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幽情奇缘 易灵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首次斗法

易灵记 只逍不遥 2744 2019.07.12 09:43

  陈大美女是个急性子,既然已经确定了计划,便不再犹豫。几人当晚便订下计策,然后各自回头准备。

  第二天夜里,子时刚过,众人便聚在了一起。由老牛带路,一行人按照计划行动起来。

  这是在辖地西边的一座小山中,山里有个破败的小庙,不知道里面供奉着什么,香火并不鼎盛,虽然对一些鬼术鬼体能产生些抑制的作用,但对于老黑子他们这级别的鬼使来说,影响并不大。

  而山下是一个小型的蓄水库。水呈诡异的黑褐色。直觉告诉众人,这水库有些猫腻。一路过来,发现了很多迹象表明,这个“年轻小伙”一定有问题。

  按照计划,老牛带人直奔那破庙,准备抓人,而老黑子负责外围部署防止意外。陈大美女则是第一次参加行动,没什么特别安排。也是不卖童鞋有私心,怕陈卜卜有危险,所以只让她远远盯着。

  此时旧庙中,正殿内,一名年轻男子盘膝而坐,四周烛火盈盈,仿佛是一座法阵。老牛等人刚出“夜行路”。烛火便摇曳起来。

  年轻男子,头顶见汗,咬着牙,切了一声,仿佛是在做着什么重要的事,到了危机关头反而被人打扰了一般。

  没功夫细想,庙门已经被阴风吹开,屋外狂风大作,阴气缭绕,鬼影重重。

  老牛显露法相,一头赤瞳雄牛的脸出现在大殿外。而四周,八名鬼卒也纷纷显出身形。

  “呔……七殿鬼使,好大胆子,吾阳寿未尽,尔等竟敢前来拘魂,是何道理?”年轻男子见状又惊又怒。不过一句话就暴露了,他果然不是普通人。

  其实这也没法藏着掖着,在“生死图”上,查不到这个人的消息。那么这人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是“外殿”掌控的,祖籍八字不在七殿管辖范围。现在交通发达,所以不一定每一次“夜巡”都能把人捕齐,如果人死在了外殿辖地,就得等当地的殿捕获后,再交接给七殿。同理,七殿辖地也会有很多这样的事,这也是为何没有“夜巡”平日里鬼卒们也会忙碌。

  不过一般这样的事儿,都是在一殿夜巡结束后,把“漏网”的鬼魂信息传达给各殿,这样才会在各殿生死图上有所显示。这也是为何世间总少不了一些“孤魂野鬼”的存在,总有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地府无法及时拘魂,而让这些孤魂野鬼们散落在外,不过这样的大多都是些普通的新鬼,也惹不出什么大乱子来。人间也有的是能人异士,所以多是见怪不怪了。

  可眼下这人口口声声说自己阳寿未尽,不受地府管束。身份就更值得推敲了,因为只要是普通人,在鬼使的“鬼查眼”下都会显示出姓名,生辰八字,阳寿信息,祖籍属地等信息。老牛早就看过这人,根本看不到他的信息。那就是第二种情况了,这人属于人类的那种“能人异士”行列,会些术法。不过这不能判断这人是正是邪,是敌是友。

  鬼使不与活人交谈,这是规矩。老牛没有答话,八名鬼卒直接动手。

  而这小伙子也不白给,居然掏出一串黄符,另一手一扯腰带,手里夹出三枚珠子,上面居然有蓝色的电弧噼啪作响。果然鬼卒无法继续靠近。老牛眼神微眯,鼻子重重哼出一声,大手一挥,那黄符便烧着了。可是另一手的三颗雷珠子却开始散发着越来越强烈的气息,屋外居然狂风大作乌云蔽天,滚滚雷云形成一个漩涡。这雷可是一切魂体的克星,老牛皱着眉头,表情有些凝重。能做到借助天地威能的人,已经超出了普通“能人异士”的范畴了,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本来感觉浑身“尸气”猜测应该是湘西那边的人,可是这家伙用的手段,居然是正统道家法术,还是道家里非常高深的雷系法术,有些棘手了。

  看着山上电闪雷鸣,老黑子也是不由皱起了眉头。顾不得许多,显出法相,支援了上去。陈卜卜站在一旁的山巅,远远眺望着,发现那人居然力敌着老黑子和老牛两人联手,虽然一直处于下风,但是却全无败相。

  “不卖,咋办,要不要去帮忙?”陈大美女有点兴奋,她还从没斗过法,特别想试试身手。

  叶步迈一直在观察着,虽然担心陈卜卜,不过这么拖着也不是个事儿,于是和陈卜卜交代了几句,陈大美女白玉简化作一条软鞭,显出法相,凌空冲向战团,直奔那年轻男子头上挥去。那男子不由大惊失色,他能感觉到陈卜卜的法力明显比交手的二人高强。无法力敌,所以不曾移动过的身影无奈侧移。而陈卜卜去势不减,原来她本来的目标就不是这年轻人,而是年轻人死死护在身后的法阵。

  “不要,住手……”年轻男子惊呼一声。可已经来不及了,法阵被陈卜卜一鞭挥破。

  轰隆隆……随后大地都仿佛震颤了起来,山脚下的水库中,忽然水面翻腾,几人都是吓了一跳。一股仿若雾气般浓郁的尸气扩散开来。

  法阵被破,年轻人吐出一口鲜血,摊到在地,不住地咳嗽着。老黑子和老牛趁机出手,制服了年轻男子。不过水库中的动静越来越大。

  “还有帮手?你们带他先回三楼,我去看看。”一战建功,陈大美女信心暴增,给老牛和老黑子下了令,随后凌空飞到水库上方。

  水库中渐渐出现一个漩涡,越来越大,一股恶臭之味传出。陈大美女皱着眉头,单手挥袖驱散了身旁的腐臭之气。一手掐了个指诀,一道白色的火网笼罩着整个水库。果然里面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一般……只见一只巨手突然出现在漩涡中,指甲都有一人手臂般大小,锋利如刀,那手掌更是有一人大小,这是什么东西?要多大啊……陈大美女有些发懵。

  那巨手伸出,碰到白色火网,发出滋滋地声音,随后有一声低吼,巨手再次没入湖中。而水面也渐渐恢复平静,颜色也重新变得碧绿起来,但是水中的鱼鳖虾蟹等动物,却纷纷翻了白肚皮,浮到了水面上……天空中也乌云散去,看来那东西是跑了。陈大美女突然觉得有些头晕目眩,急忙打开“夜行路”,回到三楼。撤去法相,脸色苍白,应该是动用了太多法力有些虚弱了。

  毕竟第一次和人斗法,又那么高调的全力施法,所以几下就让陈大美女吃不消了。这时候想起当初不卖童鞋的一句混账话“打架最锻炼身体了,对体能是极限考验!”现在她有些理解了。

  看到陈卜卜平安回来,老黑子几人也都放下心来。那年轻男子此时还在昏迷,在这个地方,老黑子倒不怕他翻出什么浪花来,不过保险起见,还是搜走了这人身上所有的东西。

  就在几人打算弄醒这年轻人,进行审讯的时候,老马气喘吁吁跑了过来,说二楼出事儿了……

  几人对望一眼,留下老牛看着那年轻男子,迅速赶去二楼。果然,整个二楼已经鬼气缭绕了。这里明显也交过手,老马说今天他盯着的那个“煤老板”晚上来光顾,却趁着老马不在突然向“二楼那位”的藏身处发难。老马当然在,只不过叶步迈建议他在暗中不要出面罢了。双方动了手,才发现这“煤老板”的身份居然也是一名“鬼使”但却不知道是哪一殿的哪一位,这种手段倒算不得多高明,谁都有些隐匿身份的法子。陈卜卜带人赶到的时候,扑了个空,对方见这边有防备知道是个陷阱,见事不可为居然逃走了。

  这次行动,将平静的情况彻底打破。哪里是“打草惊蛇”,简直好像捅了马蜂窝般。

  “对了,蝴蝶呢?”叶步迈突然问道。蝴蝶是胡雅晨在这边的化名。

  老马一愣,刚才忙乱中,没有在意。众人开始四下寻找,不过这蝴蝶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也不见了踪影。最后只在她的“休息室”里找到一份留下的字条,上面写着“七殿巡查使,殿试再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