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食宿相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祈福

食宿相兼 孟卷耳 1213 2019.07.01 18:00

  山上的路很难走,陈曼诺看着柔柔弱弱的,却是脚步轻盈,毫无疲态。

  “呼~行啊你,吃了这么多年激素,身体素质还不差。”林泽棉体力不支,一屁股坐在石板上,打开矿泉水瓶盖,一饮而下。

  “我当年可是拿过长跑冠军的风云人物。”陈曼诺喜滋滋的在林泽棉旁边坐下。

  “这几天状态调整的还行?”林泽棉拧上瓶盖。

  “好多了。”陈曼诺起身,又向前走去。

  “以后会越来越来好的。”林泽棉在陈曼诺身后喊,陈曼诺没回头,大概听见了。

  到山顶的路程不远,弘福寺内很静谧,两边的长廊挂满了祈愿牌,满满全是希望。

  林泽棉看着陈曼诺挂着牌子,竟有一刻失神,她们之间的友谊在林泽棉看来明明荒唐无比……

  林泽棉身边各种错综的人际关系令她很疲惫,但明明,这也是她自己亲手造成的。

  “你不挂一个吗?”陈曼诺回头看着坐在一边的林泽棉。

  “我没信仰。”林泽棉有我打开一瓶水。

  “人没信仰活着多累啊。”陈曼诺坐在林泽棉身边,打开一包锅巴。

  “极致的信仰会丧失理智。”

  “你活的那么明白干嘛?大多数人不都是浑浑噩噩过一辈子。”

  “庸庸碌碌却一无所成,有什么意思。”

  “我到觉得挺好。”

  “好在哪儿?”林泽棉望着陈曼诺。

  “好在……可能我做手术十几年之后就死了,甚至等不到北林回来,所以我宁愿活的糊涂。”

  林泽棉静默许久才开口“可能……余北林是你活下去的信念,但是你要知道,人首先为自己而活,无论结果如何,都不枉费你来人间游历一趟。”

  风吹的很慢,滑过林泽棉的脸颊,又吹过陈曼诺的发丝。

  “好,等我病好了,你来我公司帮我吧。”

  目的达成的那一刻,林泽棉一点也不好受,甚至有些难过,违心的交易果然是一点快乐都没有,以前看文章说,有钱人很难体会的到快乐,大抵是如此,拿破仑临死前才幡然醒悟。

  送别陈曼诺之后,林泽棉开车去了见了阿布,那天I.Y.请了民谣歌手来演出,酒吧里气氛很好,没有人喧闹,只是做个安静的观众。

  阿布坐在对面,林泽棉挑挑眉开口“换风格了?”

  “没有,帮个小忙,这兄弟辗转好几个酒吧了。”阿布靠在沙发上,看着台上的表演。

  “我觉得效果还不错。”林泽棉也望向台上那个尽情释放的小哥,年纪尚轻,脸上却写满了沧桑。

  “再看看吧。”

  “怎么你现在也热衷于救济别人?”林泽棉看到端着托盘送酒的李璐,向阿布开口。

  “你不也是一样?”阿布看向林泽棉,眼底流转的目光意味深长。

  林泽棉喝了一口酒,躲开视线“那个余北林竟然没判死刑?他势力这么大?”

  “怎么没判?一年缓刑。”阿布放下酒杯。

  情理之中又意料之外,林泽棉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陈曼诺知道吗?”

  “应该吧,你干嘛这副表情,不是应该开心吗?”阿布看着林泽棉一脸担忧。

  “没有……”林泽棉缓了缓表情,“其实陈曼诺初心并不是恶意。就是……觉得,也……没必要。”

  “不用想那么多,如果你真的打算原谅她,说明你也有所改变,变得越来越像周灵子了。”阿布淡淡的开口,背着光,阴影的轮廓很完美。

  “我本来就是周灵子。”

  “我说的是不用刻意伪装善良活泼的周灵子。”阿布转向林泽棉,林泽棉看着阿布的脸不太真实,又确确实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