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原始部落生存手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预言之人

原始部落生存手册 满满当当哟 3089 2021.02.26 09:48

  愣愣看着林曦远去的背影,鸢嘴一撇,朝白衣男子问道:“哥,她是不是又骂我了?”

  禽兽?她知道野兽、凶兽、王兽……禽兽……是个什么兽?

  鸢绞尽脑汁想着……

  第六感告诉她,这个“禽兽”绝非什么好兽!

  “先祖留下的兽皮书上有记载,按我推断,‘禽’可能是一种鸟,‘禽兽’可能是一种鸟兽。”玄微微皱眉,不确定的开口道。

  “什么!她竟敢骂我是鸟!”在鸢心中,自家哥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只要他开口,绝不可能出错!

  所以……

  那个女土著,确实拐着弯骂她?

  真是大胆!

  从容的喝了口清水,不理会全身散发暴烈气息的鸢,薄唇轻启,玄淡定开口道:“她的意思是:无论对谁,都该怀有怜悯之心,否则,与禽兽无异。鸢,你从小娇生惯养,不曾体会人之困苦,这不怪你,但凡事都该怀有悲悯之心,你要善良!”

  他这位妹妹很懂得察言观色,人又生得乖巧伶俐,自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在易部落,恭维、讨好她的,比比皆是,日子过得太过顺意,便以为在外面也该如此,可外部落人,除非有求于他们,又怎会事事称心如意?

  这也是玄并未过多干预的原因,虽不喜林曦冷言冷语,但,这确实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让鸢明白,这世上,并非所有人都欣赏她,并非所有人都让着她,并非所有人都喜欢她!

  “哥!”外人也就罢了,怎么连自家亲哥也这么说她!

  愤愤看了眼那个女土著远去的方向,又恨恨瞪向一直充当背景板的黑衣男子,鸢大声吼道:“就他这样?也算个人?一个奴隶,低贱之人,又没打杀,不过骂两句,算得了什么?让你把我说得如此不堪?”

  说完,头也不回的跑远,临走之前,还不忘夺过煞手里的兽皮袋,里面装着林曦自制的鱼干,香气四溢,闻得人直流口水。

  鸢一向看人下菜碟,玄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无奈叹气,就知道会这样,他这位妹妹,是真被家里宠坏了,做错事,不学着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却把错误归咎于别人,这样的人,天赋再好,实力再强,也走不远!

  鸢脾气大,玄不愿惯着,知道气消了会回来,视线只在她背影处停留片刻,便任她负气离开,一派淡定从容,丝毫不见慌张。

  “煞,你说,她真是预言之人?”再看向林曦离开的方向,玄微微皱眉,低声呢喃道。

  男子声音低沉,充满磁性,英俊的脸上此刻略带困惑,别有一番醉人的风采。

  玄生于仲秋,阳刃之格,金遇旺乡,他们部落有源巫,精于占卜,幼时,阿父曾请他算过一卦,巫预言他命中带劫,时干透煞,成年会有大劫,若顺利度过,则驷马乘风,主大富贵,诸事顺心,身体健康,得大运。

  他的生死劫就在最近几年,阿姆请巫再卜过一卦,算出他的生机在西方,甚至直言,在西部丛林遇见的第一个女人,就是他的有缘人。

  占卜之术玄之又玄,他虽困惑,却不敢怠慢,更不会拿自己生命开玩笑,若小巫也就罢了,可给他占卜的是部落唯一一位,在大陆也为数不多的源巫!

  乃是最接近祖巫的存在!

  玄不得不谨慎对待,这才有现在这一遭。

  神奇的是,他们竟真在巫预言的时间和地点,碰到林曦——传说中,他的有缘人!

  这女子年纪约莫十岁,然言行举止,不能以普通孩童示之,身上疑窦重重,确实非比寻常。

  虽因误会,导致无法接近,但玄相信,这只是暂时的。

  接下来的行程十分顺利,经一番“磨合”,源衣和易部落三人终于安全抵达蛙部落外围。

  天气格外晴朗,湛蓝的空中白云朵朵,顺河支流往下走,穿过森林,脚步深入,远处,辽阔大地上,一片沼泽粘连着天上的云朵,乍然呈现在林曦眼前,犹如仙境。

  雪白的云朵柔软又轻盈,悠闲漂浮着,仿佛就在眼前,触手可得,又似相隔千里,眼中所见,遥不可及。

  远处望去,天水合一,有种飘飘欲仙,欲罢不能的快感,如梦似幻!

  视线往下,沼泽周围被浓雾笼罩,白色雾气间,隐约可见临水而架的木桥,两侧是不知名的绿树,不时有兽鸣声自叶脉间传来,一派生机盎然。

  踏上小径,往前跨过一座木桥,微风轻拂,波纹轻轻漾开的水面,似有什么在轻微摆动。仔细一看,两旁树枝飘动,垂下的瞬间拨弄到湖面,引得水中小蛙三两只跳起,“噗噔…噗噔…”,激起一下又一下的涟漪。

  这便是蛙部落人生活的地方——西溪沼泽。

  越往里走,木桥之下,蛙的数量越来越多,走到小路尽头,沼泽深处,离木栏不远,一块木牌赫然呈现在众人面前,牌面上弯弯曲曲,如蚯蚓般的文字林曦认得:蛙部落。

  这片大陆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只部落高层对扫盲不甚重视,因此才导致族人多文盲。

  一行人刚在门口站定,一个脸上红绿交加,头顶青蛙的图腾战士出现在众人面前。

  “你们是什么人?”

  “呱呱!”

  男人脸上红一块绿一块,已很难看出本来面目,只一双眼睛瞪得圆滚滚的,跟他头顶的绿色青蛙一样,看向林曦等人的神情充满警惕。

  “汪汪!”

  没来得及讲话,无聊了一路的大圣自告奋勇跳出来,四蹄子刨地,耳朵竖得尖尖的,朝那人头顶的绿蛙吼道,示威意味十足,只雾蒙蒙的眼珠里不时带着些许好奇和困惑。

  大圣这一叫唤,把周围的蛙部落人全都吸引过来。

  或许因为所在部落实力不弱,虽也警惕,但蛙部落人不像蚌部落人那般小心翼翼,不一会儿功夫,林曦他们所在的区域,已站了稀稀疏疏百十个。

  只是看着他们的装扮,林曦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除了部分绿蛙,其他人,那个顶在头上的,绿油油的,都是些什么!

  林曦尚处于震惊中,那厢,鸢已极不耐烦的自报家门。

  “我们来自易部落,要见族长,赶紧通传!”女子声音不大,语气十分急躁。

  “鸢!”白衣男子淡淡开口,见身边粉衣女子安静下来,这才看向那名蛙部落战士,从容一笑,说道:“易部落玄、鸢、煞,及这些源衣朋友,一同拜见蛙部落族长和巫,烦请通传。”

  语气不急不缓,跟他妹妹判若两人,若非他们长得有几分相像,说是亲兄妹有谁信?还有源衣朋友?谁是他朋友?脸皮忒厚!

  林曦心里暗自嘀咕。

  “请稍等!”一听是易部落,那头顶绿蛙的图腾战士表情一肃,不敢懈怠,立刻掏出木哨,极速吹响,长短交加,暗含规律,显然正向同伴传递讯息。

  玄淡笑以对,姿态从容。

  煞默不作声,一如初见。

  鸢冷哼一声,双手叉腰,头高高抬起,看向周围一众蛙部落人的神情即极为藐视,后半截路,她安静不少,也不再挑刺,本以为转性了……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人的性情哪能说变就变。

  约莫两三分钟,木牌之下,两侧木栏被打开,两位老者被护在中间快步朝他们走来,一行人中,林曦到底找到几个熟面孔,记忆最深的可不就是站在蛙部落老者身侧的贤和敖!

  仿佛感受到林曦热切目光,两人朝源衣所在的方向看来,同样一眼认出被众战士护在中间的林曦,只他们前进的步伐却不是林曦这边,而是……

  “玄巫!”蛙部落巫朝白衣男子点头,笑着招呼道。

  “拜见玄巫!”蛙部落巫话音刚落,一众头顶绿蛙的战士纷纷行礼道。

  玄…巫…?

  林曦面露惊讶,所以…这个名叫“玄”的男人也是一位巫?可她并未看见他身上的绿色波动!

  细想起来,若他真是巫,一路上,她并未使用巫力,按理,同为巫的玄该是看不见她的,可知道她身份后那人不曾意外!更不曾怀疑!

  这是为何?

  仿佛看出林曦的疑惑,鸢冷哼一声,讽刺道:“怎么?没看出来?不怪你,毕竟我哥可是双重觉醒!像你这种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土巫,没认出我哥,也没啥。”

  双重觉醒?

  他也是双重觉醒?

  所以,双重觉醒的巫之间其实是能相互感应的?那为何她不曾感应到他?

  “鸢,你错了。”白衣男子看了眼静静站在一旁,若有所思的林曦,朝神情不可一世的粉衣女子淡淡说道。

  “错?哪错了?”鸢不服气的反驳道。

  不知为何,一路上,自家哥哥对这个女土著可谓百般维护,鸢心里极不舒服,就那土巫,要身材没身材,要样貌没样貌,凭什么得到哥哥的另眼相待?

  “这位源衣部落的曦巫,也是双重觉醒者,怎会不懂。”玄神色平静,仿佛丝毫不知自己口出之言给其余众人造成怎样的影响!

  “双……双重觉醒?不可能!你骗人!”鸢瞪大眼睛,反驳道。

  与此同时……

  “什么?这女娃也是双重觉醒?”敖第一个张大嘴巴,同样不可置信的大吼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