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原始部落生存手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吵架,姐是专业的

原始部落生存手册 满满当当哟 3261 2021.02.24 10:22

  这道松鼠蚌肉林曦用了不少熟油,选用蚌身上肉质最软嫩的部位,改刀成花纹,入油锅炸熟,形状似鼠,外脆里嫩,又加入大量碎楂叶及粉末,汤汁浓稠,酸甜可口。

  煞吃得根本停不下来,见身边男子不似他,几道菜都在夹,煞试着夹了一筷子蚌肉丝,在被称为“蘸料”的石碗里点一下,放嘴里,登时,肉的鲜嫩、酱的咸鲜…红藤叶的辣…花刺果的麻…各种滋味在唇齿间轮转,真是…太好吃了!

  又看向唯一的汤菜——香果炖肉块,一勺汤放嘴里,各种不知名的香味前仆后继涌入鼻间,乌拉果特有的咸,配上蚌肉独有的鲜,混合香果的软绵,美妙得无法形容!

  爆炒肉片脆嫩爽口,碳烤肉蚌汁水香甜,一蚌五吃,尽是美味!

  饭桌极为安静,除了筷子碰触石碗发出的清脆声,再无其他。

  玄看似气定神闲,动作不慌不忙,实则下筷又准又狠,优雅的咀嚼声从未停止。

  煞更是一言不发,眼睛专注看着一桌的美味佳肴,手上动作不停。

  “你!你们……”鸢震惊的看着面前沉默进食的俩人,不敢置信道:“一个...一个小土著做的,真…真有那么好吃?”

  犹豫片刻,到底拿筷子嫌弃的夹起一丢丢肉片,慢悠悠放进嘴里,表情不是吃东西,倒像被人强逼着灌毒药!

  蚌肉入嘴,冲鼻的麻辣味窜到舌尖,酥酥麻麻间,咸香味开始在唇齿流连,而后一发不可收拾。

  “吃…吃着…一…一般,也…也就…能入口…”咽下美味,舔舔嘴角,鸢强撑着说道。

  鸢本稳着没动筷,可见俩人一点儿谦让的意思都没有,动作不停还一直在加快,忍了几秒,到底没忍住,鸢气急败坏的开口道:“喂…你…你们!给我留点儿!”

  女子声音尖利,两男人根本不予理会,眼见肉一点点变少,再没之前的淡定,手上动作跟着加快,边吃边解释道:“我…可不…不觉得这个好…好吃,不…不过是不…不想饿…饿肚子。”

  饱餐一顿,源衣送来的食物被三人解决得干干净净。

  “嗝…这…这小土著做的…嗝!饭菜一般…你们…嗝…别看我吃这么多…嗝…原始丛林危险重重…嗝…我得吃饱了…嗝…吃饱了才能…嗝嗝…”鸢揉着胀疼的肚子,到底没能再继续说下去。

  只她话音未落,一盘用瓷碗装的回香肉忽的出现在她眼前。

  “小姐,没吃饱,这里还有。”男人声音机械,面具下的眼眸冰冷如常,语气毫无感情。

  望着那块早已冷掉的兽肉,鸢秀眉紧皱,一双杏眼怒气冲冲的瞪着黑子男子,扬手,正要一巴掌挥过去,但想到自家哥哥之前的警告,鸢眼珠一转,看向玄,委屈抱怨道:“哥哥……你看他!一点没把你这个妹妹放眼里,竟敢把冷掉的食物给我!”

  好看的眉毛一挑,脸上笑容不变,名叫“玄”的白衣男子淡淡开口道:“煞只是关心你,毕竟没吃饱就没力气。”

  男人声音温润如玉,语气不急不缓,分外从容。

  “对不起,小姐。”是道歉的话,从煞嘴里说出,却一板一眼,平淡干瘪,听起来毫无诚意。

  “可!可是……”女子兀自不甘,低贱之人,若非哥哥看重,鸢根本连正眼都懒得给他,现在犯了错,自家哥哥竟不帮她这个亲妹妹,明目张胆袒护一个奴隶!

  “不吃收好,食物的味道容易引来觊觎。”男子语气温柔,只唇角的弧度透出一丝冷硬。

  听懂玄的警告,鸢嘟嘟嘴,不敢再胡搅蛮缠,只不满的小声抱怨道:“就一块兽肉,扔了又何妨。”

  话虽如此,却还是不情不愿将回香肉放入玉珠空间。

  食物消失的瞬间,“汪汪!”两声兽吼响起。

  鸢抬头看去,是女土著身边那只小兽!

  挑剔的上下打量一番,鸢不屑道:“长得还行,比你那个主人强多了,就是实力太弱,小家伙,本小姐吃饱了心情好,奉劝一句,你这样的在原始丛林可活不长!”

  “汪!汪汪!”仿佛听懂女子的话,大圣吼得尤其大声,兽眼恶狠狠盯着鸢,全身绒毛直立,龇牙咧嘴,前蹄刨地,兽身前倾,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怎么?本小姐好心提醒你,竟敢凶我?信不信我直接弄死你!”鸢说着,扬起拳头朝那只小兽示威般挥了挥,话音刚落,手掌摊开,露出手心的金属小刀,柄身寒芒一闪而逝,亮得大圣兽眼一闭,忍不住后退好几步。

  眼底闪过一抹畏惧,正犹豫是否再朝恐吓它的坏女人“汪汪”两声,女子熟悉的声音响起。

  “大圣?”林曦试探着开口道。

  饭毕,她才发现小家伙不见了,问过源衣众人,有战士看到大圣往这个方向跑了。

  “呜呜……呜呜……”听到主人的声音,大圣眼睛一亮,朝脚步响起的地方不停呜咽,声音委屈极了。

  兽吼声急切,听出大圣的呼唤,林曦步伐加快,视角刚看到一抹白色,眨眼间,林曦小腿已被四只蹄子抱住,大圣毛绒绒的兽脸来回在林曦腿间磨蹭,“嗷呜…嗷呜…”叫个不停。

  这家伙个子大,林曦现在很少抱它,蹲身在大圣背上抚了抚,轻声问道:“怎么?”

  声音温柔,有时候这家伙撒起娇来,林曦根本抵抗不了。

  “呜呜……汪汪!”大圣看着双手报肩的鸢,恶狠狠低吼道。

  “姐姐……这蠢货被那坏女人欺负了!那个女的还骂了它!”小虫子黏在林曦手腕上,奶声奶气告状道。

  看向站在对面连正眼都不给他们的鸢,林曦冷笑,这女人长得不赖,说出的话却没一句好听。

  见主人起身,大圣四蹄子沿林曦小腿,不停向上攀爬,舌头伸得老长,着急得“汪汪”叫,安慰般拍了拍大圣毛绒绒的脑袋,林曦说道:“乖…不闹…”

  “蠢货说这坏女人有刀,想杀它。”红玫瑰继续充当翻译机,传达道。

  林曦挑眉,好整以暇的看了眼离她足有四五米远的鸢,朝另两人客气道:“各位远道而来,原始丛林没什么好招待的,只有些野味,能尝尝鲜,先前有争执,但我们部落一向热情好客,几位有空可以去源衣坐坐,我虽不行,自有其他人带你们看看这西部风光。”

  开场白还是需要的,毕竟一上来就吵可不是她的作风。

  “荣幸之至,以后所有机会,玄一定去。”白衣男子抬头,淡笑说道,声音低沉,一双星眸熠熠生辉。

  “哼!西部丛林不过野蛮之地,源衣……一个听都没听过的小部落,有什么风光可看!”与沙哑男声同时响起的,是鸢冷嘲热讽的声音。

  林曦挑眉,瞧,这不……有人主动送上门了。

  好看的眉毛微微皱起,玄揉了揉眉心,看向自家妹妹,无奈的警告道:“鸢!”

  声音磁性,面容冷淡,棱角分明的脸看向身边娇俏女子,没丝毫温度。

  笑容消失,林曦朝对面女人冷冷一撇,开口道:“哦……是吗?那可能是你孤陋寡闻了,源衣人口在三万左右,算得上一个中型部落,可能在中部平原不算什么,但作为源衣人,我为自己的部落感到自豪。”

  作为被挑衅的一方,“不得已”自然得怼回去,大义在她这边,林曦怼得理直气壮。

  那个名叫“鸢”的女子还想说什么,忌惮的看了眼身边白衣男子,到底没说出口。

  “抱歉,”玄朝林曦歉意一笑,解释道:“她自小被家里娇惯坏了,不会说话。”

  四周绿树成荫,草木繁茂,不远处兽吼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黄色泥土上,一个白衣男子席地而坐,尽管置身荒野,不染尘埃,一举一动自有一番气度,如谪仙下凡。

  哎……可惜了这么一个安静的美男子,这是俩女人的战争,你说你瞎掺和啥!

  “哦……是吗?那应该关家里好生调教,随意放出来,不是容易给别人添麻烦?”这女人长得还行,就是嘴巴欠,又不是她的谁,林曦可不惯着。

  “你!”被林曦这么一激,鸢原本好不容易克制下去的情绪再次涌起,“你一个…一个…”

  “我一个西部丛林的小土著,竟敢这么对你这个中央大部落来的天之骄女?你想说这个?”林曦挑眉,见她半天没说出口,冷哼一声,帮忙补充道。

  “你!你…你……”鸢被气得浑身发抖,往日巧舌如簧的人,此刻一句话也说不出。

  “我觉得你不该叫‘鸢’,应该叫‘你’,毕竟,为数不多的几次碰面,你说得最多的就是这个字。”林曦笑着说道。

  好看的唇角微微翘起,看着面前怒目而视的少女,林曦话语再次如刀子般落下,“或者…叫‘瞪’也行,你眼睛圆滚滚的,瞪人时挺可爱。”

  “你…你!你…”鸢是真被气到了,偏偏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她在林曦面前毫无还手之力,被她三言两语怼得下不来台,只红着眼眶看向自家哥哥,那个妹妹被人欺负成这样也安然如素的坐在大石头上,动作不动如钟,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人。

  瞧见她动作,林曦挑眉一笑,毫不留情讽刺道:“怎么?说不过就找外援?咱们先说好,动口不动手,我是个讲道理的人,相信来自中央大部落的三位也该如此,关于你名字的问题,我是认真给出的建议?毕竟,叫‘你’或‘瞪’多好,人家一听就能了解你的脾气性情,也知道怎么跟你相处不是。哪用像我们这样,上来还得吵几架,磨合个两三次。”

  哼!跟她比,吵架,姐可是专业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