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书后我成了六个小祖宗的后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9章 索命

  廖栋梁擦擦惺忪的睡眼,恍惚间,就见屋子中间站着披头散发的红衣女,正伸着双手直直的往炕上跳过来。

  廖栋梁以为是自己做梦,忙又晃晃头,拢目光仔细看过来。

  “妈呀有鬼!”

  吓得廖栋梁直接喊叫着爬了起来。

  身边的廖婆子也被当家的叫声彻底的叫醒,瑟缩的将被蒙在头上,不敢出声。

  三月踩着录音机里恐怖的音乐,捏着嗓子叫到:“我是阎王爷派下来捉你们去地府报到的,赶紧收拾收拾去世吧,咿呀呀哈哈嚯嚯嚯!”

  这声音,真是如同催命符一样可怕。

  吓得廖栋梁忙颤抖的跪在炕上,“求求阎王爷,我廖栋梁还没有活够呢,别抓我去地狱啊!”

  三月又狞笑道:“你不去死那就廖婆子去死!快走吧!别让我难办了!”

  说着又往廖婆子的被子里抓去。

  廖婆子正在纳闷,往常都是听说是黑白无常来抓人的,今天怎么到自己这,还换人了?

  “唉呀妈呀!求求你放了我老婆子了,我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再让我多活几年吧!”

  说着颤抖着勉强爬起来,对着三月一顿磕头作揖。

  “你没做伤天害理的事吗?别放屁了,你们廖家对你们的儿媳所做的一切已经触犯了天地神灵,刚刚三界聚首,声讨你廖婆子的孽媳行为,决定终止你们一家的阳寿,赶紧的吧,一会鸡叫,你们只能做个孤魂野鬼了!”

  说着三月又跳到炕上,直接往两个人的脖子上抓去。

  “我们错了,再也不敢孽待三月了,放了我们吧!”

  两个老家伙吓得趴在炕上大声哀求着,三月这时就闻到一股尿臊味直冲鼻孔。

  火候到了,三月不敢再停留,忙低声呵斥:“这件事我可做不了主,我只是个跑腿的,你们还是跟阎王爷说去吧!你们做的也是太过分了,那三月领着几个孩子已经很可怜,你们不帮衬着点不说,还加以陷害,真是让阎王爷都看不下去了!”

  廖栋梁忙说道:“我们改,以后再也不那样了!”

  三月一听忙又跳下炕,嘴里发出恐怖的声音道:“好,我这里还有个好办法,你们赶紧花银钱来买你们的阳寿,我去阎王爷那帮你们说说好话,阎王爷也许能够网开一面饶你们不死!”

  这村上的人,平时就特别的迷信,这让三月这样一吓唬,廖婆子信以为真,忙说道:“好,我们愿意花重金买阳寿,求您帮帮我们。”

  “赶紧的,把你们家的银钱都掏出来!否者我现在就抓你们去地府!生死簿上已经将你们的名字勾掉了!”

  廖栋梁吓得没等老婆子起身,直接伸手拉起老婆子,“赶紧的吧,你快将家里的银子都给人家买寿命。”

  廖婆子点头,爬到炕梢,头伸到柜里找了半天,才出来。

  三月生怕那西屋住着的廖云凤跑进来,忙低声呵斥:“赶紧的!我可要回去复命了!”

  “别别别,老不死的,你能不能快点!”

  廖栋梁直接上前抓了一把,将一个钱袋子扔了过来。

  “给你,这可是我们家的唯一的家底了!”

  三月挑眉,接了钱袋子,感觉至少二十两,点头,“好,你们先别动,我现在回去看看阎王爷同不同意,如果不同意我还会来的!”

  说着,三月抓着钱袋子,蹦蹦跳跳的出了房门,直奔后门跑出了廖家。

  廖栋梁吓得擦擦头上的冷汗,低声问:“你把银子可要都给了人家啊,万一阎王爷要是知道你动藏心眼,我们还要去地府!”

  老婆子这会也喘了口气,瘫坐在炕上哭了起来。

  “我滴天啊!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啊!”

  刚喊两句,就被廖栋梁伸手捂住嘴巴,“你个疯婆子,你不要命啦,号丧个啥?”

  廖云凤睡的正香,梦见很多人闹闹吵吵的,突然听见东屋有哭声,忙一惊吓醒了,侧耳又听听,却听见爹娘正说着什么,忙起身披着衣服开门出来。

  “娘你们这是怎么了?”

  廖婆子见自己的女儿过来了,忙放声大哭。

  “我说闺女啊,我和你爹被天地神盯上嘞!哎呀妈呀,我们恐怕是活不了多久啦,我这还没活够呢可咋办啊!咿咿咿~”

  “住嘴!人家刚刚的办差官都说了,只要我们银子到位,就让我们留在人间了,你还哭个甚?”

  廖云凤被爹娘这一闹,弄得云里雾里的,忙上前安慰娘。

  “别哭了娘,你赶紧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三月手里抓着个钱袋子,匆匆忙忙的踏着积雪往家中奔去。

  路过那李氏的家门口的时候,又是恨的牙根直痒痒,看看还没有脱下的红衣,想起刚刚的失误,忙在空间超市找了件黑色的衣服,直接藏了银子,往李氏的院子里走去。

  这个李氏,心肠狠毒,居然怂恿自己的二山害人,真的不配做娘。

  边想边来到李氏的院子里。

  这次自己不能进去了,刚刚真是冒险,如果那恶毒的婆婆看出什么破绽,想要跑出去,真是很难。

  想罢,三月直接从墙的豁口处跳进院子,来到上房。

  偷偷的将窗户纸捅了个洞往里面看去。

  见李贵在炕头正抱着李氏呼呼大睡,炕梢的二山蜷缩在角落里也睡着了,那个小山应该还在那个奶奶家没有回来。

  看完,三月忙又捅开了房门,站在厢房的门口将录音机打开,顿时一阵恐怖的音乐声又若有若无的响了起来,三月还配合的将房门吱吱呀呀的打开又合上。

  李贵正在炕头,声音正对着自己,吓得忙推开李氏,一咕噜爬了起来。

  “谁!”

  这声音太恐怖了,李贵吓得低声问了句。

  李氏朦朦胧胧间被当家的推出去,翻了个身还想睡觉,突然听见毛骨悚然的声音,吓得直接抓起被子退到炕梢去了。

  “你们做了缺德的事,赶紧收拾收拾去死!”

  说着三月将门推开,手里又多出在门口抓到的鸡毛掸子,抱在怀里蹦蹦跶跶的进了屋子。

  李氏压醒了二山,吓得二山哇哇哇大叫着扑到娘的怀里。

  李贵见一个身穿黑衣,怀里抱着毛乎乎的东西,直奔自己过来,脑海里直接就想到了传说中的黑无常来。

  “哎呀救命!”

  直接吓晕过去了。

  三月气的在心里大骂,真是个废物男人,你这晕倒了我可咋整?

  于是又冲着李氏奔去:“赶紧拿命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