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国家银行 又名 匿名信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国家银行 又名 匿名信 逸梦.QD 6176 2005.08.05 16:02

    一

  他愤愤地走在通往省行机关的平原大道上,深秋的风从领口和袖口钻进去,已经有了冰凉的寒意。大道上,流行音乐、汽笛声、公交车报站声、各种类型发动机和天上掠过的飞机轰鸣声和着路边的叫卖声合奏着大都市永恒的旋律。但这些喧嚣,始终被另一个尖厉的声音压住了:别人有钱有权,你有啥!

  他仿佛又回到了家中。

  妻子春妮在做午饭,饭菜的呲啦声,锅碗的碰撞声,刀剁砧板的咚咚声比平时明显的剧烈,这是发火的前奏。

  “又怎么啦?”每当此时他总是低调。

  “问你儿子!”

  他这才注意儿子大志委屈地缩在墙角,小声抽泣。

  “大志,怎么啦?考得怎么样呀?”

  “人家都有家教!”

  “到底怎么回事?都是哪一门不好?说呀。”

  “……英语。”

  “还有吗?”

  “……数学。”

  “老师讲的懂不懂?怎么总是这两门功课没有进步。”

  “人家都有家教!”

  “请家教你就能考好吗?要那样咱也请!”

  “请请请,你就知道说大话。你有钱吗?靠你那点儿工资还不够吃饭,你请得起吗你!”妻子把菜碟重重地撂在桌上,溅得满桌子菜汤。

  “不就是请一个家教吗,干吗你这是?再说别人家不是也请了吗?”

  “别人有钱有权,你有啥!”妻子怒吼着冲进卧室,一会儿里面传来幽幽的低泣。

  “销路,销路。”

  一个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他定定神,发现周晓正握着他的手热情地摇晃着。

  “你那篇文章我看了,很有深度。走走,伙计,我请你唱歌。”

  周晓拉着他不由分说就往身边的车上拽。

  “我有事,你忙你忙。”

  看着周晓满脸的酒气,他连忙挣脱。

  周晓也不免强,上了轿车扬长而去。

  这家伙才下去当几天副行长呢,那身衣服是什么牌子?老人头还是皮尔卡丹?想起前年,周晓因为穿了一件脏兮兮的羽绒服被自己嘲笑成炸过油条的情景,销路心中涌起一股酸意。

  销路是今天中午才从北京参加完中央金融工委组织的金融系统纪检监察工作研讨会暨反腐倡廉有奖征文活动颁奖仪式赶回来的。作为省行甚至全省金融系统唯一一个一等奖获得者,他的《新形势下遏制金融腐败的对策与建议》一文,以语言清新,说理透彻和情真意切深深打动了评委。中央金融工委的领导同志与他亲切交谈,合影留念。总行刚刚退居二线的纪委书记戴明更是一再嘱咐他好好工作,为反腐倡廉多作贡献。他也激动地邀请戴老在获奖证书上留言并欢迎他到平原省行指导工作。戴老愉快地接受了邀请。

  在回来的飞机上,鸟瞰万物萧瑟的苍茫大地,销路心中又涌起一股指点江山粪土当年万户侯的万丈豪情。古人云“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我能为清除腐败进言献策,也算是“一立”吧。没想到刚进门就碰上了儿子的考试成绩揭晓。他为儿子不争气生气,更为妻子的世俗而愤慨。特别那句话----“别人有钱有官,你有啥!”象尖刀刚好刺到了他的痛处。最毒夫人嘴呀。

  路边的商店断断续续传出电视播音员熟悉的声音:

  截止9月底,我国居民储蓄突破15万亿元。

  ……

  中国证监会发言人日前表示:证券市场要在规范中求发展。

  ……

  原××银行副董事长刘银因涉嫌经济犯罪日前被移交司法机关进行审查。

  ……

  黑龙江省××银行原副行长丁志宏受贿案牵扯众多企业。有关人士指出,这是建国以来该银行系统级别最高、数额最大的受贿连锁案。

  ……

  平原最大的国有纺织企业-----×××纺织股份有限公司领导层因涉嫌在国有企业改制过程中侵吞国有资产被集体审查。

  ……

  由**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等单位组织的全国金融系统纪检监察工作研讨会暨反腐倡廉有奖征文活动颁奖仪式昨天晚上在北京举行,中央金融工委的领导同志到会讲话并给获奖作者颁奖……

  听到这里,销路笑了。

  销路,35岁,中等身材,五官端正,消瘦的脸庞上架着一副无边的近视眼镜,随意的衣着透着一股书卷气。现任中国国有商业银行平原省分行监察室副主任的他,是15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从银行学校毕业到省行机关的。那年,接近毕业时,不少同学们请假回家托门子跑分配去了,希望能留在市行机关或分配到信贷这样好的岗位上,起码干个会计记账员什么的,底线是不当出纳员。大家普遍认为:那种整天数百张的简单劳动,既有风险又不卫生更没有发展前途,实在不适合中专生们发挥作用。当时有同学编了一个顺口溜很是流行:我们都是半截砖,发挥作用留机关,只要能当信贷员,那里需要那里搬。他是农村长大的孩子,是背着干粮进城的,别说是市里,就是县里、乡里也没有一个能使上劲的熟人。抱着听天由命的态度他坚持在学校学习。一个周末,班主任交给他一篇稿子,让他帮忙誊写,并声明下周一要。这是一篇申报高级经济师技术职称的业绩报告,他知道这关系到作者的命运,所以很卖力,字迹工工整整。可是誊着誊着他发现作者除了字迹不雅外,文理也不通,错别字和病句也多。誊完之后,他觉得意犹未尽,便大着胆子就原稿进行了大刀阔斧的修改。星期一上课时他把改好誊好的两份稿子一起交给了老师。老师没有说什么,只留给他一个印象意味深长的眼神。转眼毕业了,销路背起行李回到了香山市香山县盛产辣椒的老家----销庄。过了一个怅然若失的假期之后,到国有商业银行香山县支行当了一名出纳员。即将转正的时候,正在摆弄钞票的销路,被人秘股长汪森叫到人秘股办公室:“销路呀,省里有人?”

  “销主任,领奖回来了,祝贺你呀。”

  “销路,写得不错啊。”

  “销路,稿费不少吧,什么时候请客?”

  “下一部著作什么出版?”

  ……

  快接近省行机关大楼时,同事们的问候接踵而来,让他多少有一些不知所措。他夹了夹获奖证书,若无其事地加快脚步。

  国有商业银行平原省分行位于省会神州市平原大道与人民路的交叉口,由一幢41层的主楼和几幢辅助楼组成。这是一个典型的麻雀大五脏全的国有企业,从必不可少的处室部门到可有可无食堂澡堂幼儿园一应俱全。销路就是在食堂里认识春妮的。她当时是幼儿园温柔的阿姨,深受孩子们爱戴。如今算来已经15年了。15年来许多事情都发生了很大变化,而变化最大的要数春妮的脾气。而且她还在恶化中。

  离开机关才三天,一切好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走廊里遇到的眼神包含了许多复杂的内容,销路强烈地感到了一点什么。不会是因为我的北京之行吧。

  销路的办公室就在主楼的35层监察室。

  此时刚好到上班时间,他决定要等一会儿再开始汇报,在此之前哪儿也不能去,以免别人误会自己四处招摇。一般情况下,中午是领导们接受一般客人宴请的时间,尽管是一般客人,领导们也得分出精力应付,所以他准备过半小时后先去主管领导----省行纪委书记刘嘉那儿汇报,然后看情况再决定是否找其他领导汇报。虽然去了一趟北京,但毕竟获奖者只是他个人。

  等待是无聊的。他一会儿抚mo家具面儿,一会儿踢踢地板,一会儿嗅嗅墙上的油漆,最后站在了巨大的落窗前,茫然地眺望着对面省国家股份银行的四十层的办公大楼,若有所思。

  省国有商业银行新落成的办公楼原来的规划设计是四十层,和对面的省国家股份银行的大楼一样高,可建成后却变成了四十一层。两家银行的大楼面对面紧夹着宽阔的平原大道,仿佛两尊高大的门神守卫在道路两旁。大道上,各种车辆不停地来回穿梭,人流波浪似的涌动。两幢大楼里也不时有小车进进出出。忽然,一辆他说不上名字的高档轿车悄然驶入他的视线,停在了省行机关的大门前,行政处长尤钱不知从哪冒出来老鼠似的钻进车内,小车很快汇入匆匆的车流中。再盖几幢楼这小子怕是能买飞机了,也许现在就能!

  有人敲门。

  他收回思绪,走到办公桌前坐下。

  “请进。”

  “回来啦,销主任,你的信。”

  “啊,谢谢。”

  一身时髦打扮的传达员唐丽娜丢下厚厚的一叠信封和报纸后象一只欢快的蝴蝶飞身出去。

  浏览每日来信是监察干部的基本业务,而快速在众多来信中挑出真正值得一阅的东西则得益于他刚刚参加工作时那几个月的出纳员经历。第一次走进神秘的金库,他懵了:老天爷,人老几辈儿也没有见到那么多钱。满地都是,一捆一捆象码好的砖坯,垒得比麦垛都高。钞票从手指滑过的瞬间,他迷上了点钞。那些别人看来枯燥乏味的单指单张、单指双张、单指多张、多指多张、机器点钞、扎把打捆、摔硬币等出纳技术,给了他无穷的乐趣。徜徉在到处是现金的柜台里,他感到一种从没有过的惬意。很快,在同一批报到的学生中,他成了第一个独立上岗的中专生。

  此时,厚厚的信封在他手里已经码好,右手一划,信封的正面已成扇型展开,随着五指的灵巧拨动,信件的内容一览无余:家具广告,出版广告,旅游广告,研修班广告,酒店开业广告,商场降价广告……忽然,一个牛皮纸信封引起他的注意。这是一个早年银行联行业务专用的信封,牛皮纸上印着信函的格式。但信件的要素全部印在了一片另外粘上去的白纸上,上面清楚的印着:省国有商业银行 监察室负责人 收。他纳闷,这样的专用信封是不能用做平信的呀?端详了好一会儿,他才剪开了信封。肯定又是一封举报信。看到回邮地址处的“内详”二字,销路兴奋起来。

  吉辉从传达员手里接过信封的一刹那,就强烈地预感到这是一封匿名信。他不敢在外边看,就加快脚步奔回办公室看个究竟。

  近一年以来,这种匿名信每月一封,准时在月底之前寄到全市各有关单位。匿名信的主人公是香山市国有商业银行的党委书记、行长周泉。形式一般是固定的两部分,前一部分罗列并声讨周泉以往利用职权收受贿赂、玩弄女人、压制群众、安置亲友等罪行,后一部分及时追踪“揭露”周全最近一个月新的“罪恶”。香山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能收到这种信,信件的内容已渐渐成了当地人茶余饭后谈论的固定话题。有人甚至对匿名信产生了某种倚赖性,不到月底就翘首期盼。还有人把能否亲眼目睹举报信当成衡量自己在香山是否够得上级别和分量的标准。时间一长,每到月初香山人见面的问候语就是言简意赅的四个字:“看了?”“看了。”

  今天已经是四号了,就在习惯于猎奇和传播小道消息的人们开始有点失望的时候,吉辉也在暗自祈祷匿名信就此结束了吧。他甚至希望打击盗版光盘和非法出版物之类的活动能发挥一点震慑作用。哪怕是缓几个月也行啊。他一方面担心自己那事儿被那位不知躲在哪儿的神秘作者发现而成为匿名信的素材,另一方面又担心好不容易找到的靠山还没有利用就跨掉。不管那方面出事,他都损失惨重。如果是那样,以往的感情投资白白扔掉事小,终身不能从事银行工作呀!说不定还得吃官司!不!绝不!不管是谁,敢挡我的路坚决把他杀死!

  吉辉狂热地爱着银行工作,自从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领略了信贷员到企业去那种大大咧咧的派头,这个拾粪长大的农村孩子就象着了魔。那是啥架势,村长算个球!乡长又算个球!而行长到企业去那种君临天下场面更令他倾慕。啥时候……我的爷……。他无法想象自己一旦当上行长会是什么滋味。如今他已经越来越接近那个不敢想象的目标了。传说市分行党委已经准备调整各支行领导班子了,而周全行长经过几次接触,特别是上次办完那笔8000万元的银行呈兑汇票之后已经明确表示了对他的好感。他无意中的意见也受到科长和行长的重视了。在支行已经有人开始开玩笑叫他吉行长了。特别是他最近老是做梦,梦见自己坐在行长的老板椅上,怀里的杨贵妃拼命把硕大的胸脯往他嘴里喂……这个时候万万不能出岔子啊。为此,他一面小心翼翼的夹着尾巴做人,一面加紧打点。让老董再来一次大出血就搞定了。前几天他又专程跑到几十里外的神庙求算命先生占卦,结果抽到一个刻着长横短横的竹签。那个干瘦的算命老头神乎其神地解释说,这是“兑”卦,就是说有口舌是非,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烧香许愿花了好几百块。然而,就在他暗自庆幸神仙显灵时,又收到这封可疑的来信。

  香山市国有商业银行东风路支行机关坐落在市中心东风路中段,信贷科在机关的三楼。此时已经下班,办公室里已空无一人,吉辉奔进门后赶紧锁死房门。听听外面没有动静,他开始撕信封,可是新修的指甲太短,他的手又禁不住地颤抖,双手的食指和拇指怎么也配合不好。那个****不会剪指甲。最后还是用牙咬才解决问题。当没有完全展开的信纸上刚刚露出“各位正人君子和领导干部” 那熟悉的抬头时,吉辉的头上犹如晴天霹雳,脑子里轰地一下一片空白。过了好大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唉,跟他妈月经一样!正如所他担心的,这正是那封让他又恨又怕的匿名信。

  吉辉读信的速度超过了剧烈的心跳的频率。当目光匆匆掠过信纸最后一个字时,他竟然怪叫一声,以至把塞在牙缝里的信皮屑都吹掉了。他瞪大了眼睛反复看了好几遍,刚开始感到可笑,慢慢地悲哀的情绪逐渐扩散。他感到身上开始一阵阵发冷,******,怕鬼有鬼。要出大事了……

  一张A4纸上,复印上去的文字清晰可见:

  各位正人君子和领导同志:

  恶人终于有恶报

  流氓工具被减掉

  平原省香山市国有商业银行行长周泉腐败堕落的罪行已经路人皆知,香山国有商业银行的广大干部职工对此表示了极大的愤慨。但是,由于他大权在手,结党营私,人民群众虽然不断以各种方式向有关部门揭发周泉的罪行,可惜香山市的党政、纪检、司法机关对此置若罔闻,平原省国有商业银行领导更是官官相护,不仅不查处周泉,反而把群众的检举揭发信转到周泉手中,助长了周泉的犯罪气焰,严重伤害了广大群众的感情。但是,我们坚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没到。今天,周泉终于得到了他应得的报应,他的犯罪工具---生殖器,被一个愤怒的妇女剪掉了!我们相信,随着反腐斗争的不断深入,周泉最后接受审判的日子很快就到了。

  目前,周泉正在医院秘密接受治疗。详情等待进一步报告。咨询电话---666606806666。

  香山 李逵

  匿名信再一次让表面平静的香山市骚动起来。人们在亢奋中用自认为最隐秘的方式,翻卷着如簧之舌,议论纷纷:

  “罪有应得……”

  “怪不得这几天没见人影……”

  “别有用心……”

  “有意思……”

  “恶有恶报……”

  “他那玩意儿有钩,女的受不了……”

  “人家说他的相好,就象银行的不良贷款,得五级分类……”

  “肯定不是在本地……”

  “不给睡就不批贷款……”

  “钱再多,还有啥用……”

  “不会是真的吧……”

  “不值得……”

  “太监……”

  “阉驴……”

  “不象话……”

  “他用那玩意儿批贷款……”

  “诽谤,已经犯法了……”

  “千万别得罪人呀……”

  “乱世莫当官……”

  就在人们怀着各种各样的心情咀嚼、品味、分析、研究、传播新收到的匿名信时候,另一个消息随着被越传越走样的匿名信一起在香山市不胫而走:

  “听说没有,国行要换新头了。”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