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书后我成了六个小祖宗的后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1章 欺软怕硬

  随着一声尖叫,旁边抱娃的李氏,突然抬起手,奔着三月脸上扇了过来。

  “我让你挤我!”

  兰三月忙躲过李氏的大手,直接抓住,又顺势抬手给了李氏两巴掌。

  “你打顺手了是吧?今天我都给你还回去!”

  李氏被三月打的捂着脸愣在原地,脸上的表情分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随后惊叫着往三月身边又扑了过来。

  “我让你打我!反了你了,你这个贱人,克星!在廖家被婆婆赶出来,还有脸出门?我都替你羞得慌!”

  三月本来是想打两下,给原主解解气就完了,可是这个悍妇还没完没了的又喊叫着扑上来。

  忙将两个女娃推在一旁,忽的起身,抬脚直接踹在李氏的肩头。

  “我让你再欺负我!今天不打你服服帖帖我三月不姓兰!”

  李氏被三月踢了个趔趄,直接躺在旁边的大眼萌钟氏身上。

  钟氏忙躲到一边去了。

  随后,钟氏慌忙的下车,恐惧的看着在车上站着的三月,心里暗自发问:这咋还反抗上了,这还是平时被李氏欺负惯了的兰家丫头吗?

  李氏挣扎着起身,搂着身边的五岁娃儿,破口大骂,“你个贱人,你疯了,竟敢打我!”

  三月指着李氏大骂道:“我打的就是你!今天我本来不想和你计较,可是越是忍让你,你越是看着我们娘们好欺负,是你用手先打我的,我这叫正当防卫!”

  喊完,三月又看了眼被自己吓的都跳下车的村民们。

  “婶子大娘姐姐们,你们也看见了,我兰三月不是惹事的人,从今往后,谁要是再敢动我们娘几个一根手指头,可别怪我三月不客气!我会双倍奉还!”

  前面的车老板廖汉田见三月这样,也吃惊的看了半天,又见车下站着的村民,忙上前劝道:“好啦好啦,三月啊,抱着两女娃坐好了,你们也都上车吧。我们一个村住着,哪有舌头碰不到牙的,以后多亲多近,别让外村的人看笑话。”

  妇人才想起赶集的事,忙纷纷坐上车,只是三月身边空出了地方,没人敢靠近。

  那个李氏也抱着娃儿,揉着肩头坐在前面去了。

  三月又坐下,搂过吓得不轻的小南和小猫拍拍,示意别害怕。

  幸亏两个娃儿,已经在廖家见识过后娘和奶奶抗争的场面,小南今天看见昔日欺负自己的李氏被娘打了,很解气的冲着娘笑了。

  陈氏坐在旁边,不可思议的看向三月,又想起昨晚上当家的回家,跟自己说起三月夜里打郑铁牛的事,自己当时还不相信,现在看来,周志说的一点也不假。

  忙低声道:“三月,你没事吧?”

  三月转头,摇头道:“嫂子我三月没事,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我就想问问你,别人欺负你了,你应不应该还手?”

  “应该,应该。”

  陈氏忙不迭的点头附和,想起出来时,自家的小缸笑话三月两个娃儿的事情,后怕的搂紧了怀里的娃儿。

  此时车上顿时鸦雀无声了。

  车老板忙喊了一声‘驾’,老牛伸长脖子,闷声叫了一声,四蹄蹬开,踏着积雪慢悠悠的往前面走去。

  三月稳定情绪,听着车轱辘碾压积雪咯吱咯吱的声音,又往道路两边看过去。

  这廖家村四面环山,这条村路直通往镇上,道路两边被积雪覆盖的农田里,还有没及时清理干净的几捆玉米杆。

  田里几只山羊在田里撒欢跑跳着。

  不远处,银白色的山峦起伏,让三月想起那个刚刚把原主迎娶回家,便消失的夫君廖汉生。

  村上的人都说,廖汉生是被原主克死的,廖家人走过场的去山上找了几天,也没找到。

  三月摇头,死了也好,如果廖汉生活着,那自己现在会多么尴尬,自己在现代还真是连个男生手都没有碰过。

  想想这些,三月长出了一口气,将怀里小南小猫搂紧,低头问道:“冷不冷?”

  小南摇头,现在感受到娘的怀抱很温暖,以前哪有这待遇?

  看着小猫昏昏欲睡的样子,三月忙低声唤着:“小猫别睡,外面冷,马上到镇上了。”

  旁边的妇人们偷偷看着三月母女,脸上都浮现出疑惑。

  尤其是那个被三月打了的李氏,更加的纳闷。

  这个三月,听说被婆婆卖给郑铁牛,又跑出来,回到廖家就变化了性子。

  是不是什么邪祟上身了?

  想到这里,那李氏忙又往旁边躲去。

  牛车晃晃悠悠过了山岗,又路过靠山村,直接来到牛家镇。

  镇口处,廖汉田直接停住牛车,跳下车,心疼的摸摸满身是汗的老黄牛,转头喊道:“到了,赶紧下车吧,记得早去早回,过时不候啊!”

  众人忙下车,拿上手里家什,扯上同伴,直接往镇子里走去。

  李氏先抱着小娃,忙跳下车,抱着娃儿消失在赶集的人群中。

  三月看看下去的人们差不多了,忙抱着俩娃也下车。

  看着车上没了李氏,三月恨恨的想:这个悍妇,欺软怕硬,这回怎么不和自己横了?

  看着牛车,三月忙对廖汉田说道:“大哥,我和孩子们去集市里买些东西,午饭前一定回来。”

  廖汉田本来是廖汉生的一个远房堂哥,听三月这样说,忙点头道:“行行,你早点回来就行。”

  三月点头,拉着俩孩子往集市里走去。

  身后的廖汉田长出了一口气,“这个女人命还真苦,汉生的命更苦!”

  小猫下车也精神了,看着这满镇子的人,抬眼看娘。

  “娘,我们去买什么?”

  小南被娘抱了一路,这会跟三月也亲近了许多,心情也变得好起来。

  三月低头看看两个娃头上戴着的破围巾,忙说道:“跟娘找裁缝铺子,给你们做衣服去。”

  小南高兴,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破棉袄,又想起小缸笑话自己头上围着的破围巾,忙抬手就要摘掉。

  “别摘,外面冷,一会娘给你们买完新围巾,再扔了也不迟。”

  小南忙答应着欢快的跟着三月和妹妹往前走。

  看见一家裁缝铺,三月忙进去。

  今天镇上大集,屋子里人却寥寥无几。

  屋子里坐着一个三十几岁的中年男人,穿着灰色褂子,腰上系着个黑围裙,看见进来人了,忙起身很热情的打招呼:“快里面请,您是做衣服,还是买布?”

  三月想,自己哪里会做,“师傅,我在这买布,您给做了得了。”

  师傅忙欢笑,指引三月在柜台上挑选起来。

  “您是自己做,还是给别人做?”

  “六个孩子加上我自己,一共七套衣裤,孩子们的身高肥瘦我告诉你,只要比尺寸再肥点就可以了。”

  三月想,孩子们不能总这样瘦小,做完拿回家一定要随身。娃儿们高兴,也会慢慢将以前的不愉快都忘记的。

  裁缝拿着七套衣服的尺寸,高兴的都要跳起来了。

  这年头吃饱都费劲,做衣服的自然就少,这些天可下接了个大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