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原始部落生存手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屁,是一种文化(修改)

原始部落生存手册 满满当当哟 3046 2021.01.08 22:42

  “想出来了吗?”林曦微笑问道。

  “就是,想出来没有啊?麻烦您快点儿行不行,想不出来认输就是,别耽搁我们时间,大家还有其他事,哪有功夫在这里跟你们瞎耽搁。”烈跟他们有样学样挤兑道。

  “就是就是,大家伙忙着呢。”梗也跟着起哄。

  “咳咳……其实我们可以等的。”小胖子豚这会儿早已从队友的背后站出来,笑眯眯的说道。

  “对。”禹紧随其后,认真点头。

  “只要你们崽子洞的人答应每天给我们送十块鱼干。”豚咋吧咋吧嘴道。

  崽子洞的人:……

  众人目光一致看向站在前面的圭,他们确信水帘洞人这是明目张胆的打击报复,现在就看老大,他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做。

  可惜圭并未接收到众小弟投来的目光,他满脑子都是“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他自信这道题部落没几人能回答,就算能,也不该是林曦,一个五岁的小女娃。

  况且在他看来,自己的题已经很难了,她怎能拿出比他更难的题目?

  她这些算术知识都是在哪学的?

  幼学班?

  不,她今年冬季才有资格上幼学班。

  难道有人私下教她?

  可就算是教,也不可能这么逆天吧?

  圭这边在胡思乱想,那边……

  “唉……其实我已经尽量把题目出简单了,哪想到你还是不会。”林曦感慨道。

  她此话一出,周围一片寂静。

  “曦……这是在装逼?”豚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我觉得是。”禹想了想,认真点头道。

  “这……会不会有点过?”凖下意识看向蓟,见他依旧半眯着眼沉浸在先前那道算术题中念念有词,就又看向梗,问道。

  “我觉得这道题已经很难了。”梗诚实的回道。

  要是他自己,估摸着想到大祭祀也想不出来。

  “我也觉得。”烈认同的点头。

  他实在想不出,比这更难的题是什么样子。

  队友还好,对林曦的装逼行为还能表示理解,而崽子洞那边则立刻开启嘲讽模式。

  “天呐!我看到了什么?欧买噶,我不会看错了吧?”一个男孩表情夸张的开口道。

  “不,兄弟,你没看错,确实是有牛在天上飞。”旁边人说着还看了眼林曦,挤眉弄眼道。

  此言一出,崽子洞的孩子纷纷哈哈大笑,讽刺意味十足。周围也有不少围观群众跟着笑,觉得十分有趣。

  林曦这边,小队的人也不甘示弱。

  “哇哇哇……梗,你听到了吗?”凖扯开嗓门吼道。

  “听见什么?”梗配合着摇头,装作一脸困惑的样子。

  “放屁的声音。”凖捏住鼻子,十分嫌弃地说道。

  “我也听到了。”烈煞有其事的点头。

  “不,兄弟们……”梗插嘴道。

  “什么?”禹和豚配合着开口问道。

  “更正一点,是一群人放屁的声音。”梗说道。

  “咳咳……大家……”豚右手握拳放嘴边咳了咳,先躲到烈身后,这才伸出脑袋补充道:”我不仅听到了,我还闻到了。”

  “闻到什么?”禹给他搭梯子。

  “那是屁的味道。”

  豚此话一出,周围又是一片大笑。

  只见过打群架的,没见过斗嘴的,原来不动手也可以这么好玩,围观的部落人顿觉此行不虚,这群小崽子真有意思。

  不过不管众人怎么闹,诡异的气氛并未影响林曦,见圭不答话,她也不恼,笑道:“比如:部落有五十三名战士要过河,必须坐船,他们只有一条船,每次只能坐五人,请问至少要多少次战士们才能全部过河?”

  林曦此言一出,周围重回寂静。

  “禹,你听明白问题了吗?我怎么感觉自己没听懂?”豚凑到禹跟前,小声嘟囔道。

  禹艰难的摇摇头,道:“我也没听懂!”

  如果不是他亲眼看见曦从他阿姆的肚子里生出来,禹都不敢相信,这么妖孽的小女娃,竟然是他的妹妹!

  “比如:麦的阿父是部落有名的天才战士,他阿父的年龄比六个跟麦同龄孩子的岁数和还大两岁,父子俩合起来三十七岁,请问,麦几岁?他阿父多少岁?”

  “额……凖,这道题你会算吗?”烈极其僵硬的转过头,问道。

  回答他的只有沉默。

  林曦却不给众人思考的时间,继续说道:“又比如:甲和乙去树林摘果子,树上总共42个野果,每人一次最多摘三个,最少摘一个,规定摘到最后一个的人获胜,如果甲先摘,怎么做能保证甲一定摘到最后一个果子?”

  ……

  比赛的结果不言而喻,林曦最终大获全胜,崽子洞的人被灰溜溜赶走了。

  之后几天,部落很平静,许是被林曦打击得太狠,圭那伙人最近都很安分,依言没再蹦出来打劫。

  林曦小队照常晨练,聚餐,捕鱼,只是最近骤然降温,河里的鱼渐渐少了,有时扔进去半天也等不到一条,偶尔钓到的体型也不算大,林曦能感觉到,这是因为冬季快来了。

  “曦,我们以后真的不捕鱼了?”豚问道,语气焉焉的。

  “不是不捕,是这段时间不捕,冬季快到了,捕也捕不到。”林曦耐心解释道。

  “那什么时候重新开始?”小胖子眼睛噌的一亮,整个人瞬间精神起来。只要还有鱼兽肉吃就好,特别是曦做的鱼干,它是那么美味,豚觉得,就算把他一个人仍山洞里,只要天天给他鱼干,让他待一辈子他也愿意。

  “冬季过了就可以。”

  “唉……真想冬天快点过呀……”

  跟豚一样,部落人同样讨厌冬季。

  林曦的阿父——岳昨天回来了,他所在的狩猎队赶在冬季来临前完成了最后一次外出狩猎活动,收获一般,只三两个人或扛或拉着一些猎物,战士们面上的表情都不轻松,这个冬季食物储备不够,族人可能要挨饿了。

  想到未来几个月的节衣缩食,岳只觉头大。

  不过看着坐在面前的妻子和一儿一女,岳紧皱的眉头开始舒缓,笑道:“我们一家人总算齐了。”

  狩猎小队今年任务繁重,他又是小队长,不是带队员外出狩猎就是在轮流站岗或搞训练,前段时间几乎没时间回山洞。

  “是啊!一家人在一起,不管做什么我都开心。”穗两手分别摸了摸禹和曦的头,温柔的笑道。

  被摸头的林曦:……

  她对这话没意见,双手双脚赞同,只是……

  看着石桌上满满一大盆外形酷似土豆的食物,林曦瘪了瘪嘴,只是能不能不要再吃泥果了!

  这种果子看着很像土豆,实则不然。

  泥果有一股涩味,不论煮多久都去不掉,吃起来也不是面的,而是嘎嘣脆,是那种能让你咀嚼到牙酸的嘎嘣脆,唯一的优点就是量多管饱。

  这是一种神奇的果子,它能让你吃了一个就不再想吃第二个,全天下所有的食物跟它比起来,都是美味。

  然而就算是吃这种糟糕的食物,部落人也有独属于它们的仪式。

  林曦绝望的屏住呼吸……默数:

   3…

   2…

   1…

  “噗…”

  “噗噗……”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一连串的屁在山洞回响,震耳欲聋,若非此时还未到冬季,林曦几乎以为这是哪家过年的炮仗声。

  “我又输了!”禹说道,情绪十分低落。

  他已按照豚教的去做了,可仍只能放出一个,还很小声,豚可是用这种方法能连续不断放出无数个响屁,他怎么这么弱?

  “别伤心孩子,”穗温柔的安慰道:“阿姆也只放出两个。”

  部落的女人都比她厉害,穗却从不自卑,学会看自己的长处,放屁不行,但她有图腾之力,部落觉醒图腾之力的女人可没几个。

  “别沮丧孩子,”岳也安慰道,“你看曦,一个都没放出来,仍坚强的忍住眼泪没哭,你是哥哥,更不能哭!”

  措不及防躺枪的林曦:……

  谁能读懂她的心声?

  她眼圈发红可不是因为这个,天杀的,能不能在石洞上多开几个口让空气流动快点,已经憋气将近一分钟,她快憋不住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林曦怎么也不会相信,世界上竟有这么重口味的餐桌文化。

  其实不止餐桌,屁,简直已成为他们的部落文化。

  部落人不会因当众放臭屁而尴尬,反而以能放响屁而自豪,这是一个怎样奇葩的地方?这是一群多么奇葩的原始人?

  如果有一天她成为这里的头目,林曦发誓,她上位的第一件事就是禁止所有人在公众场合放屁!

  艰难的咽下属于自己的午餐,林曦只想找个空气清新的地方,好!好!呼吸!

  日子在林曦一天天练习憋气中过去,天气越来越冷,猎物们陆续找地方藏了起来,狩猎队伍不再外出,只零星几队偶尔在林子里扫荡,多数时候都空手而归,渐渐的,没人愿意再出来打猎,部落人愈发闲下来。

  林曦真切感受到冬季到来是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天空一片昏暗,不见一点月牙,压抑的夜里林曦被一阵冷风吹醒,站在通风口向外望去,只见黑乎乎的夜空中泛出点点白,那是雪吧?

  是这几年来,林曦见到的,最大的一场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