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从拔刀开始的火影世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8 剑者,有魂,曰剑魂

从拔刀开始的火影世界 与风默念 2033 2019.12.29 23:17

  一直折磨历代鬼之国巫女的魔物,在清除掉所有外在威胁后,变得十分虚弱。

  魍魉在幽灵大军身上花费的力量并不少,他本身的力量也不是无限存在。

  被白羽砍掉那么多石傀儡,就算他力量庞大,也吃了大亏。

  此时正在封印之中,苟延残喘,试图重新恢复力量。

  “可恶啊!可恶啊!”

  “弥勒那蠢货女人,居然不肯与我合作!我灭亡了,巫女千百年的谋划全部失败!双生一体,我存,她不死!难道她想独占肉身吗?可恶……为什么将我封印在这里。”

  魍魉十分难受,从第一代巫女死去后,一代传承下来的信念逐渐变了一个味道。

  第一代巫女创造魍魉,将他从体内分离出来,除了变得更强之外,还有留下后手的想法。

  不然魍魉在一代代巫女封印之下,怎么可能越来越强。

  “肉身……如果有肉身的话!怎么会害怕那种小鬼!”

  魍魉不断的咒骂,在封印之中,除了接连不断的咒骂之外,别无他法。

  现在,他就像关到笼子里面的乌龟,生死由天。

  咔咔咔……

  一阵石门打开的响动,魍魉眼睛一亮,一脸期盼的看向地下宫殿入口。

  走进来的人……是弥勒!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气息!

  “弥勒!弥勒!你终于来了,你同意我的建议了吧!”

  “只要我们联手,整个世界都是我们的。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魍魉经过一次打击,狂傲个性全都收敛,现在巴不得弥勒能够拉他一把。

  现在,整个封印都是巫女所构建,弥勒对这一切十分了解。

  “我想要女儿,你给不了!”

  弥勒婉言一笑,笑容逐渐残酷。

  这个折磨她一辈子的魔物,新仇旧恨一起算上,恨他入骨。

  从小开始弥勒就接受母亲灌输的理念,人生的一切都以封印魔物为重,没有一丝快乐可言。

  在成为母亲后,弥勒不想让女儿紫苑继续过着自己一样的生活。

  所以,魍魉必须死。

  “从哪儿开始?”

  白羽将剩下的毒药,全部汇聚在一起,大概一升左右。

  提在手里,用一个大水壶装着。

  鼬跟在身后,手里握着一把苦无,苦无显示一丝墨绿,证明其不太平凡。

  “等我将封印打开一个口子,直接灌入封印阵法中去。”

  弥勒回答道,从白羽那里得知克制魍魉的是毒药之后,事情要好办的多。

  “封印术·缩!”

  弥勒做出一套手印,将封印魍魉的阵法压缩,逐步控制到一角,留下一道光门。

  魍魉的触手从光门种伸出一角,宇智波鼬见状,小手飞速一挥,直接斩断。

  感染毒剂的苦无带给魍魉巨大的痛苦。

  “哎呀!唉呀!这……这居然是痛觉,仿佛烈焰灼烧的感觉……我居然能够感受到痛苦了,这么长时间的封印,都已经遗忘了这种感觉。”

  魍魉痛苦的哀嚎中,透露出一股欣喜。

  似乎这股痛苦带给他别样的体会。

  他,好像在享受?

  磨磨蹭蹭的过程中,光门又伸出了一根小触手……

  鼬抓住机会又是一下,手起刀落,动作利索。

  小触手断落地面,断开横切面,剩余部分化作一根小蚯蚓,试图往地底下钻。

  一把逆刃刀滑落,将蚯蚓定死在地上。

  “还想跑?”

  白羽冷笑道,这关系到他十万次拔刀,他怎么可能容许魍魉逃走。

  由于封印的局限,魍魉发挥不出太大的力量,由于之前幽灵大军的消耗,面对弥勒的时候完全被压制。

  “来,该吃药了。”

  弥勒轻声笑道。

  白羽将水壶提起来,直接往光门之中灌进去。

  里面全是魍魉的触手身躯,触碰到毒剂的时候,发出阵阵恶臭,一股股青烟从紫红色的触手上冒起来。

  这一刻,魍魉痛苦的哀嚎不再,变成急促的呐喊,从他的声音中,就能够听到一股子绝望。

  苦于地方狭窄而无法伸展,毒剂宛若硫酸一般的腐蚀效果,不断的浸入内部。

  “毒杀魍魉,是为剑客吗?”

  “剑客!若是不信手中之剑,何以练之?”

  突然剑心一阵剧变,伴随着剑心颤动。

  恍惚间,似乎听到长剑在悲鸣。

  白羽停下手中动作,将剩余一半的毒药留在水壶中。

  弥勒诧异的看向他,询问道:“为什么要停手?魍魉马上就要死了,我已经能够感受到他正在逐渐虚弱,只要继续灌下去,他必死无疑。”

  能够杀死魍魉,曾经这个想法她想都不敢想,现在居然马上就要做到了。

  弥勒的脸上,忍不住露出绚丽的笑容。

  “解开封印吧!”

  白羽召唤出草薙剑,将剑身抹上毒药,冲弥勒说道。

  弥勒难以置信的问道:“你疯了吗?还是被魍魉控制了心智?”

  “魍魉,已经不是威胁了,给他一个痛快!”

  白羽手握草薙剑,三尺长剑绽放青色暗光,在幽暗的宫殿中异常明亮。

  剑在坚持。

  有一次舍弃用剑,就会有第二次。

  不耻、不足、不信、不用剑。

  “封印术·解!”

  弥勒注视白羽良久,最终还是解开封印。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站在不远处的白羽,表现出一股无比强大的自信。

  任何人看见,都不会怀疑他的实力。

  一人一剑,合为一体。

  就算是神,站在白羽的面前,他也会向神挥出一剑。

  封印解开后,宇智波鼬急忙带着弥勒离开宫殿。

  “他似乎又变强了。”

  鼬喃喃道,每一次跟白羽执行任务,都能够从白羽的身上看出明显的成长。

  这种成长,并不体现在忍术、查克拉,而是一种气质的变化。

  感受到这一点,鼬心底不由得冒出一股攀比的心思。

  我也不能落后啊!

  从小就是天才,这种想法从来没有出现过,现在却悄然的在他心底生根发芽。

  “叮咚!剑心稳固!感悟剑语:卿信与,不负卿。奖励:无我剑气。注:剑者,有魂焉,无魂者剑道不显,神道闭塞。”

  草薙剑没有灵魂,但剑有灵魂,剑客所信赖的唯有手中之剑。

  人可能会背叛,但剑不会。

  相信手中长剑,便是相信自己。

  这一刻,白羽对剑道的领悟又一次升华。

  有时候,战斗的捷径,并不是真正的捷径。

  战斗可以取巧,修行不可以取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