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书后我成了六个小祖宗的后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8章 吓死恶毒的婆家人

  兰三月站在门口,看着披着一身雪花的冯成诡异的一笑,忙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冯成忙又拍拍身上的雪花,看看三月又看看快要黑的天,“我们屋去说,小心隔墙有耳。”

  三月听冯成这样说,左右看看,目光在下院的墙豁处停住。

  就见陈氏正趴在那往这边看过来,见三月看过去,又忙将头缩了回去。

  三月忙闪身让冯成进屋,转身往那豁口处走去。

  “嫂子你吃过饭了?这大冷的天,你可千万别冻坏了,赶紧回屋吧。”

  这个陈氏看着就不如周志善良,畏畏缩缩的偷听什么?

  三月走到墙角了,那陈氏才慢吞吞的起身,看向三月的脸。

  “那啥,我正在嘘嘘,这天太冷了都冻那啥,三月啊,你那婆婆也太狠毒了,以后你可要防备着点。”

  说完尴尬的转身要走,三月点头道:“谢谢嫂子提醒,我会注意的,你也别冻感冒了,赶紧回房休息吧,改天你去镇上叫我。”

  “好嘞!”

  陈氏扭着腰,两手插在棉袄的袖口直接往前院走去。

  三月转身回房,冯成正在龇牙看着炕上坐着的小五和小猫,看见三月回房,忙满脸堆笑的说道:“外面那么冷,还不赶快回房。”

  “说吧,你有什么办法?”

  三月不想和他说太多,刚刚冯成进屋的时候,陈氏已经看见了,不知道他的嘴能不能瞎说呢。

  常言道,寡妇门前是非多,不是没有道理。

  冯成见三月这样问,又看了看屋子里的孩子们,往三月跟前凑凑,低声耳语了几句。

  三月不得不听完后,闪身躲过。

  “这个也可以,只是怕那邻居们出来就不好办了。”

  冯成想想说道:“我们不会小点声。”

  三月看看旁边的小东和小西,低声道:“你还是回吧,我不会那样做的,光明正大的事情,不用那么办。”

  冯成见三月这样,摇头转身道:“那我真帮不上你什么忙了。”

  说完,无奈的摇着头,转身出去。

  听着外面咯吱咯吱脚踩雪地的声音,三月才慢慢的出去,关上栅栏门,转回屋子。

  小东瞪着大眼睛问娘:“他那么神秘要做什么?”

  小西在一边也吸吸鼻子,小脸蜡黄,头发黄黄的,咧嘴说道:“娘,你可别信他的,看他看娘的眼神就不正常。”

  三月看着这几个小反派的样子,突然想笑,这么小就知道保护娘了。

  “放心吧,娘不会听他的话的。”

  说完,三月直接上炕,又是铺被褥又是将小北和小猫脱衣服躺下。

  看着两个女娃安心的睡着了,三月才慢慢的起身,下地洗洗自己的脸和脚。

  小五这时候想要方便,却看着娘在洗脚,不敢说话,于是在旁边努力的忍着。

  在堂屋刚刚进来的小东见小五脸憋得通红的,忙看了看炕梢已经睡着了的两个小妹,低声问道:“小五你怎么了?”

  三月忙转头看过去,“你哪里不舒服吗?”

  忙伸手将小五抱起来。

  三月抱着这只有四岁的小五,感觉像抱只猫一样,很轻很轻。

  心里很难受,那个炮灰原主,怎么就能忍心将这个小家伙害的这么惨?

  小五不光是腿脚不能走路,就连这身体也一点没有力气,平时只能坐在炕上,三月想自己一定要想办法将这个小娃儿照顾好了。

  不光是孩子不受罪,也是给原主赎罪吧。

  转头看看小五已经吓得闭上眼睛,三月忙安慰:“小五别怕,娘抱着你去厢房方便。”

  “不,你放下我,呜呜呜!”

  小五吓得直接哭出声来,想要挣脱出去,却被三月已经抱着出了屋子。

  小东想要上前接过去,却被三月摇头制止了。

  “娘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在厢房的一个尿壶旁,三月扶着小五:“好了,你尿吧,娘给你壮胆。”

  小五吭哧瘪肚的蹲下,很久也没有声音,三月着急了,忙问道:“怎么了?”

  听后娘有说话,小五又哭了起来。

  屋子里的小东忙开门出来,“娘,还是我来吧。”

  三月摇头,看来这小五还要自己慢慢感化。

  小东在身边,小五很顺利的尿完,由小东抱回屋子,放到被窝里。

  三月看着在被窝里紧紧闭上眼睛,不敢看后娘的小五,忙又在空间超市里取出来一根香肠,偷着塞到小五的被子里。

  小五惊讶的睁大眼睛看向后娘,这个香肠很好吃,白天的时候自己趁着后娘不在家已经吃到了。

  “吃吧,只要我们的小五能够早点将养好身体,娘也跟着高兴。”

  看着几个孩子又依次的躺在炕上,都呼呼的睡着了,三月轻轻的起身下地,穿上厚实的棉衣,又扎上头巾出门了。

  三月顺着村路边直接往廖家走去。

  不能就这样白白的让廖家人便宜了,那个冯成给自己出的主意,三月觉得很好,只是自己不能和他合作,一个人成功的几率虽然不大,但是最起码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

  虽然这个时候夜深人静,村子里静悄悄的让三月感觉到可怕至极,但是为了惩治廖家,拿出点银子,三月拼了。

  不多时走到廖家大门口,三月凭着原主的记忆,在后面的小角门挤了进去。

  慢慢的将来时的脚印踢平,又顺手在空间找出来一件红色的带毛的睡衣,外加上一个恐惧的红面具,戴在脸上。

  手里又多出来一个小型的录音机,找到一段很恐怖的声音,又偷偷的转过前院,将门栓用木棍捅开,直接进到厢房。

  借着外面银白色的雪光,三月见这恶毒的婆婆一家正酣睡,于是又开门进了屋子。

  将录音机打开,顿时恐怖的声音传出来。

  “呜嗷嗯嗯嘤嘤嘤~~”

  廖婆子正在做着噩梦,嘴里还在呓语着,突然耳边传来的声音是那么的可怕,于是强睁开眼睛仔细的听了起来。

  廖栋梁白天在三月的家里,装大了,不光是将偷了家里的一两银子送给三月,还动手打了老婆子。

  这廖婆子回家直接拿着烧火棍打得廖栋梁差点没吐血,最后还是廖云凤出面,将娘拉开。

  这脸上身上疼的要命,这会刚刚睡着,突然听见恐怖的声音有远及近,吓得也睁眼往屋子中间看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