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大话西游新篇

大话西游新篇

阿夜.QD

  • 玄幻

    类型
  • 2005.07.21上架
  • 1.61

    连载(字)

4131位书友共同开启《大话西游新篇》的玄幻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好人不长命

大话西游新篇 阿夜.QD 4372 2005.07.21 09:03

    天气说变就会变的,就如同这日子一般。刚才还好好的月色,突然间就乌云密布,明明是情侣们游天堂的好时光,转眼就成了强盗们杀人越货的好天气。

  而此刻,在乌云上赏月的两个人,心情也非常的糟糕,严格来说,他们两个是不能称之为人的,可对于能说话的东西,大家总是不自觉的就加上了“人”,按习惯,我们也称他们为“人”,虽然他们能说话,仔细看来还有些人样。

  “马大哥,是不是什么地方出错了,我老牛活了几千岁了,还没见过阴德这么高的人,万一弄错了,咱们几千年的奋斗,可就撂这了。”沉闷的声音从云层里透出来,形成了声声闷雷。乌云中同时散发出的阴森诡异,把鸟兽们早早的赶回了老家。

  “牛老弟,一定要稳住,咱们别自己先乱了马脚,耽误了大事.现在咱们再把文书和路引核对一下,千万别出什么差错。”闷雷过后又是炸雷,夜行的人们,实在不知道这老天到底是怎么想的,还让不让人走路。

  ………

  许久,已停的雷声又响了起来,“牛头,咱们这次拣了个烫手的芋头,怪不得咱们和黑白无常玩了几百年的骰子,今天突然转了运,去领文书和路引的时候,十殿阎王和判官们不是抱病在床就是请假外出了。原来他们都算计到了,就咱俩是冤打头。哎!还以为守了几百年黄泉路,终于有机会出来玩了呢!”

  在地府中,牛头马面和黑白无常是轮流在黄泉路上站岗和出来勾引魂魄的,为了能出来的机会多些,无聊的牛头马面和黑白无常就玩起了掷骰子的游戏,赢家出来享受,输的在黄泉路上受罪。可怜的牛头马面被人玩弄于手掌之中而不自知,白白的在黄泉路上受了数百年的煎熬。

  黄泉路上。

  孟婆如同慈祥的母亲,将自己亲手熬的汤哄骗到一个个哭哭啼啼的怨男痴女口中。然后,这些个灵魂便如同木偶一般,投如轮回之中,没有了一丝的眷恋。

  不远处,被哭声弄的不胜其烦的黑白无常,干脆堵上了耳朵。

  “大哥,咱们这样做,是不是太那阴损了些,怎么说也有几千年的交情。”没事的时候,黑无常是一刻也闲不住的。

  “枪打出头鸟,死道友不死贫道,这些都是人类的经验之谈。不让这苯牛蠢马去,就得咱兄弟出马,这么大的事,办好了大的功劳自然是十殿阎王和判官们的,咱兄弟也就喝点汤。要是办不好弄砸了,这个黑锅,可不是咱哥俩背的起的,你没见今天阎王和判官都在躲着么,多大的阴德啊!肯定要去天宫享福的,万一在咱着地府出点什么差错,或者沾上哪怕一点点的晦气,玉帝怪罪下来,不管谁被拉出来顶罪,可是要永世不得翻身的啊!”白无常封闭了五识,不再想这些烦心的事,高收益必然伴随着高风险,可过惯了安稳日子的,谁又愿意去冒险呢!

  “祝闲,山东济南人,现年22岁,阳寿22年;祝闲一族,单传81代,祖祖辈辈皆施恩乐善之辈,又心胸广阔,善于理财,广积阴德,多次散尽家财救助难民。”这些资料在黑无常的脑海里飞速闪过,“可惜,没有一人阳寿超过22岁”黑无常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

  祝闲匆匆的结束了别墅的生日party,就急忙的赶向了学校,期间还没忘了将早已写好的遗书发给律师。司机望着祝闲远去的身影,实在搞不明白自己家的少爷,为什么这样眷恋着这一片净土,依然保持着一个学生的身份。这些也不是他需要想明白的,如果少爷做的每一件事他都能想明白的话,他就不仅仅是一个司机,而是一个身家亿万的富翁了。

  去掉了西服的缚束,祝闲的脚步轻快了许多,脸上也多了几分微笑,少了几分成熟。看着路上的女孩频频注视自己,祝闲也回报以微笑,对于女孩们羞涩的脸红,兴奋的尖叫,祝闲也早就习以为常,毕竟自己的杀伤力,祝闲是十分的清楚的。

  “祝闲,你回来了啊!”短短的问候语,却道出了同窗三年的情谊,别人也许习以为常,可祝闲却能体会出其中包含的浓浓的情谊。

  “祝闲回来啦,大家快收拾收拾,给咱们的帅哥过生日。”舍长是宿舍的老大,有事就得他操心。宿舍内虽然乱七八糟,甚至有乌烟瘴气的倾向,可祝闲对它的感情,却比自己的别墅好多了,这里,才更象一个家。自己流连在学校,不就是为了找一种“家”的感觉么!

  学生办事的效率还是很快的,不一会就弄出了一桌的酒菜,祝闲虽然平时很和善,可有时候也是很固执蛮不讲理的,比如说过生日,祝闲就不顾其他7个人坚持在宿舍内过,在祝闲看来,在宿舍内过生日才有气氛,去外面的酒店就少了分家的感觉。没有了家的感觉,还过什么生日。在祝闲这个小团体里面,还真没人能坚持的过他!

  8个人围坐在“餐桌”前,开始了喝酒前的祝福。餐桌是用课桌临时拼成的。“我说祝闲,如果你去当鸭子,全世界的女人都会为你疯狂的,”黄哥就是黄哥,3句话不离本行。“窝在BJ大学,全世界美女的损失啊!”平时大家开玩笑习惯了,说话也无须顾及。

  “大家知不知道不什和咱小祝的差距在哪里么”,舍长最喜欢语不惊人死不修,不等别人回答,就自己先说出了答案“不什打个伊拉克就死了好几千的美国大兵,要是咱祝闲去,保证不伤一跟头发,就能把整个伊拉克俘虏了。想想,只要咱祝闲标志性笑容往那里一放,全伊拉克的女人还不疯狂么!马上就能俘虏全伊拉克的女人的心,全伊拉克的女人都投降了,你们说伊拉克的男人能不乖乖的投降么!”大家哄笑一堂,黄哥笑的最是夸张,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张纯最先缓过劲来,就又开始在祝闲身上拉拉扯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根据我最近仔细的观察可经过科学的论证,其实电视里那个长的很象咱祝闲但咱祝闲绝对不承认有这么一回事很有可能是咱祝闲的老爹或着双胞胎哥哥的祝闲其实是比不上咱祝闲的,看咱祝闲多么有青春活力,电视上的那个祝闲,是学不来的。”喜欢冒充学者的张纯为了表示他的话有信服力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对祝闲衣服的摧残。

  等所有人都的人都用自己独特搞笑的方式将自己的祝福说了一遍,祝闲许了愿,吹了蜡,以水代酒和兄弟们喝了一杯。祝闲是烟酒不沾的,这种好男人标准的习惯,大家一直没有帮他改掉。

  等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祝闲身上的时候,祝闲开始了生日会餐前的演说:大家同学三年,有些事大家可能不了解,产生了一些误会,在这里我要澄清一下:

  “首先是关于情圣说我有恐女症的问题我要说明一下,其实我不是没有女朋友,相反,我已经有了妻子,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看着7副摔碎的眼镜和在地上滚动的14个眼球,祝闲从衣兜里拿出一打照片,分发给大家,照片上,一个温柔可心的女孩依附在祝闲的身上,在他们中间,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宝宝。任何人看了,都不会怀疑这是一个温欣的家庭。

  “祝大哥,祝情圣,祝前辈,你是我的偶像,看见您我才知道天外有天,你才识真正的情圣,我以后就拜您为师,您有什么绝招,都教给徒弟把!弟子一定把他您的光辉事业发扬光大,不给您老人家丢脸。”

  祝闲先将思路陷入混乱的情圣踢到一边,再将其他6人的下巴和眼睛弄好,才开始讲下一个话题,“其次关于某些人说我性取向和性价值取向还有说我性冷淡的谣言也就不攻而破了。”那些脸皮后的可以贴墙的兄弟们根本不记得自己以前说过这些话了。祝闲给了大家我一会会解释的眼神,制止了7人的提问,“第三个要说的是关于电视上那个祝闲确实不是我老爹也不是我双胞胎哥哥,因为那个人就是我。”看着又要望外掉的眼球,祝闲无奈的叹了口气,隔壁也传来了疑问“我说你们过生日的,不好好的喝酒,老摔眼镜干啥?”

  等大家都恢复了正常,祝闲开始倾诉他的原由:“我出生在一个奇怪的家庭,到我这里已经是81代,而且代代单脉相传。并且,我的每一个先祖,包括我在内,都有先天性心脏病。”看着大家难以置信的眼神,祝闲也很无奈“我也不敢相信,可我祝氏一族虽没有长命的祖先,却有着长命的仆人,我的启蒙教育就是爹爹留给我的仆人教我认家谱,了解每一个祖先的事迹。我的每一个先祖的事迹,家谱里也都有详细的记载,我也按先祖的意思,把我的22年的光阴虚度,记在了家谱上,留给我儿子和后人看。古人说,成家立业,可我们的祖训是立业成家”祝闲停了下来,开始回忆以前的点点滴滴,“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上学么?因为我怕孤单,2岁的时候,爹爹就去世了,就留给我了一个憨厚的牛叔和一箱子家谱,母亲也从未见过面,我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父爱母爱,只有在学校中,同学们的关心,才能给我家的感觉。”祝闲的眼睛里出现了雾水,“我也非常的感谢大家给了我一个三年的家。”

  在一阵的桌椅摩擦之后,祝闲又继续着他的话题,“父亲散尽了家财,父亲需要的是儿子的创业,而不是守业,毕竟我们最多就22年的时光。从我开始懂事开始,我就开始琢磨着赚第一分钱,边学边做,到现在为止,总算有了亿万的家产。”

  听着祝闲自豪的语气,大家也从悲伤中恢复了过来,毕竟当事人都看淡了,他们也不需要看的很重,毕竟这些对他们这些还没有走出大学校门的学生来说,还是天方夜谈。况且,祝闲也不需要他们的同情。

  “立家,嘿嘿,谁会真心喜欢一个随时会死掉的丈夫,4年前,我和燕儿爱的天崩地裂,可结果呢,”从祝闲愤恨的语气中,大家马上明白了燕儿就是照片上的哪个女孩,对她的感观马上下降了许多,“即使有了我们共同的孩子,在知道我的病情无法治愈以后,她依然狠心的离我们父子而去,没有丝毫的留念。什么山盟海誓,全如同放屁一般。”

  众人的心境早就随祝闲的语气跌荡起伏,丝毫不能自控。

  “在我们的家谱中,我的祖先们还隐晦的表达了一种信念,我祝氏一族以为亏对过天下的苍生,才要受这种折磨,只要我们世代努力,补齐了我们对天下造成的伤害,上天就会原谅我们,不再受世代劳累之苦,这也是我的祖先为什么要散尽家财的原因,本来我是不信的,”祝闲的脸突然红润了起来,“可我现在相信了,我的儿子,祝福,竟然没有先天性心脏病,现在医生已经确诊了,我的儿子是健康的。”祝闲的脸上流露出从未有过的兴奋,“我们祝家还清了债,不用再受着短命之苦。”

  大家都喝醉了,为了和祝闲这样的大人物同窗3载,为了祝家的不幸和幸运,尤其在祝闲轻描淡写他的往事的时候,更是加大的大家喝酒的深度。

  祝闲离开的时候,连最能和的舍长都在地上酣睡着。祝闲悄悄的离开了他们,就如祝闲悄悄的加入他们中间,祝闲走的时候,留下了他儿子的住址,他相信,他这群可爱的兄弟们,会理解他的,也会将那苦命的孩子当亲生的儿子对待。

  祝闲离去的时候,是微笑着的,他的命运,是早就定好的,就如同的他的祖先一般,他们努力的拼搏,是因为他们有一个博大的胸怀,也是为了他们的子孙后代,不再受他们所受之苦。祝闲去的比所有的祖先都从容,因为他看见了81代人努力的结果。熬了81代人,终于熬出了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