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妙影别动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3. 乔装逃离

妙影别动队 秋月春风矣 2269 2018.12.24 08:47

  凌云鹏也连忙起身,跟在牧师身后,到了洗手间之后,牧师正在擦拭身上的汤汁,凌云鹏见洗手间里没人了,便趁牧师不备,从背后用力敲了一下牧师的脖颈,牧师一声未哼便倒下了。

  凌云鹏把牧师拖进厕所里,把他身上的牧师长袍脱下,穿在自己身上,随后把牧师放在马桶上,把厕所门锁上,自己则翻过隔板,从隔壁的一间小便池那里出来。

  凌云鹏穿着黑色的牧师袍走出了洗手间,随后朝傅星瀚眨了眨眼睛,走出了摩天厅。

  傅星瀚又望了望四周,看见一位女侍者站在一旁整理桌子,便向她招招手,女侍者连忙过来。

  “先生,你有什么事吗?”

  “哦,小姐,我想请你帮个忙,行吗?”傅星瀚彬彬有礼地对女侍者笑了笑。

  “什么事啊?”

  “是这样的,我是个电影导演,正在物色我电影里的女演员,我看你的气质比较符合我电影里的角色,所以我想请你试试镜,不知小姐是否愿意?”傅星瀚又开始忽悠了。

  女侍者听了,喜不自禁:“愿意愿意,这是真的吗?我行吗?”

  “你跟这位小姐换一下衣服,你试试她的衣服。”傅星瀚对着安娜努努嘴:“安娜,你去洗手间跟这位小姐换身衣服。”

  安娜点点头,和女侍者一起进了洗手间,两人把身上的衣服对换了一下,女侍者穿着安娜的连衣裙走了出来:“导演,你看我这样行不行?”

  傅星瀚装模作样地打量了一番:“要是把头发盘起来,效果应该更好一点。你进去再把发型改一改。”

  女侍者连连点头,再次走进洗手间。

  “来,伯爵夫人,委屈你跟我演一对情侣,如何?”傅星瀚朝伯爵夫人笑了笑。

  伯爵夫人耸了耸肩:“好吧,没问题。”

  傅星瀚把西服外套脱掉,放在座位上,随后把伯爵夫人的盘发放下,伯爵夫人长发披肩,另有一番风韵。

  “安娜,我们一起走吧。”傅星瀚招呼了一下安娜。

  三人走出摩天厅,乘坐电梯来到了底楼,此时警察已经站在了大厅里。

  “安娜,你一直往前走,别回头。”傅星瀚吩咐道。

  安娜点点头,低着头穿过大厅,走出了旋转门。

  傅星瀚连忙一把搂住伯爵夫人的腰,随后和伯爵夫人亲吻起来,一边吻着,一边朝门外走去。

  伯爵夫人没想到傅星瀚来这一手,只能顺从地吻着傅星瀚,像木偶一般被傅星瀚搂抱着朝旋转门走去。

  警察们见一位穿着白色衬衫的男子吻着一位金发女子朝门口走去,不忍直视。

  守在饭店门口的秦守义见安娜出来了,连忙拉着车走到安娜面前:“快上车,安娜。”

  安娜认出了眼前的黄包车夫正是给她吸蛇毒的秦守义,脸上露出了微笑,连忙上车。秦守义拉着安娜立刻离开了帕克饭店。

  “先生太太行行好,赏个小钱吧。”阿辉见傅星瀚和伯爵夫人也随后出来了,连忙上前乞讨,随后轻声对傅星瀚说道:“老大在对面右拐的小马路上等你呢。”

  傅星瀚点点头,朝马路对面望去,果然,有辆汽车在路口等着。

  “走,夫人。”傅星瀚拉着伯爵夫人的手朝马路对面走去。

  凌云鹏已经脱掉了牧师袍,正坐在车上等他们呢。傅星瀚和伯爵夫人上了车,凌云鹏立刻发动引擎,一踩油门,雪佛兰后面拖着长长的尾气,扬长而去。

  “安娜呢?安娜还没上车呢?快停车,快停车。”伯爵夫人用力地拍了拍驾驶座。

  “放心吧,夫人,安娜已经坐上了二弟的黄包车了,他们很快就会到家的。”凌云鹏安慰了一下惊慌的伯爵夫人。

  “二弟是拉黄包车的?”伯爵夫人疑惑地望了望身边的傅星瀚和前面的凌云鹏:“你们是干什么的,你们怎么会出现在帕克饭店?你们是怎么知道我要到帕克饭店去跟萨缪尔见面的?”

  “这个,到家后我再告诉你吧。”凌云鹏抬头看了看后视镜,看见伯爵夫人脸上充满了狐疑和惊讶。

  伯爵夫人不再出声了,她又想起了海因茨,那个为了她而枉死的朋友,心情甚是伤心难过,一路上伯爵夫人把头转向车外,默默地流着泪。

  汽车开回了华龙路,凌云鹏停好车之后,拉着伯爵夫人回到了独门独院里。

  “林先生,现在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帕克饭店?”一走进屋子,伯爵夫人就迫不及待地质问凌云鹏。

  “夫人,您请坐,我慢慢跟你说。”凌云鹏示意伯爵夫人坐下。

  “我不想坐,我只想知道答案,为什么每当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你们就会出现在我身边?为什么?”伯爵夫人激动地叫喊道。

  凌云鹏淡然一笑:“夫人,其实我们几个的真实身份是妙影别动队的成员。”

  “妙影别动队?这是什么组织?”伯爵夫人那双美丽的蓝眼睛睁得大大的,惊讶地望着凌云鹏。

  “我们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下属的一支行动队。”凌云鹏向伯爵夫人摊牌。

  “原来你们是国民政府的人?你们为什么出现在我身边?”伯爵夫人突然间恍然大悟:“原来你们跟史密斯,田中纠夫是一样的人。你们接近我也是为了藏宝图?”

  凌云鹏点点头:“可以这么说,但是我们跟他们不同,他们为了藏宝图可以置伯爵夫人于死地,但我们并没有这样做,相反,我们是在伯爵夫人陷入危机时及时出手相救。”

  “可你们的目的都一样,都想抢走属于我的财富。”伯爵夫人觉得自己受到了巨大的欺骗,歇斯底里地大声叫嚷道。

  “错了,夫人,这笔财富不是属于你的,也不属于其他任何外国人或是外国机构的,这是中国人的财富,是在中国的国土上,是中国的老祖宗留下的财富,而要掠夺这些财富的正是那些外国势力,也包括你。”凌云鹏双目炯炯,义正词严地说道。

  伯爵夫人顿时失神地望着凌云鹏,哑口无言。

  这时,秦守义带着安娜走了进来。

  伯爵夫人一见到秦守义的这副打扮,立刻想起来,那次拉她去花旗银行的车夫正是眼前的这位二弟,而且还是他把自己摔下黄包车,让自己狼狈不堪。

  “你,你就是那个把我摔下黄包车的车夫?”伯爵夫人惊恐地望着秦守义。

  秦守义见已被伯爵夫人拆穿了,便默默地点了点头。

  “夫人还记得我吗?我就是那个给你解开绳索的邮差。”傅星瀚朝伯爵夫人笑了笑,指了指身边的凌云鹏:“而他,就是上次到你家来给你修电话的电话局维修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