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原始部落生存手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敖,一个让林曦终生难忘的男人

原始部落生存手册 满满当当哟 3082 2021.03.04 07:15

  贤愣了一秒,立刻清醒过来,快步上前,站呱呱身边,手从兜里掏出一只肉虫,递到绿蛙嘴边。

  五厘米长的虫子在贤指尖不停扭动挣扎,胖乎乎,肥嘟嘟,显然被喂养得极好。这种食物,以往是呱呱最喜欢的,可现如今,即使递到它嘴边,这只蛙三代连正眼也没给一个,仍朝林曦“呱呱…呱呱…”叫着,兽脸一如既往的呆滞,只眼睛,不再无神,圆鼓鼓的兽眼直直盯着林曦,“呱呱”叫。

  将肉虫放回衣兜,干咳两声,贤看向林曦,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开口道:“曦…那个…那个…能不能…”

  见他说话吞吞吐吐,脸还一阵阵泛红,林曦莞尔一笑,帮忙补充道:“再喂它一些鱼干?”

  “呱呱!”贤尚未开口,一旁的大绿蛙自动回复道。

  贤羞涩的点点头,不好意思道:“我…我可以用其他东西换!只要我有的,都可以!”

  “这么大方?”林曦惊讶了,看来贤跟这只名叫“呱呱”的绿蛙感情不一般呐。

  “‘呱呱’是贤的伴兽,喂养它本就是这小子的责任。”敖语气平静的解释道。

  呱呱是蛙三代里最出色的一只,看似呆愣木讷,实则机智过人,加之天赋异禀,被巫选中,在得到祖蛙许可后,与贤结契,成为其伴兽。

  所谓伴兽,是契约的一种,与炎兽部落的驯兽之法有所不同的是,伴兽是或同伴或朋友的存在,而炎兽部落所谓的契约兽,地位等同于奴隶。

  “敖叔,真巧,又见面了!”林曦唇角一弯,笑着朝敖打招呼道。

  “咳咳……女娃……记性不错啊!”看着面前女孩那张人畜无害的脸,不知为何,敖只觉得脊背阵阵发凉。

  “那是!你可是第一个如此看我的人,你的评价那么特别……忘了谁也不能忘了敖叔你啊!”两世以来,第一个说她是土肥圆的男人!这样的伤害,林曦觉得,她这辈子都不会忘!

  “咳咳咳咳……”此话一出,敖尴尬得连连咳嗽。

  林曦虽仅十岁,但能吃能睡的她现如今已经一米六七,线条感也不错,于是,她的欲言又止明显让周围人误会了,见蛙部落战士看他目光越发诡异,敖赶紧出声道:“有啥说啥!不许乱说!”

  “哪儿乱说了!不是你说,我在你眼里是…那啥啥的存在!”林曦小嘴一嘟,仿佛没发现周围的异样,委屈反驳道。

  “瞎说啥呢!”这样的解释还不如不解释!

  姑奶奶哟,能不能把事情讲清楚说明白咯!

  感受到一众戏谑的目光,敖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怎么瞎说啦!不是你说我可爱、机灵、聪明、漂亮?敖叔,这么多年,我一直很感谢你当初的鼓励!若非你那些话,我也不可能进步这么快!”林曦咬牙切齿道,表情真情实意,对敖的抹黑也是不遗余力,说了这么多,还觉不够,看了眼一边仍旧“呱呱”直叫的绿蛙,林曦继续问道:“敖叔,你看我现在?咋样?”

  “敖叔,你说话啊!仔细看看我,五年了,跟当初比起来,我在你眼里有啥变化没?哼!贤作证,你当初可是让我相信你,说我长大了,绝对是部落最漂亮的女人呢!”林曦不依不饶,冷冷打趣道。

  “嘶!”

  林曦话音刚落,周围一片抽气声!

  莫名躺枪的贤一阵尴尬。

  敖听后也连忙用大手捂住自己的脸,他后悔了,真的!

  当时为什么要去源衣部落!去了也就算了,为什么要得罪这个小女娃!得罪了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主动凑上去?明知女人都是记仇的生物,他怎能好了伤疤忘了疼?呆愣站在原地,周围各色目光注视下,敖彻底懵了,不知怎么回答,他的一世英名呐!

  敖此时唯一能求助的就是贤了。

  期翼的目光看过去,接受到敖视线的贤突觉头疼。

  当年的恩怨其余人不清楚,作为旁观者的贤却看得明白,知道曦话里有话,哪是感谢,明明就是抱怨!这女孩,还记得敖叔当年的口不择言呢!

  “呱呱!呱呱!”

  再听到呱呱的叫唤,贤头更疼了。

  “哼!真是可笑!年纪小小竟开始想男人啦?西部丛林的女人都这么……啧啧啧啧……”

  女子尖细的声音传来,不用回头,林曦也能听出是谁。这么对她冷嘲热讽的,除了那个易部落的鸢,还能有谁?

  真是阴魂不散!

  回头,朝粉衣女子冷冷一笑,林曦开口道:“不过跟敖叔叙旧,不曾想竟被你脑补成这样!果然,大地方出来的就是不同,见多识广!是吧,敖叔?”

  “你!”鸢杏眼圆瞪,见被她盯着的林曦表情依旧,连唇角勾起的弧度都不曾变化,又看向被她提到的敖,眼含火光!

  战火转移,敖暗自高兴,正想长舒一口气,哪料到,这女娃又把他给扯了进来!

  见大家都看着自己,敖心里叫苦,但还真不敢随便开口!男人就罢了,得罪一个女性生物的前车之鉴还没过去呢,这会儿再惹上一个?

  敖可不想做蠢事!

  但显然,林曦这个小恶魔没打算放过他,继续催促道:“敖叔,说话啊!”

  “说…说啥?”敖装傻充愣道。

  “我跟她,谁说的对?”面对一心想和稀泥的敖,林曦也不气,耐心解释道。

  哼!

  这样就想糊弄过去?

  没门!

  “哼!自己不要脸还好意思问别人?咱们凭事实说话!大个子,你自己说,我跟这女人,谁说的对?”在鸢看来,她刚才可是在帮这个蛙部落战士说话,这人自然会站在她这边!

  “都说了就是简单的叙旧,明明是有些人,自己心脏还好意思说别人?敖叔,你说呢?”林曦不否认,之前的话有些含糊不清,混淆视听,可那又怎样?要想混得好,就不能要脸皮,记住,宝宝们,就算人家指责的小手指戳到你脸上,咱也不能认!何况,她这正报着仇呢,这女人非要站出来“替天行道”,瞎出头,被误伤,怪得了谁?

  “你!”再次被怼的无话可说,鸢愤愤看向敖,开口道:“我不跟你胡搅蛮缠,大个子,你说!究竟谁才是对的!”

  几次都没讨到好,鸢到底学乖了一点,不再跟林曦硬刚,打算围魏救赵。

  “那个…那啥…我突然想起来,巫找我有急事,我先走了!你们慢聊!”最后几个字是随风飘过来的,话音未落,一个两米多的壮汉已消失不见,显然,敖没打算帮任何一边,丢下这句话匆匆跑了。

  这一幕,别说林曦等人,就是蛙部落的战士都看呆了!这还是那个不可一世,任何时候都趾高气昂的八级图腾战士?他们心里的大英雄?

  “就这么跑啦?也太怂了!”鸢忍不住嘟囔道。

  虽是一句大实话,却得罪了一帮人!

  见蛙部落战士都瞪着她,鸢挺挺胸脯,说道:“难道不是?原以为这里的女人…没想到…这里的男人也…啧啧啧啧…”

  话说得不清不楚,意思却表达得明明白白!

  再次被一众战士怒目而视,鸢根本不怕,就算她哥这会儿不在,可好歹他那个木头奴隶还跟着她呢!这家伙虽不会说话,武力还是很可靠的。

  “这么不喜欢,那你还待在这儿干什么?有本事现在立刻离开!吃人家的住人家的,现在还站人地盘上骂人家!这种不要脸的事也就你做得出来,所以……大部落出来的人……都你这样?”这女人也就一张嘴厉害,实力如何还真不清楚,有她那位哥哥在,知道她不敢轻易动手,林曦毫不留情的怼了回去。

  自以为是,目中无人,原本就不喜欢这个名叫“鸢”的易部落女人,现在更讨厌了!周围的蛙部落战士正群雄激愤,但又不知怎么骂回去时,听林曦这话,脸色顿时好了不少。

  太解气了,有没有?

  与此同时,看林曦的眼神也越发顺眼,有一句话,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老祖宗的至理名言在哪儿都适用!

  “你!煞!我都被欺负成这样了,你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鸢一双眼睛瞪得圆圆的,恶狠狠说道。

  听闻这话,莽和芒立刻上前,手臂伸开,将林曦护在身后,眼睛警惕的看向那如同背景板的黑衣男子。

  两人身体紧绷,这个戴面具的黑衣男存在感虽不强,但给他们的感觉十分危险,战士的直觉都很敏锐,何况他们俩都有察觉,莽和芒不敢小觑。

  大战一触即发。

  然而……

  一秒、两秒、三秒……

  一分钟过去了,那位名叫“煞”的黑子男子依旧直愣愣站在鸢身后,一动不动。

  鸢回头,不解道:“煞!你没听见吗?我让你上去,把那个欺负我的女人狠狠揍一顿,也别太狠,留口气就行。”

  本以为会立刻得到回应,可……黑衣男依旧像是毫无所觉,没做出任何应对。

  “煞!”被人下脸,还是一个奴隶,鸢简直不敢相信,握紧拳头,再次狠狠瞪去,威胁道:“我哥哥让你保护我,你就这样保护我的?不听吩咐不做事,再不动,信不信回去就让我哥哥杀了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