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书后我成了六个小祖宗的后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0章 娘是不是跑了?

  三月伸手直接往李氏身边跳了过去。

  李氏向来很相信这妖魔鬼怪之说,现在真正的发生在自己的面前,吓得浑身颤抖道:“饶命!”

  三月看着身边那二山还是个孩子,不忍心再往前走,断断续续道:“你们的命是命,人家三月一家人就不是命了!说吧,你们选择怎么个死法?”

  李氏忙跪下叩头:“我不能死啊,我一家上有老下有小的,求求您放了我们吧!”

  三月这个气啊,大怒道:“饶了你们可以,你们必须保证不再去害人!”

  李氏忙答应,拉起吓得已经堆在一边的二山道:“快给人家磕头,今后我们再也不害人了!”

  三月看着二山吓得不轻,想起自己的那些娃儿,都是孩子,算了。

  “好,赶紧的,给地府管事些银钱,我好回去有个交代!”

  听这地府的办差官这样说,李氏忙伸手在枕头下摸了一把,将几两银子扔在前面。

  “求大人去下面帮着我们说说好话,我们今后一定本本分分做人,不再欺负任何人了。”

  三月忙喝道:“扔过来!”

  自己不能去捡银子,万一让这个家伙识破了,就不好办了。

  李氏忙答应着扔给三月五两银子。

  三月接了银钱,“都趴下,闭上眼睛!”

  李氏忙捂着二山的眼睛趴在炕上,不敢起来。

  三月忙转身关上房门往外面走去,心里既好气又好笑,这个办法还真管用。

  正当自己往出走的时候,三月就感觉在堂屋的墙角处,有个白色的东西,一晃一晃的,看着怪吓人的。

  忙厉声道:“谁!”

  听云玥这样一喊,那东西抖动着身子往柴堆跑了过去。

  虽然三月不信邪,但是,自己毕竟是人女人,芯子也只是二十五岁而已,看着这从眼前瓢走的那一团白,吓得也头皮发麻,站在原地不敢动了。

  屋子里的李氏,见黑无常离开了,忙哄着二山,看向炕头已经吓晕过去当家的李贵。

  忙上前召唤:“你快醒醒啊死鬼!”

  李贵在老婆子的摇动下,醒了过来。

  眼前看见的是自己的婆娘李氏,又往地中央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忙颤声问道:“走了?”

  “嗯,你这个窝囊废,关键时候我们娘们也指望不上你!快出去看看吧!”

  说着李氏呜呜呜的哭了起来,身后的二山也跟着嘤嘤嘤的哭泣。

  李贵见老婆孩子这样,壮壮胆子,爬起来下地,摸了半天也没找到煤油灯,只好摸着门往堂屋走去。

  这时,那柴房的一团白直接往三月身边走来。

  李贵正好开了房门往堂屋走来,看见一黑一白站在一起,当时吓得‘妈呀’一声又晕倒在门槛上起不来了。

  三月借着打开的房门,看向眼前的白色东西,这一看不要紧,气的想要上前拽过冯成给他两巴掌。

  可是又怕屋子里的李氏听出来,于是伸手奔着冯成脖子上掐去。

  自己怀里的录音机还放着诡异的音乐,三月又随着音乐声跳到冯成的面前,冯成这时候,已经吓傻了。

  站在那不敢动。

  三月诡异的一笑,那笑声在暗夜里听起来更加的瘆人。

  三月出了门,关了录音机,直接往家中奔去,边跑边想那个可恶的冯成,没有经过自己的允许,私自去李家,刚刚又让自己吓的不轻,真是自找的。

  三月看着自己身上穿着的黑色衣服,在这个银白色的雪夜里,显得是那样的显眼,忙躲到一边想要脱下来放好。

  于是转弯蹲在墙角处准备换掉。

  正在这时,就见不远处拉拉扯扯走来三个人,边走边说道:“娘你一定是上了那小贱人的当了,我咋不相信这世上有鬼!我今天就要看看她在不在家!”

  三月定睛一看,原来是那廖云凤正拉着她娘廖婆子,身后还跟着廖栋梁,“你们这黑灯瞎火的,可别去找事了,你不信你娘,也应该相信你爹啊!”

  啊,三月明白了,这个廖云凤毕竟比她爹和娘有新思想,真不相信这鬼怪一说。

  好,三月也豁出去了,忙又慢慢的从墙角站起来,嘴里发出诡异的声音,直接往这一家三口面前窜去。

  “妈呀!又来了!”

  廖婆子眼尖,直接转头就往回跑,身后的廖栋梁忙上前拉起廖云凤,“你个死妮子,快走!”

  廖云凤眼见从墙角冒出来个黑色的一团,往自己身边跳了过来,虽然自己不相信,但是自己毕竟只有十四岁,吓得跟在爹娘的身后也往回跑。

  三月看着这一家极品落荒而逃的狼狈样,心中好笑,忙又躲闪回墙角去了。

  现在自己是在外面,不像刚刚在廖家和李家的屋子里,这要是让村子里的人们发现不对劲,自己可就说不清了。

  想罢,刚要起身往回走,就见那廖云凤转身往身后看过来。

  见没什么人,忙拉着廖栋梁颤抖的叫着:“爹啊,你们看,这身后也没有什么啊?”

  廖婆子忙低吼:“快走吧,你看见有什么就晚了!”

  三月摇头,在心里恨恨的骂道:“这个廖婆子,真是没救了!”

  三月忙顺着墙根往家中走去。

  家里,炕上小东睡的正香,被旁边的小五一哆嗦吓醒,翻身见小五正抱着腿哎呦哎呦的叫着,忙起身拉过小五的腿:“又抽筋了?”

  “别动啊!好疼!”

  小五龇牙将大哥推到一边,自己轻轻的捏着自己的两腿,泪水顺着小脸流了下来。

  真是太受罪了。

  小五这一叫,小猫也醒了,起身往旁边摸摸,却发现娘没在身边,忙起身大叫道:“娘啊,我要娘!”

  这时小东才发现,炕梢娘不见了。

  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说,这个后娘在半夜拿着那猎人给的几两银子走了?

  慌忙的起身,直接摸着娘留下的手电筒打开,往炕梢照了过去。

  这一照不要紧,还真没看见娘。

  小东心里开始慌乱了起来,忙跳下炕,趿拉着鞋跑到炕梢,开始摸银子。

  左右摸了个遍,也没有找到银钱。

  忙又开门往外面跑去。

  这时,正好看见栅栏门外走进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仔细看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一身白的人。

  小东心里咯噔一下,忙将房门关上,留下一条缝往外面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