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妙影别动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9. 各司其职

妙影别动队 秋月春风矣 2230 2018.11.21 13:53

  凌云鹏打开二楼寓所的房门:“来,哪吒,阿辉,你们把东西整理一下。”

  阿辉看了看两间房间,只有两张床,挠了挠头:“凌哥,这可怎么睡呀?才两张单人床?”

  “你和戏痴一间房,一个睡床,一个睡地板,哪吒跟我睡一屋。”凌云鹏马上提出解决方案。

  “好吧,我整理一下。”阿辉连忙打开衣橱,把箱子里的衣服都一件件挂好,随后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休息。

  不一会儿,傅星瀚也到了,他走进安和寺路7号,不小心被房东家门口的一个铅桶绊了一下,铅桶发出的咣当声惊动了房东太太,她连忙打开房门,上下打量着傅星瀚。

  “你找谁呀,怎么这么不当心啊?”房东太太脸上有些不快。

  “我是楼上林先生的朋友,也是这里的房客。”傅星瀚连忙跟房东太太解释了一下。

  “哦,上去吧,他们也刚到不久。”房东太太望着衣着寒酸的傅星瀚,鄙夷地抬了抬下巴。

  傅星瀚敲了敲房门,秦守义打开房门,傅星瀚一进屋子就觉得这里比博仁诊所楼上的住处小了很多。

  “老大,这房间住四个人是不是小了点啊?”傅星瀚东瞅瞅,西望望,嘴里嘀咕着。

  “这可不是请你来享清福的,这房间的最大的优势就是能以最佳角度观察到对面小洋楼的情况。”

  傅星瀚连忙走到窗前,拉开窗帘朝对面望了望,小洋楼距离他们的房间直线距离也不过三四十米左右,站在这里用肉眼也能看到个一二。

  “快把窗帘拉上,记住,这扇窗的窗帘不能拉开,我们不能让对面的人发现我们在监视他们。”凌云鹏赶紧喊了一声。

  傅星瀚连忙把窗帘拉上:“那我们怎么观察对面情况?”

  凌云鹏已经把望远镜架在了三脚架上,随后把窗帘掀起一角,用夹子夹住,然后把镜头焦距调节好,对准对面二楼的卧室:“就这样观察,随后把每天伯爵夫人,女佣,保镖的作息都记下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规律可循。”

  “要是伯爵夫人出门呢?”阿辉问道。

  “哪吒,你装扮成黄包车夫,待在安和寺路附近,一旦伯爵夫人要外出,你就上前拉客,就算是拉不到伯爵夫人,也要一路在后面紧跟,把伯爵夫人的行踪搞清楚,她去哪里了,去干什么了,跟什么人接触你都必须记住。待会儿你跟我一起去车行,租用一辆黄包车。”凌云鹏给秦守义布置任务。

  秦守义点了点头。

  凌云鹏又吩咐了一下傅星瀚和阿辉:“你们俩今天就待在这儿轮流观察对面的情况。”

  “知道了。”

  “哪吒,你去买些吃的回来,这几天大家辛苦些,盯紧了。”

  凌云鹏从兜里拿出一叠法币交给秦守义:“多买一些回来。”

  秦守义接过钱,登登登地下楼去了。

  “老大,我有个建议啊。”傅星瀚斜躺在沙发上,双手抱头,望着凌云鹏:“我觉得我们应该在伯爵夫人的卧室里安装一个窃听器,这样伯爵夫人的大致活动我们都能掌控。”

  凌云鹏嘴角微微上扬:“这个建议很有建设性,跟我想到一块去了。好了,你们开始干活吧,现在就坐在这儿,眼睛一刻不离地盯着对面。”

  傅星瀚从沙发上爬起,坐到窗边,透过望远镜观察着对面,伯爵夫人背对着窗,双腿微曲,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这位伯爵夫人还躺在床上呢,她是睡着了,还是生病了?”

  傅星瀚用望远镜扫描着伯爵夫人的全身:“哇,这俄国娘们长得还真不错。这身材还真是凹凸有致。”

  “是吗,让我看看。”阿辉听傅星瀚这么一说,迫不及待地坐到傅星瀚的旁边,拿过望远镜仔细看着:“嗯,屁股好大耶。”

  “你们俩看什么呢,别老盯着伯爵夫人看,女佣和保镖也是重点观察的对象。”凌云鹏见这两人一副好色的模样,呵斥了一句。

  “好的好的。”阿辉把望远镜的镜头移到楼下,那壮硕的伊凡诺夫正在逗狗玩。

  “戏痴,你猜猜看,这个金刚大概有多少斤重啊?”

  “少说也有三百斤,这可真是个巨无霸。”傅星瀚瞟了一眼伊凡诺夫。

  “要想进伯爵夫人家,首先要过这一关,如果这个金刚不离开的话,我还真不敢踏进伯爵家一步,这要是给发现了,他那一拳头还不把我打成肉酱啊?”阿辉忧心忡忡地望了望凌云鹏。

  “办法总会有的,别着急,先观察一下再说。”凌云鹏拍了拍阿辉的肩膀。

  “那个女佣倒是很勤快,一会儿烧饭,一会儿缝补衣服,一会儿抹桌子,一刻不停。”傅星瀚望了望女佣安娜。

  “现在就她一人在伯爵夫人身边伺候着,当然是手脚不停,她应该是伯爵夫人的贴身女仆,我看伯爵夫人是离不开她的。”凌云鹏喝了口水,向傅星瀚介绍:“戏痴,你把看到的情况都记录下来。”

  “好的。”傅星瀚拿起身边的纸笔,开始记录。

  “戏痴,这个伯爵夫人其实没有睡觉,她是在躺着看书呢。”阿辉又把望远镜移到伯爵夫人的卧房内,发现伯爵夫人转了个身,面对着窗户。

  傅星瀚拿过阿辉的望远镜望了望:“嗯,这位伯爵夫人还挺爱看书,她看的是托翁的《安娜卡列尼娜》。”

  “这是什么书?托翁是谁?”阿辉茫然地问道。

  “托翁就是托尔斯泰,是俄国最著名的作家,这书呢讲的是一个漂亮的贵族女人安娜在丈夫和情人之间徘徊,受到爱情和良心的双重折磨,最后卧轨自杀了。”

  “哦,这女人真傻,干嘛要自杀呢,而且还是卧轨自杀,老天白给了她这副漂亮的皮囊了。”阿辉想不明白像安娜这种富婆不愁吃不愁穿的,干嘛还要去寻死。

  “唉,像你这样的人怎么能够领会那些精神世界丰富的人的内心呢?”傅星瀚摇了摇头,觉得跟阿辉说这些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凌云鹏不去理会傅星瀚与阿辉之间的讨论,他来到那间大卧室,把房门反锁上,随后走到床头柜旁,拿起电话,拨了几个号码。

  电话铃响了八下之后,电话的另一端响起了赵锦文的声音:“喂,请问哪位?”

  “老板,我想问你要点货,下午五点老地方见。”凌云鹏说完,把电话挂了。

  凌云鹏刚挂了电话,秦守义就回来了,手上提着好大一袋食物。

  “哪吒,你买什么好吃的啦?”阿辉第一个冲到饭桌旁。

  “大家来尝尝,煎饼果子。”秦守义兴冲冲地将袋子放在桌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