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原始部落生存手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论人类与禽兽的区别

原始部落生存手册 满满当当哟 3122 2021.02.25 11:25

  “哥!”鸢实在气急,又没林曦能说,一双大眼睛直直看向玄,委屈得眼眶都红了。

  鸢十分乖觉,嘴皮利索,又会来事,在老一辈那儿很有面子,加上是族长女儿,有一位前途无量的哥哥,不看僧面看佛面,部落人即便不讨好她,也不会轻易得罪她,在易部落,虽做不到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也不会差多少。

  鸢一向娇蛮任性,自视甚高难免言语伤人,类似的事发生不少,也不是没跟人动过手,但像林曦这样,光动动嘴皮子就能把他妹妹说得无还手之力的,还是第一个。

  “有心了,不过,我的妹妹请容我自己管教。”玄看了眼被挤兑得如丧家之犬的鸢,朝林曦淡淡开口道。

  事实上,这女巫说的他十分赞同,但自家妹妹的面子,作为哥哥,玄必须撑着。

  希望她这次能长长记性。

  “但愿如此。”瞥了眼树荫下,仅随意坐着,便显得超凡脱俗的白衣男子,林曦淡笑着开口道。

  这个名叫“鸢”的女子,骂了就骂了,但,另两个男人,第六感告诉林曦,十分危险,绝不是现在的她惹得起的!

  生存至今,她的直觉从未出错。

  “汪!汪汪!”兽吼声急切。

  “姐…姐…蠢货说…说它…它想吃肉肉!”红玫瑰不知何时爬到她手腕,意识传递到脑海。

  林曦低头,看着四个蹄子搭在她腿上,兽脸不停往上凑,不时还看一眼鸢的大圣,安抚着拍了拍它的头,眼角余光看向仍杏眼圆瞪的女人,林曦朝玄微微一笑,开口道:“你好,请问之前的回香肉还有吗?大圣喜欢吃,我想跟你们换一些。”

  从先前之事不难看出,三人中,这位名叫“玄”的白衣男子是领头人,况且,比起妹妹,这个哥哥稍微明事理些。

  “还剩一块,些许吃食,它喜欢拿去就是,鸢不懂事,给你们造成困扰,十分抱歉。”男子唇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声音低沉,态度恳切。

  清澈的眸子往身侧女子那淡淡一瞥,鸢咬咬唇,到底还是将回香肉从空间拿出来,冷哼一声,递给林曦。

  没直接甩过来,林曦已经很满意了,哪会生气,再说,犯不着为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朝神色不善的鸢微微一笑,安抚着不停在她腿间扑腾的大圣,林曦看向玄,感激道:“谢谢……谈不上抱歉。”

  只是,实力不够脾气还臭的人,活不久。

  这话林曦也就能在心里说说,别看这个叫“玄”的男人彬彬有礼的样子,其实跟他这位妹妹一样,目下无尘,十分骄傲。

  难道中央部落的人都这样?

  好在这人不自负,勉强能沟通。

  这样想着,林曦一个没注意,大圣“噌”的跳起来将碗里兽肉叼走,一溜儿烟消失在林曦视线,看方向,是往源衣众人所在位置跑的,转身将碗递给玄,待他身边的黑衣男接过,林曦朝三人微微一笑,手腕翻转间,一袋鱼干出现在她手心。

  眼底闪过一抹异色,视线在林曦身上停留片刻,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玄确信,她未佩戴任何玉饰,那她的空间在哪儿?

  能存放物品的空间容器是天然形成,本质都是玉,迄今为止,他从未见过除玉石以外的空间宝贝。

  “大圣贪吃,多有叨扰,一些零食,就像你说的,些许野味,还望不要嫌弃。”一码归一码,她对这三人仍旧没什么好感,但该做的还得做。

  看着递到他面前的兽皮袋,想到蚌肉的美味,犹豫片刻,玄正想点头答应,一边的鸢已迫不及待开口道:“算你有心,既如此,我们勉为其难收下就是。”

  “煞!”嘴硬的同时,还不忘吩咐黑子男收下鱼干。

  这批鱼干是林曦离开部落前腌制的,大鱼洗净,去鳞,自脊背处破开,取出内脏,去头,切片,放置石碗中,放入食盐、红藤叶、花刺果、乌拉果、丑根、蜂蜜,腌制十小时,取出,用木棍将鱼肉固定,放置于背阴通风处,在鱼肉表面刷一层蜂蜜,撒上红果树皮粉,鱼体变硬即可。

  蜂蜜是很好的防腐剂,并且,在鱼肉外围刷一层蜂蜜,能保证肉质不变干柴,做出的鱼干风味独特,滋味妙不可言,可惜没酱油或料酒,若有高度白酒,味道会更好。

  煞?是那黑衣男的名字?

  “可蒸食,可炖煮,也可直接食用。”没理会粉衣女,林曦将装有鱼干的兽皮袋递给黑色面具男,微微一笑解释道。

  并非讨好,她只是不想欠人情。

  煞沉默接过鱼干,冰冷麻木的眼,在无人注意的角落闪过一抹异色,随即消失不见,仿若从不曾发生任何变化。

  亲眼见煞接过鱼干,鸢看向林曦,冷笑道:“你跟他这般和颜悦色,人家理你了吗?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见有人跟奴隶这样说话,哼!”

  不过一只两脚兽,站立着就算人啦?若非顾及自家哥哥,鸢还能把话说得更难听。

  奴隶是通过特定手法制成的人形兽类,奴隶的来源主要是战争。战败的部落,女子是战利品,余下的男子,没价值的会直接杀掉,有用的,为防止反抗,通常做成奴隶,供主人驱使。

  奴隶没有自己的感情,一切以主人意志行事,只会简单回复,更复杂的句子根本听不懂。

  土鳖!做的食物再好吃,也就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女土著,林曦刚才的行为,在鸢看来,真是傻透了。

  “你说得很对,”林曦诚恳点头,不待鸢接话,继续说道:“在我看来,人之所以称之为人,与兽类有异,是因为: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

  鸢得意的表情一顿,眼神迷惑的看向自家哥哥。

  就见一向无所不能的玄也面露疑惑,看着林曦,开口道:“请问,是何意?”

  玄虽听不懂,却感觉里面有大道理,所以不耻下问。

  林曦微微一笑,答道:“我曾听一位大智慧者说过,人与动物的区别有四方面:恻隐之心,仁也;羞恶之心,义也;恭敬之心,礼也;是非之心,智也。人之有道也,饱食、暖衣、逸居而无教,则近于禽兽。”

  人有人的行事规范,如果人只是吃饱、穿暖、住得安逸,却没有礼义教化,那和禽兽差不多了。

  白衣男子席地而坐,剑眉微皱,如泉水般清澈的眼睛此刻布满疑惑,若有所思。

  林曦用词生涩,些许地方与玄所学差异颇多,所幸,玄是易部落的绝世天才,聪慧过人,能明白一二,开口问道:“那位大智慧者把人与禽兽的区别归纳为四点:仁、义、礼、智。仁是心德,做人该有推己及人之心;义,见得思义,所当做就做,不该做就不做;礼和智,何解?”

  “简单来说:仁就是善良朴实,多为他人着想,不要事事只考虑自己;义就是情义,要遵循正义的生活道路,当他人遇到困难,若有能力,该及时出手,给与帮助;礼就是礼貌,无论对方是谁,都该给与尊重,尊敬即有礼;智就是理智,明白是非、曲直、邪正、真妄,无所不知是为智也。”

  “仁、义、礼、智……位高不自傲,位悲不自谦,那位确有大智慧!不知他此刻身在何处,若有机会,玄请求一见。”思索片刻,白衣男子叹服道。

  如玉的脸上,一双星眸熠熠生辉。

  这位智者所言,发人深思,玄真心想见上一面。

  “可能不行。”林曦平静的回答道。

  “为什么?难道他死了?”鸢冷哼一声,讽刺道。

  在中央平原,她哥哥可是常常被争相请见的存在,即使各部落巫,若他求见,见上一面也绝非难事。一个不明身份的土著人,她哥放低姿态至此,这女人竟敢拿乔!

  “鸢!”鸢皱眉,淡淡说道,表情不怒自威。

  被他这么一撇,鸢身子打了个激灵,没敢再多说。

  “他去世很久了。”林曦抿紧嘴唇,平静道。

  学《孟子》时,她刚上初一,现在想来,恍若隔世,也确实隔世。

  “抱歉。”女子面露怅然,神情不似作伪,显然正追忆故人。

  林曦回神,朝白衣男子淡然一笑,摇头示意无碍,看向仍愤愤不平的鸢,略带玩味开口道:“你知道人跟野兽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

  “这有何难?”这女土著人小鬼大,心思狡诈,鸢本不想理会,却不甘心一直在言语上被她打压。

  “人有智慧,能沟通,会表达,懂传承,人族有战士,有巫……兽类蠢笨如斯,哪比得了?”鸢说着,撇了眼角落的黑衣男子,讽刺道。

  在鸢看来,没自主思想的奴隶,根本算不得人,不过是人型畜生。

  “也对也不对,”林曦朝黑衣面具男微微一笑,看向兀自不忿的鸢,说道:“兽分野兽、凶兽、王兽,还有史前巨兽和大荒遗种,厉害的兽同样有大智慧,兽族也有自己的沟通方式,在我看来,人与兽最大的区别是,有怜悯之心,懂得理解,尊敬强者,礼待弱者,我觉得,人是有感情的生物,无论对待同类或异类,都不该像禽兽。”

  说完,不理会神色各异的三人,林曦径自离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