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妙影别动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9. 变换自如

妙影别动队 秋月春风矣 2272 2018.12.09 08:56

  阿辉绕了一圈终于上了车,秦守义马上发动汽车把傅星瀚送到了老正兴饭店,傅星瀚终于吃到了他日思夜想的美味,吃完后,傅星瀚又给凌云鹏打包了一碗猪肝面,给伯爵夫人和安娜打包了两碗牛肉面。

  “哪吒,前面有个浴室,你停一下,我去换个装,你们不用等我了,先回去吧,时间长了,这面就不好吃了,我换好衣服自己回去。“傅星瀚跟秦守义交代了一番。

  秦守义点了点头,车子一拐就到了一个叫逍遥池的浴室。

  傅星瀚下车后,从后备厢里的箱子里翻出自己的衬衣,西服,长裤和鞋子,放入一个布袋里,随后朝浴室走去。

  “小姐,你是洗淋浴还是盆浴?“老板见一个妙龄女郎进来了,连忙上前询问。

  淋浴是指在一个大房间里安装了十多个莲蓬头,随后客人就到莲蓬头下面进行冲洗,而盆浴则是在每个包间里放着一只浴缸,有搪瓷的,也有木桶的,所以淋浴的浴资比较便宜,而盆浴的浴资则贵一些。

  “盆浴。“傅星瀚朝四周望了望。

  “二十法币。“

  傅星瀚把一张二十法币的钱交给老板,老板把一把包间的钥匙交给傅星瀚。

  “小姐需不需要搓澡,修脚?“老板殷勤地问道。

  傅星瀚摇了摇头,随即拿着钥匙去了包间。

  包间里有一个大浴缸,里面还撒了些花瓣,傅星瀚连忙一边放水,一边卸妆,除去头上的假发,身上的衣裙等物,在水汽氤氲的包间里舒舒服服地洗了个热水澡,洗去了这几天的疲惫,慌张和焦灼,随后换上了衬衣,西服,西裤,穿上一双香槟色的皮鞋,头发梳成了三七开的小分头,一个风流倜傥的公子哥顿时横空出世。

  傅星瀚走出包间,走到柜台前,把钥匙还给了老板,随后大步流星地朝外走去。

  浴室老板望了望傅星瀚,又望了望包间,很是疑惑,明明刚才进去的是一个妙龄女郎,怎么现在出来的是一个帅气的公子哥?

  “真是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老板望着傅星瀚的背影,傻傻地自言自语道。

  秦守义和阿辉先回来了,把三碗面和其他食物都放在了桌上,伯爵夫人和安娜早就饿了,看见了牛肉面很是欣喜,只是主仆二人都不善于使用筷子,所以只能用勺子费劲地把牛肉面吃得一干二净。

  凌云鹏因为有伤在身,所以胃口并不是很好,不过这猪肝面的味道不错,凌云鹏还是把一碗面全部吃下去了。

  “哎,丽娜小姐呢,怎么她没跟你们一起回来?“伯爵夫人吃完了牛肉面之后,这才发现少了一个人。

  “她有点事。“阿辉敷衍了一句。

  “哦。”伯爵夫人嗯了一下也没多问下去:“请问电话什么时候可以装好?“

  伯爵夫人把目光投向了秦守义。

  “我朋友说明天可以搞好。“秦守义笑着回答,其实今天夜里他就会把电话线接好,只不过这私接的电话线没有电话号码,只能打出去,不能打进来,看来还得盗用一下周围邻居的电话号码。

  “老大,你今天感觉怎么样?“阿辉关心地问道。

  “还行,下午睡了三个多小时,刚刚起来没多久,安娜已经帮你们把床都整理干净了,地板也擦过了,还烧了好几瓶开水。“

  凌云鹏向安娜投去感谢的目光。安娜不好意思地转过身去。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大家都警觉起来。

  “大概是丽娜回来了。“伯爵夫人说道。

  阿辉去开门,门前站的是他熟悉而陌生的傅星瀚,才分开一个多小时,傅星瀚已经从女人转变成男人。

  “我回来了。“傅星瀚不理会阿辉的惊讶眼神,直接往里走去。

  “你是哪一位?“伯爵夫人愣愣地望着傅星瀚,觉得有些面熟,但想不起来了。

  “这位夫人和这位小姐是谁呀?“傅星瀚故作惊讶:”是不是丽娜说起的那位贵妇人和她的女佣啊?“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伯爵夫人更惊讶了。

  “夫人,我来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丽娜的哥哥,亲哥哥,我叫海生,丽娜今天碰到我说,家里来了两位女客人,可能要住一段时间,她怕不方便,毕竟这里只有三间屋子,如果夫人和小姐住一间,她再占一间,那我们四个男的只能全部住在一间屋子里去了,所以她说她去她的小姐妹那儿住,这样大家都能睡得舒服一点。“

  凌云鹏不得不佩服傅星瀚的应变能力,凭空就把一个活脱脱的丽娜给变走了,取而代之的是他这个丽娜的亲哥哥。

  “海生啊,你昨天去哪里了,我们本来要叫你一起去跳舞的,幸亏你没去,我们差点出事。“凌云鹏不愧是傅星瀚曾经最为默契的舞台上的同伴,他马上会意了,与傅星瀚一唱一和,让傅星瀚说明他昨天没跟他们在一起的原因,这样可以打消伯爵夫人的疑虑。

  “我已经知道了,丽娜全告诉我了,我昨天不是去我朋友那里了吗,他太好客,还留宿,所以我昨天没回家。听说你们在旅店里过了一夜,你还跟入室抢劫的强盗干了起来,结果还挨了一刀。好像还得罪了柳爷,哥,你放心,我一定替你出这口恶气。“

  傅星瀚的三言两语就让伯爵夫人信服了,这家人真的是行侠仗义,兄弟姐妹之间情深义重。

  “海先生,谢谢你们一家人救了我和安娜,我一定会报答你们的。“伯爵夫人信誓旦旦,不像是在开玩笑。伯爵夫人想的是等藏宝图卖了之后给这兄弟姐妹五人一大笔钱,一笔够他们过下半辈子的钱。

  “夫人,你叫我海生吧,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我们一家子的信条,夫人大可不必这么客气。“

  伯爵夫人朝傅星瀚微微一笑,随即又忧心忡忡起来:“不知道我的保镖伊凡诺夫现在怎样了。“

  “夫人不必太担心,你的那位保镖不是在医院就是在警局,应该是安全的,我会帮你打听的。“阿辉在一旁说道。

  “谢谢!“伯爵夫人向阿辉点了点头。

  “夫人,时间不早了,大家早点休息吧。“凌云鹏抬手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便招呼大家快去休息。

  伯爵夫人和安娜走进了那间朝南的大房间,随后把房门反锁上了。

  “海生,你跟我睡这一间吧。“凌云鹏招呼了一下傅星瀚,指了指伯爵夫人隔壁的那间房间。

  凌云鹏的目的很清楚,装好电话后,伯爵夫人一定会跟瓦西里通话的,而这堵墙隔音并不好,很容易就听见隔壁的讲话声音,现在装窃听器不太可能,很容易被发现,所以只能转换方式,直接听墙根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