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千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人生赢家苟傲云

凤千机 采鲸 214 2021.06.15 22:49

  “你出征回来也有三日,怎的今日才来看我?是不是我平日太惯着你,叫你忙得都把母亲给忘了?”明着责骂,但苟傲云神色间可没有要怪罪苻坚的意思。

  抚着苻坚的脸,端详他好一会,才牵着他坐下。

  她这大儿子可是她的心头肉,无论是样貌命理,抑或是文韬武略,哪一样不是一等一的好?

  便是当今主上,也视她家文玉为国之吉兆,对他宠爱有加。有这样的儿子,换哪家做母亲的会不自豪?

  “观音山来了一窝贼寇为祸百姓,孩儿昨日随人剿匪去了,未能及早回来与母亲报平安,还请母亲恕罪。”苻坚怕母亲担心,便也没提及苟侃全家带头上山救苟熹微一事。

  “观音山?你是说终南山对头那座贼山?”苟傲云修眉微挑,这贼山自秦主建国以来也算安分些,怎的近些日子突然又来滋事?

  “正是。那山中贼寇已全数被歼灭,母亲不必太过担心。”

  “全被歼灭?”这可不是她宝贝儿子素来的作风,不过孩子有他的秘密,苟傲云也不会去多问。

  “如此就好,这贼山一闹腾,长安的百姓便要遭殃,你此行是行好事,母亲夸赞你还来不及呢,不用跟母亲告罪。”

  苟傲云紧紧拉着他的手,一下下地拍着他的手背。

  自家丈夫同儿子日日在外同贼寇敌军刀剑相见,见血受伤的事在所难免,能平安回来已是不易。

  “苟四郎,苟四郎!你可不能进去呀!唉,苟四郎等等!熹微小姐您可劝劝他罢!”

  门外传来一阵喧嚷,苟傲云皱紧眉。

  当下就要喊苻坚下去休息,门乍然被一脚踹开。

  苟傲云同苻坚在内堂聊体己话,并未敞门,屋内大亮,此刻苟傲云眼睛微微刺痛。

  待晕影重新凝聚,恰是那苟家四郎,苟池。

  “诶呀!郎君莫要进去呀!”裴姑姑捏着帕子小跑着赶进来。

  苟傲云责怪看她,裴姑姑尬然一笑。

  “夫人,我说了您同公子在聊体己话,苟四郎许是有甚么急事等不及,愣是要闯进来,老奴这半身入土的身子,实在拦不住呀。”

  裴姑姑虽这般说,但她话里几分真假苟傲云还是看得清的。

  苟家也算苟傲云半个娘家,再怎么说,拦着不让见也说不过去。

  苟傲云回眼上下打量了一圈苟池。

  少年依稀是那身陈旧的学子服,脸上比平日的傲气还多了几分怒颜,看着倒更像是个人了。

  苟傲云收了收神色,稍显宽和容忍对他说:“阿池今日怎的有空来看堂姑?私塾的学业可都做完了?”

  “堂侄人贱事微,就不劳堂姑母费心了。堂侄来贵府,是想向堂姑母请教几个问题。”

  苟熹微一凑近就听见四哥明目张胆拂掉堂姑母的面子,堂内因着苟池一句话,顿时变得火药味十足。

  堂姑母同苻坚却似毫无察觉一般,尤其是堂姑母苟傲云,她素来温柔大度,即便苟池有所唐突,她也没放在心上。

  抬眼看向跟在后头的苟熹微,忙起身迎向她,面上挂起一如既往的柔笑:

  “熹微丫头也来了。阿池你也真是的,带熹微丫头过来也不同堂姑说一声,堂姑遣个轿子去接你们。太常街离相府远着,天气又热,若是热着了,可如何是好?”

  苟熹微朝她福身道:“多谢堂姑母关心。熹微并未觉得有甚么不适。”

  虽知道堂姑母没什么责备意思,但任四哥无端被人说责,她心里还是过不去。

  “瞧瞧这丫头,还护起她哥哥来了。”苟傲云调笑道。

  苟池上前两步,“堂姑母!苟池今日来,是来向堂姑母讨个说法的,还请堂姑母给苟池一个面子。”

  苟池难得说得这般客气,但那声“堂姑母”高音一唤,将苟傲云的话打断,怎么听都无法教人听出客气的意味。

  饶是苻坚也听出一些怪异来,眉心不经意拧起,看向母亲,见苟傲云面上还如往常般温和。

  到底是自家兄弟,母亲也没什么不悦,他便也没说什么。

  苟傲云道:“行,阿池有甚么疑问尽管说,堂姑母必定知无不言。不过你还是先带熹微丫头坐下。这里是你堂姑家又不是别人家,一直站着是甚么道理?”

  “不必了!”苟池当场回绝,“我今日就想问问堂姑母,我家幺幺来丞相府也有十三载,为何相府正门的侍卫丝毫不认得幺幺?”

  “当年堂姑母可是当着我爹娘的面,亲自允诺会给幺幺相府小姐同等的待遇,我们才肯放幺幺一人来相府的。”

  苟傲云还未说话,裴姑姑赶忙歉声道:

  “四郎君误会夫人了,相府节俭,自来长安都是托军中小兵代替,这两个侍卫也都是新来的,不认得熹微小姐也是情理之中。

  再说了,夫人待熹微小姐如己出,疼爱都来不及呢,又怎会亏待她呢?”

  苟池可不听她说,这裴氏跟着苟傲云也有三十年,说话都滑不溜秋的,叫人挑不出半点毛病。

  他依旧看向苟傲云,眼神执着,明显是要问出个答案来。

  “你们可是适才受了什么委屈?赶紧同堂姑母说说,堂姑母替你们出气。”听他这般说,苟傲云眼神里满是关切:

  “熹微丫头,是堂姑母哪儿做的不对么?我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若是有什么意见,尽管同堂姑母讲,若是府上有谁敢欺负你,堂姑母替你教训他们。”

  苟池伸手将苟傲云拦住,“堂姑母不必多言,我今日来也只有一求。”

  苟傲云顺势收回手,面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意,“阿池但说无妨。”

  苟池浅笑着,示意她凑近来,贴着她耳边,轻声道:

  “求你们家的人,离我们远点。这么多年,你觉着你们托我们家做的事还不够多么?苟家到底也只是你苟傲云半个娘家,可不是真的娘家。若是再把主意打到我们家来,可别怪我不客气。”

  苟池声音压得极低,倒没让旁的人听到。

  苟傲云抬眼正对着苟池,少年眼底的傲气如火焰滔天,她当年见他就知他不简单,这淡泊脱俗的皮囊下藏的是最世俗最反骨的狠劲。

  过刚易折,这一点,他偏偏像极了他祖父。

  苟傲云的笑意更加温柔,伸手轻拍苟池的肩膀:“阿池放心,相府好歹也有几分本事,若熹微有什么事,相府便是翻了长安城,也要替她讨回来。这两个侍卫,堂姑母也会好好管教一二,你尽管放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