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末世赤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真男人选择站着死

末世赤瞳 霸气橙橙 2348 2021.09.15 09:09

  施倩一股脑地将收到的命令全盘托出,语气神态表露着明显的不悦。期间方远多次想要打断,但这个女兵显然处于不可控的状态,作为队长对此表现出极度反常的束手无策。这一点苏然看在眼里,这份能够不服从上级命令的底气应该和她的出身有关,也就是她口中的那个“研究所”。

  此外,她口中两道同时下达却南辕北辙的命令确实是G城驻军溃败的重要原因。若说朝令夕改还勉强能够接受,但指挥不统一则是可忍孰不可忍了。方远没有强硬阻止施倩,这足够说明这批执行命令的人也对此充满了困惑甚至抵触。

  “既如此,这两道命令一定不是同一处发出的吧。换言之,当时有多个指挥部对你们下达了命令。”

  苏然一语中的,方远等人的沉默无异于给了肯定的答案。

  “其中一个肯定是城市防控指挥部,另一个是你口中的‘研究所’吧?”苏然继续发问,转将目光投向施倩。

  “这个我不能肯定。对‘源’联合部队下达命令会使用代码,只要有命令代码,那么命令就是有效的。所以作为执行者,我们并不能直接得知命令的来源。”方远答道。

  相比方远的回答,苏然此刻更在意的是施倩的动态。当听到“研究所”的时候,她的眼神明显闪烁了一下。虽然她也不能给出明确的回答,但至少她认可了对研究所的怀疑。

  “源”联合部队隶属于“起源”联合研究所。作为二十二世纪发展最为壮大的国际组织,起源联合研究所的光速成长最令人费解。即便随后越来越多的国际组织拥有了自己的武装,但说达到如此规模的只此一家。

  当然,现在不是纠结这些事情的时候。苏然很清楚,即便对R病毒起源的猜测呼之欲出,但若不能活下去,一切都毫无意义。

  “那么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打算?应该不会继续执行任务了吧。”苏然沉默了一会,随后对方远等人问道。

  明白人都能听懂苏然的意思。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但如果现在选择继续执行命令,无异于送死。方远无从开口,只得继续保持沉默。

  “小苏,你是想动员他们一起去帝王大厦对吧。”老宋说道。

  苏然点头认可,道:“难道还有人寄希望于这里的水泥墙?”

  墙外的感染者越来越多,它们的叫声似乎引发了某种共鸣,吸引着更多的感染者源源不断地向这里靠近。

  为了应对爆炸的人口和功能需求,二十二世纪以来对建筑工程的效率要求不断提高,拆了建、建了拆的情况几乎成为常态,在此前提下建筑质量不断下降。类似这种独栋的商用建筑都是以能用、易拆为准则建立的,所以耐久度并不高。

  其实老宋一直在去和留之间犹豫不决,苏然正是认准了这点,这才一直不向老宋征求去留意见。

  “方队长,你的意思如何?这个便利店我看也撑不了多久。”

  “你的意思是放弃任务,护送你们撤向帝王大厦对吧。”方远依旧很犹豫。

  “反正有一道命令是以那里为中心建立防线。从始至终,我们都不可能同时遵守两道命令。”施倩面无表情地说道。

  苏然闻言不禁微笑起来,心说这个女人的脑袋要比方远那种钢铁直男灵活太多了。都说胸大无脑,这一条在施倩身上并不适用。

  施倩的话无疑给方远吃下了一颗定心丸。他一拍大腿,道:“行吧!”

  “要出去,那也得有个计划吧!听起来外面的状况很不乐观。”小余很是焦虑。

  苏然转脸面对着小余等人,这份焦虑在那群人身上实则从未散去。老宋心中偏向原地待援的想法大多也是为了他们考虑。

  “有一点你们都想错了。”苏然用拳头敲了敲桌子,严肃地说道,“不是靠方队长他们保护我们撤离,而是我们一起合作协力,绝境求生。”

  “绝、绝境......求生?”

  苏然的一番话惹得原本就哆哆嗦嗦地几人一片哗然。

  “别扯了吧,和丧尸肉搏?我、我做不到......”

  “是啊,职业军人都、都不堪一击,更不用说我们了!”

  不止是小余等人,就连李泽瑞都急忙靠过来询问苏然这么做是不是太莽撞了。苏然非常清楚,这种情况下若不尽可能消除他们心中的恐惧,这件事毫无可为。

  “你们冷静一下,听我说几句。我还是那句话,不放手一搏,难道把命交给这几堵墙?听听外面的声音,也靠在墙上感受一下,别再抱着幻想了。没错,这里是有物资,看起来还算安全,但是即便墙不倒,又能在这里活多久?等整个G城完全没有幸存者了,所有成功的都撤离了,那时候又该怎么办?”

  “这样做当然危险。你们说的很对,职业军人面对这样的情况尚且遭遇惨败,我们又凭什么做到?但如果仅仅寄希望于他们去保护我们,那么我们就与累赘无异,别说移动八公里,就算是八百米都毫无可能。我们必须互相依靠,竭尽自己能做的一切,在不可能中寻求一点可能性。即便最终没能成功,至少我不会后悔!因为至少我尝试过、奋力争取过,不会因为怯懦、选择放弃希望而后悔!”

  苏然慷慨陈词,见那几个怂蛋眼中好不容易有了些许光芒,当即竖起大拇指,倒着指向地面,用力点了好几下,一字一顿地道:“老子特么选择站着死。”

  “小苏哥,我发现我越来越崇拜你了......”李泽瑞几乎跪在地上保住了苏然的大腿。

  “站着死......对,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哎?平时公司里就属你最怕事。”

  “那哪是一码事?都这样了,豁出去算了。”

  那几人中,苏然只知道小余的名字,另外两个人叫什么始终都想不起来。从昨天初次见面到现在为止,那两人一直所在老宋背后,除了颤颤巍巍和面如死灰,也没有别的印象。不过好歹现在让他们回光返照了。

  施倩拍了下许立的后背,打趣道:“像他一样,man一点。”

  许立抱紧了手里的狙击枪,反驳道:“我哪里不man了?”

  见状,方远心中重又燃起了战意,对苏然问道:“兄弟,你叫什么”

  “苏然。”

  “很好,你的演讲很鼓舞人心。想必已经有计划了吧?”

  苏然点头默认,示意方远和老宋一同上天台商讨对策。相比小余等人此刻的振奋,这几人心中都十分明了事态的严重性。

  即便三人都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但真正站上天台看到下面的那一刻,没有谁能真的做到面不改色。前后也就两个小时,围住便利店的感染者已聚集了数百个。

  最里面的感染者疯狂地刨着墙面,手上的皮肉早就磨掉,甚至染着血色的骨头都裸露出来。更糟糕的是,此刻仍有不计其数的感染者向这里涌过来,源源不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