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千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观音山:苟家大作战

凤千机 采鲸 2286 2021.05.18 00:12

  终南山山脉逶迤,峰高险阻而风景俱佳,唯五重寺对头那山,无人问暇。

  此山从前也有名字,叫观音山。

  山上有间观音送子庙,汉末时庙里聚了一群假和尚,专门蒙骗那些急于求子的妇人。一闹饥荒,这群和尚便下山烧杀抢掠,百姓们闻风丧胆。

  哪怕后来贼窝被除,也无人再敢上山来。这山头自然而然成了贼鼠藏垢之地。

  百姓们一直对此地避讳得紧,又不愿唤它贼山,怕遭晦气,就再没喊过这山名。

  年岁渐久,这帮后来人谁也不知那观音送子庙在何处,更别谈找到贼窝。

  今夜上这山头,太常街百来条大汉能拿锄头的拿锄头,有大刀的提大刀,谁都不敢懈怠。

  绕是如此,他们还是在山间撞见几条大虫。

  好在他们人多势众,来的猎户也不少,人是没死一个,就是耗费他们太多精力。

  才到山腰,好些人都精疲力竭,更有几个胆小怕事的直接吓回了家。

  不同于这帮福运满钵的汉子,苟家的处境可谓命蹇时乖,出师不利。

  自官道上来的苟家人上山没多久,就碰上了巡山的山贼。

  二十来个莽汉拿着砍刀哇呀呀地喊着冲上来,苟川从未见过这场面,抱起剑就往回跑。

  苟今雨单手拎起这四处瞎跑的小弟,大刀一横,就砍下一贼寇的头颅。

  落刀太猛,血液迸射而出,喷在苟三姐脸上,苟三姐一舔唇,鲜血吞入肚中,唇色却愈显红艳,在夜色中诡谲恐怖,真真坐实了地狱罗刹的名号。

  回头还特地冲苟川娇娇一笑,苟川看得辣眼:“苟今雨,你嫌不嫌脏!那是生人血,万一得病了怎办?”

  “苟川,你废不废话!猪血人血不都是血,我不弄掉,你帮我擦啊?”苟今雨睨了他一眼,说完也不给苟川半点喘息的机会,提起他的腰带,挥舞大刀朝山贼们砍去。

  苟家也就苟池、苟川同苟熹微三个小辈没经历过乱世争斗的,剩下那些,哪个不是溜刀弄剑长大的?

  莫说苟今雨杀的猛,孙老太一剑拦腰斩,可挡三五人,苟京随即一个旋身,横刀大落,割下数个人头。

  苟二姐与爹娘三足做鼎,退可攻进可守。师洋洋一棒扫腿,苟侃借势击人要害,苟二姐提剑跃起,杀得对方片甲不留。

  “这些人怎还杀不完的!一个纵队接着一个纵队,莫不是要把我们耗死在这!”这不知是他们杀的第几帮人,从他们上山到现在少说也有一个时辰,师洋洋抬手挡住一番攻势,双手累得发软。

  “他娘的,要我说就直接杀进去,管他来多少队,老娘我先把这帮蟊贼杀个痛快!”

  苟今雨说着提起大刀就要往前杀去。

  那贼人似乎已经得了消息,前方围攻的人越来越多,也不知山中藏了多少贼子,眼看局势不明,苟谷冬忙将苟今雨拉住。

  “三妹,冷静!我们人少,精力有限,再这么同他们耗下去定会耗死,绝对不能硬抗。”

  “苟今雨,你先放我下来!小爷的裤子要掉了!”这头,苟川腰带被勒的死紧,苟今雨动作又大,好几次弄得他天摇地晃,险些就要把胆肠呕出来。

  说话间,一把钝刀劈来,苟今雨大骂:“苟小川,你给我闭嘴!”

  那刀锋直逼苟川的腰身,苟今雨抬手将苟川甩到高空,与此同时,弓腰躲过刀刃,稳住下盘,仆步扫腿,横腰一刀,旋即将人割作两半。

  手起刀落不过一瞬之间,苟川正闭着眼怕砸到地上,苟今雨已先一步抓住他的后颈。

  双脚落地时,苟川仍惊吓未定,久久不敢作声。

  几人以苟川为中心自觉形成一个包围圈,苟川心里更加过意不去。

  凭什么自己躲在祖父母的身后,连两个姐姐都冲在自己前头?

  他一个大男人,拿着剑都不敢使,成何体统?

  纠结间,便听二姐苟谷冬喊他:“五弟,发什么愣!快想法子!”

  周遭的贼人已愈来愈多,饶是身经百战的祖父母也因年迈支撑不了多久,苟川这刻才生觉不对。

  他同四哥早前偷偷跑到观音山来过,他来时还特地引街坊大叔们往观音庙走,他们再从后面包抄过去。

  适才他吓着了没留神,如今看来,这儿才是那帮贼寇的老巢。

  明悟过来的苟川迅速做出决定:“往后山去!”

  作出这决定时苟川还有些犹豫,但这么耗下去实在不值,必须先将这些人引开。

  苟家几个听苟川一喊,速即往后山退去。

  不是他们没有自己的判断,而是这时刻,唯有足够镇定之人才能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帮主,我们要下去吗?”

  “先不要败露。”

  树上,甄田看着苟家人在底下水深火热,不由替他们捏一把汗。

  然而苟苌都发话了,她也没什么可说的。她尊重帮主的决定,毕竟帮主的心里一定比她们这些外人更急切。

  贼寇见苟家人后退,以为苟家人怕了他们,一时气势大涨,手上功夫更加凶猛,苟家几人又要后退又要迎敌,还要保护年幼的苟川,实在分身不暇。

  苟川自知拖了家人后腿,也毅然拔出剑来杀敌。

  终于,在追杀苟家人的贼寇全数出现时,潜伏在树荫中的苟苌开始发号施令:“我们上山!”

  甄田应了声是,回眼才发觉苟川正不停地用剑给他们圈一个怪异的手势,苟苌想必是看懂了。

  这小子,何时发现他们的?

  ……

  地牢。

  旭日太短,转眼牢中又陷入黯淡。

  天窗不明,所见皆是灰蒙蒙暗沉沉,耳边时听见老鼠吱吱地叫,蠹虫咯咯啃着朽木,蚊子嗡嗡地到处吵。

  苟熹微厌恶极了自己过人的听觉,前世身为皇后尚没这般落魄,便是被姚苌掳掠也不过是关在邺城的别院里。

  如今在这不见天日的地牢里被扰的心烦,还要担心爬虫鼠蚁近身。

  好在这地牢虽潮湿沉闷,但没什么怪味儿。

  也是了,传闻张遇是个出了名的洁癖,所到之处必要清扫干净,生怕沾了什么脏东西。

  他事先择个地来关押苻坚,想也不会让自己来审问时受罪。

  远处哐啷一声将苟熹微惊醒,随后是轻重不一的脚步声,踉踉跄跄寻不着规律,人未见着,就闻到酒味熏天。

  “小丫头!小丫头……小丫头,把爷伺候好了,大爷我还能留你一命。来,小丫头……小丫头!”

  苟熹微忙往苻生那看去,却见他看好戏般盯着自己。

  心头灰冷,想想苻生本就是个乖张暴戾之人,早前还对自己下死手,又怎会帮她?

  阴暗中一身高体大的壮汉摇晃走来,苟熹微隐约见着那黑影右臂袖子空了一半,可不就是之前被那“公子”废掉一条胳膊的阿大。

  他娘的,这人不会是心有不平找她来泄愤了罢?要泄恨找那公子去啊!

举报

作者感言

采鲸

采鲸

定时晚上12点10之后发布,怕断更拖更,我提前码好前一天的,这样就不会断更了,瞧我多机智啊。   认真求收藏求评论求水圈求月票求推荐票,求投资求押宝。这真的是个非常不要脸的球。   请大家逮到这颗球让它回去好好更新,好好囤稿好好码字,别整天死盯着那数据上什么起点数据网作家助手,有书友们冒泡,这颗混球球还需要担心几个破数据吗?   但也希望收藏的宝贝们每天多多支持一下,不要养着(可能没人养着),偶像说了追读影响推荐(虽然我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是追读什么是互动)。   非常感谢投推荐票的友友,还有水圈、留评论的友友,我怕你们嫌弃我矫情就没发章节感谢了,但这个每天可能每时每刻都盯着数据的作者已经把你们全都记住了。   下次看到我水圈、发评论请喊我去码字。每个作者都会焦虑数据,像我这种扑街怕的可能是没人反馈。

2021-05-18 00:1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