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原始部落生存手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大祭祀

原始部落生存手册 满满当当哟 3068 2021.01.22 05:56

  凖内心是崩溃的,虽然他极不愿承认,可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他的新皮衣还能是好的。

  大圣的尿性部落谁不知道?最是小气吧啦!

  当他急匆匆跑回家翻出放在石柜的新衣服时,整个人都僵住了。

  看着手里不知沾染什么变得乌漆麻黑,深一团浅一团的兽皮衣,凖后悔了,他当年怎么就一时冲动跟大圣过不去呢?不下蛋就不下蛋吧,哪个部落没几只不下蛋的兽呢?作为一名前途光明的图腾战士,何苦为难一只母兽?

  何况那不是其他母兽,那可是大圣!曦养的!跟主人一样,聪明的都快成精的大圣!

  沐浴持续三天,凖和烈的脸色一直不太好,特别是与大圣对视的时候,如果眼神能杀人,他们已经互相残杀万万遍了。

  大圣也乖觉,这两天都寸步不离跟在林曦身边,从不离开她的视线范围。

  这几天除了两人一兽的恩怨,部落最大的八卦就是林曦和圭的和解。

  不仅如此,部落人经常能看到圭带崽子洞的小弟去水帘洞蹭饭,两伙人其乐融融,仿佛五年前的比斗不曾存在一般。

  已发生的事不能抹杀,但人是善变的生物,更何况不管

  五年前还是现在,他们只是孩子。

  冬季过去的第四天,山顶原本积得厚厚的雪层逐渐融化,拂面的风也不再刺骨,气温回升很快,到大祭祀那天,绿意重归大地,万物焕发生机。

  祭祀活动是晚上举行,部落人却从早开始忙活。

  在林曦印象中很多平时蓬头垢面的人都将自己从头到脚收拾了一番,梳理打结的头发,修剪黑长的指甲,穿上干净的皮衣,整个人焕然一新。

  普通人做到这一步就够了,像林曦这样的图腾战士还有一个重要步骤——画巫纹。

  跟图腾纹不同,面上画巫纹是祭祀的一种传统惯例,部落人坚信巫能沟通天地之灵,包括逝去的先祖。祭祀那天在面上画巫纹便能借助巫的力量告慰先祖之灵。

  据说普通人不具备承载这种力量的实力,所以只有战士面上有巫纹。林曦脸上也有,红的,绿的,一条条一杠杠,肆意又玄妙,浓烈且野蛮。

  祭祀地点在训练场,本想把大圣留在洞里,可这家伙四蹄子并用紧紧环住她的脚,“喵喵喵”叫个不停,死活不愿意留下,林曦无法,只得把它一起带去。

  天色还未完全暗下去,可一家四口外带一兽到训练场时,这里早已人山人海。兽牙、牛角、羽毛之类的戴了一堆,林曦本以为他们家今天这样已算“盛装出席”,可见了部落的其他人,林曦才知道,就他们这,也仅仅只称得上中规中矩。

  那谁谁谁,您老头上戴的,绿油油的,那啥玩意儿啊?

  要是在地球,这玩笑可开大了!

  还有那位叫不出名的大妈,您能好好扯扯您身上那花里胡哨的羽衣吗?该露的不露,不该露的您可都露了……

  也就您身边原始大叔不拘小节,要在上一世,你这样的,估摸着会闹得家宅不宁!

  “曦,怎么样?怎么样?好看吗?”人山人海,小胖子豚还是一眼看见林曦一家,蹦蹦跳跳跑过来,转了一圈后自顾自问道。

  林曦眼角抽了抽,视线把他从头到脚扫视一遍,勉强挤出笑容,点点头,道:“你今天很特别。”

  乖宝宝要诚实,不说谎,林曦实在无法违背自己的良心、道德和审美,任何赞美之词用在此处都是一种浪费。

  真的!

  “那是!为了今年的大祭祀,阿父特意打了一只凶兽送给我,我头上戴的是那只凶兽的头骨,身上穿的是它的兽皮,屁股上系的是凶兽的尾巴,脚上踩的是那只凶兽的脚掌,哈哈哈哈……我今天变身凶兽咯。怎么样?强大吧?”豚边说边指,把身上的配饰从上到下仔仔细细介绍了一遍。

  林曦无语,看了看小胖子顶着的猪头,扫了扫那极其明显的大肚腩,又瞧了瞧他身后不足20厘米还打圈儿的尾巴……所以,你阿父送了你一头猪,对吗?

  然而,林曦的审美在这里毕竟属于异类。

  禹羡慕的摸摸这摸摸那,拼命点头,道:“豚,你今天看起来真厉害!气势跟部落那些高级战士一模一样!威武极了!”

  岳和穗也认同的点头,尤其是岳,笑着朝豚的阿父说道:“今年是没想到,下回祭祀,我给禹和曦一人打一个,绝对比你这头兽厉害。”

  “阿父真的吗?”一听这话,禹也不围着豚打转了,兴冲冲跑回来问道。

  岳郑重点头,承诺道:“真的!以图腾战士的荣誉起誓。”

  “耶……阿父你真好!豚你听到了吗?明年我也有你这样的凶兽骨饰了!”禹一蹦八丈高,嘴咧得大大的,活脱脱一个傻子。

  呃……

  林曦:阿父,其实你可以不用考虑我,真的!

  “曦……”

  林曦正胡思乱想着,一个熟悉的公鸭嗓响起,朝后看去,果然是烈。

  凖和梗也在,没看见蓟。

  “他今天跟在族长身边。”瞧出林曦的疑惑,梗解释道。

  大祭祀也分等级,地位越高实力越强站得越靠里,离巫越近,离先祖之灵越近。

  蓟是族长之孙,自然享有特权。

  “喵…喵喵…”

  是大圣的声音,顺着它瞪得圆鼓鼓的眼睛看去,林曦见到了另一张双目圆瞪的脸…

  …除了烈还能是谁?

  因新皮衣的事,这一人一兽见面就掐,大圣是个小心眼儿,烈也是个不服输的,针尖对麦芒,林曦简直不知还能再劝些什么。

  烈已开始摩拳擦掌,大圣不甘示弱,汗毛根根竖立,尾巴也立得直直的,呲牙咧嘴,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

  正在此时,一个粗犷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回头一看,是莽。

  林曦有印象,他好像是族长的近卫战士。

  莽朝众人笑着点点头,又看向面前的女孩说道:“曦,族长和巫请你过去。”

  林曦有些惊讶,大祭祀就要开始了,这会儿让她过去?

  仿佛听见她的心声,莽解释道:“族长和巫给你留了位置,在最前面。”

  最前面?

  众人一愣,源衣部落接近三万人,那里只有几十个座位,坐着大队长以及每个狩猎队的最强者。

  不过随即又了然,林曦是部落少年一代的第一天才,被赐予一个座位虽是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我能带它一起去吗?”林曦最先回过神来,看着怀里的小东西问道。

  大圣只是野兽,脑子却聪明的紧,部落人说的他仿佛都能听懂,林曦感觉到,小家伙两只前蹄把她手臂抱得更紧了,显然不想分开。

  莽看了大圣一眼,点头说道:“可以。”

  林曦的事他多有耳闻,知道这只小兽是她从小养到大的,感情深厚,若是人,莽不敢自作主张,可仅是一只毫无凶气的兽,作为族长的第一护卫,莽自然有这个底气。

  两人一兽一前一后走到广场中心,林曦在自己的位置下坐定,一抬头就对上众人或好奇或惊讶或诧异或微笑的表情,林曦坦然受之,皆微笑以对。

  她注意到,这些人身上虽也戴着夸张的骨饰,但那些兽骨上透出的蛮霸之气比之林曦先前见到的那些都强,果然不在一个级别。

  大圣是个乖觉的,似能感应到这些逝去多时的凶兽的气息,将自己缩成一团,蜷在她怀里,也不乱动,只紧紧盯着广场中央巨大石桌上摆着的一盆盆食物——各类凶兽肉和果子,满满一桌,应该是祭品。

  那箱林曦在暗自感叹,这边一直暗中观察的巫和族长对视一眼,各自点头,显然对这位继承人的表现相当满意。

  当夜幕彻底降临,训练场周围火把被一圈圈点燃,巫和族长一同走上广场中央,手里各自拿着一卷兽皮,应该是祭文。

  族长头顶一个厚重的鹿角,额前插着一根亮丽的羽毛,装扮极为浓重,与之相比,巫的穿着要简单许多。一身黑色兽皮斗篷,一根用树枝做的干枯拐杖,略显佝偻,林曦眼中闪过忧虑,巫跟她第一次见到的相比,瘦了很多,想来病情又有所加重。

  随着族长和巫的出现,原本嘈杂的训练场顿时安静下来,三万人无一人出声,即使是刚出生的幼崽,也不知他父母用什么法子,竟也不哭闹。

  祭祀第一环节:祭先祖开始。

  阵阵鼓声响起,由部落精心挑选的二十名高级战士将祭品一一送入火塘,紧接着族长率先发言,主要是跟逝去的先祖汇报部落去年的进步和收获,然后展望未来。话毕带头高呼,其余部落人也跟着大吼,脸都涨得通红。

  接下来是巫,随着一个个名字被念出,林曦身边的人先后起立神色激动的走向广场中央,当听到自己名字时,虽不明白要干什么,林曦抱着大圣也有样学样地走上去。

  紧接着就听巫高举拐杖,振臂高呼,大声说道:“愿求先祖荣光,庇佑其成长。”

  巫话音刚落,训练场站着的三万族人一齐跪地高呼:“愿求先祖荣光,庇佑其成长!”

  声音在山谷回荡,直冲云霄,响彻震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