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千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苟家的大忌:老母亲怒气指数爆表

凤千机 采鲸 2723 2021.06.07 21:37

  戚醉前世不还对她四哥避之莫及的,竟会这般听四哥的话?

  今世这是甚么境况?

  难道是她重生起了变数?

  还是戚醉对四哥另有所图?

  苟熹微一路思索着。

  未见苟池兀地停下,脚下一绊,险些就要面朝地脚朝天地摔下去。

  苟池正好将她拽过来。

  方稳住脚跟,苟池随手抽掉她的梅花簪子。

  “四哥?”那簪子上不知有没有血渍,苟熹微下意识要阻止,但耐不过苟池手太快。

  “簪子坏了,给你换个新的。”苟池将簪子收入袖中。

  他适才路过这摊子,觉着这流苏簪子勉强还可,故停下来,直接从摊子上取了给苟熹微带上。

  苟熹微虽年纪尚小,五官略显青涩,但也瞧得出几分端丽秀姿。

  这簪子是木簪,戴着更添几分沉稳,加之碧玉流苏叮叮当当,又显她俏皮可爱。

  “郎君眼光真好,这簪子可是我们师傅……”那买簪子的小贩见他取了,就要奉承夸赞几句。

  就听苟池道:“这个也不好看,改日哥哥寻块羊脂玉,让你五哥给你雕个更好的。”

  苟池就是瞧中了这流苏,至于簪木嘛……

  低端、显老、降档次,幺幺这么可爱,要什么端庄?

  其实他觉着银簪更好,簪尾锋利,色泽也与幺幺极配,但这市面上的银簪都不是纯银所制,大多以次充好,难免伤身。

  不如寻块上好的羊脂玉,教苟川打磨成兵刃,既可防身,又讨幺幺喜欢。

  可谁家喜欢客官明面点责的,要买羊脂玉何必还来他家买簪子!

  小贩登时急红了眼:“郎君,这簪子你是买还是不买?”

  苟熹微颇不好意思地看着小贩。

  四哥就是这脾气。

  若不是生了一张好脸,怕是要被人满街唾弃。

  不过她家名声似乎确实都不太美妙。

  苟池不以为然地牵着苟熹微的手直接离去。

  小贩以为他要明抢,更加气急。

  蓦地飞来一锭银子砸在摊子上,咚地一声,砸得贼响。

  小贩用牙口狠狠一咬,结实得紧。

  真真的一两银啊。

  可那簪子也只值十几钱,哪里用得着一两呀?

  苟池在前面道:“不用找了。”

  “诶!谢谢郎君!郎君和娘子走好!”小贩闻言大喜,拿围布擦擦银两,才放进怀里。

  他阿娘说得没错,做簪子生意虽拿不准每日都有生意,但总能碰上几个在美人面前撑面子的冤大头。

  今儿可就让他碰上一个。

  “四哥,你哪来这么多银两?”苟熹微见四哥随手就扔了一锭银子过去,不禁好奇问他。

  阿娘不喜四哥到处乱跑,特地克扣了他好些月钱来着。

  四哥每月分的银钱比五哥的还少,勉强只够他在私塾里张罗。

  怎的出手还如此大方?

  “幺幺可知家里谁私房钱藏得最深?”苟池不答反问。

  苟熹微蹭时反应过来,好家伙!

  家里怕是被四哥都寻了个顶朝天吧?

  苟熹微下意识摸向自己的荷包,颗颗饱满的银两让她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她记得,她儿时应是没有藏私房钱的习惯的,不过回家还是仔细检查一番的好。

  “瞧你这小眼神,你以为四哥是那种作奸犯科的人么?”苟池拿手戳她脑门,就差没直接上手打她。

  这丫头,脑子里怎么想的!

  “可四哥你不拿,哪来的银子?”苟熹微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四哥我呀,自然有的是办法让他们乖乖把银子交出来。”苟池故作神秘地留了一手。

  苟熹微暗自翻个白眼,不过也大概知道了。

  乖乖交嘛?

  那还能怎么交。

  长期收封口费囉?

  连这都怕她学不成?

  要知道她可是全家月钱最多的。

  话说回来,她一个活了两世的人,还跟四哥计较这个做甚么?

  “阿爹,阿娘,我们回来了。”

  回到家时,苟侃和师洋洋正在主屋等他们。

  他们是最早回来的。

  几乎前后脚的功夫,苟川同苟今雨也回来了。

  也不知她跟四哥适才路上聊的,二人听到了多少。

  苟熹微悄悄看了几眼,却见五哥和三姐安安静静地走回来,怪难得的。

  也不知是不是去苻坚府上出了什么事,还是适才听到四哥的话,正拾掇着怎么收拾他。

  “都回来了?坐下吧。”

  师洋洋见人差不多都回来,便叫他们都坐下。

  “阿娘,大哥和二姐他们还没回来呢?”

  苟熹微有些担心,大哥这会还没回过家,不会是在甄田家门口跪了一夜吧?

  “你二姐去寻他了。”

  当真跪了一夜?

  苟熹微目光微滞,甄田也不是这般硬气的性子呀?

  师洋洋见她还满脸担忧,安慰她:“别担心了,你二姐那气力,驼也能把你大哥驼回来。”

  阿娘都这般说了,苟熹微也没好再说什么,左右大哥的帮派不要了,少了点武力支持,她后面再想别的法子,还是大哥的身体最重要。

  “好了,四郎,你现在该把你谋划的事说出来了吧。”师洋洋看向苟池,开口便直入正题。

  虽说苟池主意颇多,但做事和苟川一样从不循规蹈矩,昨日说有法子应对苟苌一事,但吩咐事情时却特地避开他们二老。

  明显是做贼心虚。

  若不是想着苟苌的事更重要些,师洋洋估计早把苟池吊起来打屁股了。

  常言知母莫若子,苟池对师洋洋的心头怨气可是一清二楚,知道此刻不同阿娘讲明白,待明日黄花大盛,他苟池怕是要独占长安丑闻之鳌头。

  “我也没做什么,教五弟给大哥的谣言添油加醋,让百姓混得虚实不分。怕你说我带坏五弟,无端惹来一顿打。”

  就这?

  “我又不是什么不分青红皂白之人,轻重缓急娘还是分得清的。”师洋洋不悦道,她好歹也是21世纪社会主义女青年,社会主义价值观什么的倒背如流。

  要不是自家小子太奇葩,哪里用得着她棍棒之下出孝子?

  “阿娘,有您这句话,儿就放心了。我今早让五弟闹上苻坚府上,告诉苻坚,有人要对大哥下手。苻坚想必很快便能查到苻生也在山上,咱们就坐收渔翁之利吧。”

  坐收渔翁之利?她家的事什么时候需要苟傲云家小子帮忙!

  这小子!

  苟池见师洋洋就要发火,赶紧道:“阿娘,您刚刚可说了,事分缓急轻重,你可不能打我!”

  苟池说的不错,师洋洋确实怒极了要打他。

  可也正是怒气攻心,才叫她阴沉着脸,却没直接上手揍他。

  揍了也不管用。

  他们根本就不晓得他们为了避开皇家,耗尽了多少心血。

  “狡兔尚有三窟,你为何偏偏选这个法子,给我跪下!”

  “我不跪!”

  苟池是个硬脾气,平日打骂完都敢继续同师洋洋横气的,这遭觉着自个没做错,又怎么老实会听她的话?

  “阿娘,四哥他也是为了大哥好。”苟熹微开口想要劝几句。

  虽然她也不喜欢招惹苻家人,但四哥这一招的确是祸水东引,总归不会再把祸端往他们家引。

  本就是他们皇家内争外斗,何苦拉上他们这些无辜百姓?

  师洋洋不听劝,看着扭头闹脾气的苟池,继续喝:“跪下!”

  “四郎,你真的错了,还不快跪下!”苟侃上前拉扯他,苟池执拗地躲开。

  “我没错!我不明白,我做错了什么?我凭什么跪!”

  师洋洋气得胸腔直颤:“凭你犯了我们家的大忌!”

  苟熹微从未见过师洋洋冲动如此。

  阿娘虽时不时暴躁一下,生起气来也会教训他们,但一直很疼他们,也是家里最关心他们这六个孩子的。

  唯一见过阿娘崩溃的,还是上一世。

  她听姑姑的嘱咐,跟爹娘说自己要嫁给新王苻坚。

  阿娘问她:“幺幺,你果真执意要嫁给新王?随我去你曾祖那烧柱香吧。”

  那日阿娘带着她去曾祖坟前跪了整整两日,苟熹微看阿娘哭了两日三夜。

  她不懂,阿娘一直在道歉。

  她不晓得她在愧疚什么。

  今日她似乎窥懂了一丝,明白,又不明白,思绪抓不住,教她不由地心慌。

  “阿娘,那个大忌,是不是跟皇家有关?”

  她前世就没想明白,她家不是名将之后吗?

  为何要隐匿市井,苟存乱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