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妙影别动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 原来如此(求点推收)

妙影别动队 秋月春风矣 2244 2018.11.04 14:49

  “妙玉?”云鹏暗自发笑,觉得这个代号用在他这个大老爷们身上也太娘了。

  “怎么?是不是觉得这个代号有些太那个了?”赵锦文朝云鹏笑了笑。

  云鹏点了点头:“我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起这么个代号,就算叫宝玉我都觉得脂粉气太浓了,我还以为我的代号叫金刚或是煞神之类的呢?”

  “妙玉,意思是让你成为我方一个能够起到妙手回春作用的宝贝。况且,这个代号也能迷惑敌人。”戴局长在一旁补充道。

  “我懂了。”

  随后,赵锦文从西装内侧口袋里取出一个信封:“戴老板已经帮你在上海汇丰银行的保险柜里存了一箱金条,作为你的活动经费,这里面是钥匙和密码。”

  云鹏接过信封:“那这个别动队除了我之外,还有哪些人呢?”

  “这个由你去物色,去组织,可以找一些天赋秉异或是身怀绝技的能人异士,只要是有利于我们行动的,有利于完成任务的,不管他是何种身份,何种背景,都可以吸纳进来,但要注意,这个组织是个秘密组织,人员不宜过多,否则会影响行动力的,我们注重的是结果,而不是过程,用什么手段来达到目的,这不是我们所要关心的。不过……“戴局长停了停,眼神中露出一丝杀气,令人不寒而栗:”不过若是被日本人抓住了,要么坚不吐实,要么杀身成仁,没有第三条路可走,若是出现叛徒,则坚决除去。所以这个箱子里也给你和你的队员们准备了一些氰化钾。因为有些任务是不能摆到明面上的,否则就被那些居心叵测的好事之徒抓住了把柄和口实,这会让我们处于被动局面,政府是不会为这种事情买单的。”

  “明白。”云鹏感到手里的箱子异常沉重。

  “云鹏,我给你两个月的时间,你必须组建好这支别动队。”戴局长给凌云鹏定了最后的期限。

  “原来是这样。”秦守义听完凌云鹏的叙述之后,方才明白云鹏搭救自己的目的,是想要把他吸纳为别动队的一员。

  “怎么样,守义,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干?”凌云鹏望了望秦守义。

  “我这条命是你救的,你说去哪儿,我就跟你去哪儿。”秦守义爽快地答应了。

  凌云鹏与秦守义击掌为誓,兄弟俩又能并肩作战了。

  “云鹏,我有一事不明,你是怎么知道我要被日本人处决的呢?”秦守义一直脑海里有这个疑问,凌云鹏怎么知道日本人要在蓬莱村的校场上处死他的呢?

  “是慈安寺的觉慧大师飞鸽传书告诉我的。”凌云鹏淡淡地说了一句。

  “觉慧大师?你认识觉慧大师?”秦守义没想到觉慧大师竟然跟凌云鹏关系不一般。

  凌云鹏微笑着点了点头“你可知道觉慧大师未出家前,俗名叫什么吗?”

  秦守义摇了摇头。

  “他叫冷劲秋,江湖人称冷面虎。”

  “他就是名震赣北一带的侠盗冷面虎?觉慧大师就是冷面虎?”秦守义觉得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他怎么也不能把慈眉善目的觉慧大师与威震八方的冷面虎划起等号。

  “冷劲秋年轻时跟一个名叫秀芹的姑娘情投意合,两人私定终身,后来村里的恶霸看上了秀芹,想要强行霸占,冷劲秋便一怒之下杀了这恶霸,随后二人亡命天涯,在九江一带的云雾山落草为寇,冷劲秋早年曾在少林寺习过武,便靠打家劫舍为生,但他是个侠盗,专门劫富济贫,与欺凌乡里的恶霸为敌,所以在江湖上声名鹊起,得了冷面虎这个绰号。后来他们还下山除霸,开仓放粮,深得周边村民的拥戴,很多村民都去投奔他。他们有个女儿,名叫冷如霜,他们一家子和他手下的弟兄们在云雾山上过得也挺滋润的。但后来当局前来剿匪,冷劲秋的妻子秀芹被杀死了,女儿后来也失踪了,冷劲秋受了伤,后被一位云游四方的清平山灵玄寺和尚搭救,受他度化,于是便在灵玄寺落发为僧,法号觉慧。再后来便来慈安寺落脚了。”

  “这些事,你怎么这么清楚?”秦守义很好奇为什么云鹏对觉慧大师的身世了如指掌。

  “当年我父母走投无路,带着我颠沛流离,后来到了云雾山,是冷劲秋救了我们一家三口,并且收留了我们。后来收我为义子,我后来下山上学去了,就跟他失去了联系,而我父母后来也遭遇了不测,后来一次偶遇,我才跟觉慧大师联系上的。”

  “真没想到,觉慧大师竟然是你的义父,而且还有一个女儿。”秦守义没想到觉慧大师还有这样离奇的故事,更没想到的是曾经战场上的生死兄弟凌云鹏竟然就是觉慧大师的义子。

  “你父母怎么会带着你颠沛流离,是遭灾了吗?”秦守义好奇地问道。

  “不是天灾,是人祸。”凌云鹏的胸口起伏着,似乎是被憋闷了许久。

  “人祸?什么人祸?”秦守义对凌云鹏的身世越来越感兴趣了:“那你父母后来又遭遇了什么不测?

  “这个等将来有机会的时候我再告诉你吧。”凌云鹏闭口不言了,秦守义也不好再问下去。

  “哎,我有些不明白,觉慧大师怎么知道那个草上飞是我秦守义,而不是梁一龙?”这个问题让秦守义想不明白。

  “那个每天给你送牢饭的郭哑巴不就是以前在慈安寺里打杂的吗,是他告诉觉慧大师的,觉慧大师对你还是很怜惜的,所以他得知消息之后,马上就飞鸽传书给我,让我找人搭救你。”

  “听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那个送牢饭的人是很眼熟,原来是郭哑巴。”秦守义听凌云鹏这么一说,回想起在日本兵营大牢里的那个送牢饭的,确实是曾经在慈安寺里打杂的郭哑巴。

  “那你又是怎么跟这儿的草上飞认识的?他说你曾经有恩于他。”秦守义对这事也很好奇,毕竟他与草上飞梁一龙毫无瓜葛,若不是凌云鹏的关系,他们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去。

  “梁家兄弟之所以落草为寇是因为当年他们交不起租子,被地主老财逼得无路可走才连夜逃跑,上了青峰岭落草为寇,而他们的爹娘因为年迈多病,没法一起逃,地主老财就把二老当作人质,逼迫兄弟俩到官府投案,碰巧我经过那里,出手救下了二老,把他们送去了青峰岭,兄弟俩对我感激不尽,所以这次我去请兄弟二人相帮救你,他们二话不说,出人出力。”

  凌云鹏风轻云淡地讲了他跟梁家兄弟间的交情,让秦守义对凌云鹏更加刮目相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