况,但不论如何,你们总归是要下去救人的。如此,为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发生,藏好自身是你么们的首要事项。这样,我先传你们一套敛息要诀,虽然不见得有用,但好歹有备无患。”说着,书中仙详细阐述其中要领,佐以具体事例并现场施展,加以解释且帮助两人尽可能快的消化掌握,

  完后,书中仙想了想,接着说:“按照你们自己推侧的情况来看,那个术武高深的明道长应该也在那里。前些日子里,隔段时间就从下面传来的震荡,是我在这一来从未遇见过的,简直像是锁妖塔要塌了似的。如此看来,闹出此等动静的,就是其人。得此人护助,想来你们要找得赵姑娘应暂无大碍。同时,到了下面。他们应该很好找,你们不过多担心。”

  李、林两人闻言,心稍安,对书中仙抱拳行礼,以表谢意。

  相谈小会,两人欲告别书中仙,动身前往底层。对此,书中仙再次开口,问:“你们这是想撇下老夫?”

  李逍遥点了点头,说:“小子在此得仙人指点,已属幸事,怎敢再有奢望?更况且仙人与此事本不相干,这只是我们的事情。”

  对此,书中仙回应道:“确实,这本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但作我想与你们作一个交易,你们是否愿意?”

  “交易?”李、林两人眼神交互,都不知这白胡子老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看着面前的两人疑惑的目光,书中仙说:“你们也知道,我是寄宿在你们眼前所见到的竹简中。这也就意味着我无法离开寄宿体太远,没办法自由移动。但为一个求知者,我是有追求的。看遍世界,博览群书,穷尽天下之理。但,老夫连这呆了五十年的锁妖塔都没探索完。”说到这里,书中仙显现出来的面容变得愈加偏激,显然还准备说些什么。

  听到这里,林月如眼神示意了下,李逍遥有些感动,但说:“好了,仙人,不必多说了,您直接说吧。”

  书中仙平复了下情绪,说:“想必你们应该发现了,在这里,光靠武力是虽然能横行一时,但注定无法长久,典型的例子就是你们遇见的天鬼皇。而且,不是每个在锁妖塔里的,都是满脑子肌肉的蠢货,比如那个拦在你们面前,打得过你们却不和你们打的沉思鬼和提问鬼,这两个奇葩。不论是人还是妖,只要是活着的,就避免不了自身的需求以及欲望,同时满足需求和欲望,武力不是全部。鄙人不才,虽不说洞察一切,但也是心思细密之辈,且在此中生活50余载。”

  林月如问:“书中仙前辈,你是想说,我们带着您进入最底层,陪您探索,而您负责出面解决我们处理不了的一些问题,或者给我们提供意见参考?”

  书中仙回答说:“没错,更重要的一点是,你们进来,是要救人出去的。但老夫这么一路下来,并未发现有出去的途径,料想再往下,甚至最底层,才有这种可能性。届时如何实现这种可能,这就是老夫的看家本领了。”

  林月如问:“书中仙前辈,其实你自己也想出去吧?”

  书中仙理所当然地说:“没错,外边的世界那么大,还有那么多值得老夫去探索发现的。像现在这样,拘束在这小小的锁妖塔内,怎可能会令我满足。”

  接着,林月如肯定地说:“书中仙前辈,您没有出去的办法,也不确信出去的希望就在下面,甚至也没有实现的能力。”

  书中仙沉默不语,良久后说:“但是,姑娘你无法证伪,无法否认其存在的可能。更何况,多一个人,就多一条思路。”

  ......

  最终,两人决定接受书中仙的交易。双方以书中仙所提供的一套隐秘交流方法进行交流。

  深夜时分,少年还在远处休息,而赵灵儿在剑柱周围走动,显然是对其产生了极大的好奇,此刻正细细观察着。目前看来没什么事情发生,但随后便是剑柱不远处一传送法阵的启动光芒闪现。赵灵儿一惊,迅速躲藏到化妖水中。

  “这两人怎么来得这么快?”

  密室内,镇狱明王看了眼身体状况表后,视线又回到画面上。他很好奇,为什么李、林两人来得这么快,因为这着实出乎了他和剑圣的预期。在他们看来,给两人的丹药,其所能提供的,仅仅是增强其体质,使其在锁妖塔中拥有一定的自保能力,外加身体健康监察。更何况,从己方(包括酒剑仙等一众非相关的蜀山弟子)与两人的谈话记录中,殊明可以肯定,没有一个人与其透露过锁妖塔中的具体情况,最多只谈及数十年前的惨案以及塔内凶险。

  画面里,赵灵儿似乎发现来者是李逍遥与林月如,好像是准备上前,但终究还是准备离去。两人显然是发现了“赤红的水面”上的动静,正追去。场面似乎演变为躲猫猫的游戏。

  “嗯?刚才是有什么东西被他们扔出去么?我看看,一个竹简?奇怪...”

  殊明稍作思考,认为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但自己又没有思路,于是拿起一黑色的,用黑线穿起来的,像是两块竹板一样的物件,按照某种节奏,使两竹板碰撞起来。

  在蜀山剑派地界的某处雪峰之上,剑圣面前的酒剑仙毫无长辈形象的瘫坐在地上。

  酒剑仙一边喘着气,一边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师兄,你还是这么强啊。”

  剑圣面不红,气不喘,嘴角略上翘,说:“不是我强,只是你这么多年过去了,老习惯依旧没改,平时也没有好好练习,这才如此......”刚说到这里,剑圣显然是收到了镇狱明王殊明发送的信息,转过身去慢慢思考情形。

  酒剑仙见状,连忙原地起身,整理着装,问:“师兄,我能做些什么?”

  可疑的情况让剑圣有些警惕,虽然目前发送过来的事情发展看,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意外出现。尽管如此,在剑圣眼中,可疑之处实在太多,容不得他大意,如此,只能将事情往自己所能想到的最坏的方向推演。

  “师弟。”

  “师兄,需要我做什么?”

  “将山上的弟子召集起来,若出现什么变故,作你认为应该做的事情。”

  “那...师兄你呢?你不会有危险吧。”

  “不知道,只是把事情往最坏的方向推演。”

  “...我这边,你放心。”

  “我先走了。”

  说完,剑圣离开。

  “啊~~用什么借口把弟子门召集起来呢?”

  “...对了,过几个月不就是师门考校了么?干脆找这个借口,说考前集训吧。嗯~~看来我脑子还是很活的嘛。好!说干就干。”

  酒剑仙思索完借口后转身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