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千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 霸气二姐:招惹我便算了,敢招惹我的钱?!

凤千机 采鲸 2243 2021.06.11 21:50

  一声号令,十来名士兵挥舞着大刀杀上来。

  苟苌见状,提着镰刀站出来,将苟谷冬拦在身后。

  苟谷冬何人?

  昔日后赵国主石虎打算擒住师洋洋,苟谷冬跟着苟家人杀出邺城,一身本事可不容小觑。

  未等苟苌一镰刀下去,苟谷冬摁住他的双肩借力旋了一记飞毛腿。

  围攻来的十几名士兵都被一应踹了个正着,有两个站得近的,向后倒时刀与刀恰巧撞上,牵扯间直接摔个狗啃泥。

  带的手下全数被撂倒,裘左平看向还未动手的苟苌,紧张得宛若惊弓之鸟,苟苌的本事可比苟谷冬这半吊子的丫头厉害得多。

  他适才被苟谷冬气得一时冲动,怎就忘了苟苌天生神武?

  他带的十几个豆芽兵不过给人家塞牙缝用的。

  颤声劝道:“苟苌,你可想好了,你若同苟谷冬一般不识数,这可是殴打官兵的大事。回头廷尉大人知晓,可要治你们苟家罪的。”

  敢离间他们兄妹?苟谷冬忍俊不禁,他兄妹二人是这么怕事的人么?还不如给她一吊钱。

  苟谷冬拿胳膊肘撞苟苌,“诶,苟苌,同他废话什么!这狗官指不定是哪个人派来恶心人的。你给他嘴巴子来一刀,看他还敢不敢说胡话。”

  裘左平气得胸腔震荡:“苟谷冬!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苟谷冬高扬起下颌,寻衅一笑。

  抬手指使苟苌道:“苟苌,上!”

  裘左平惶恐不安地瞧着苟苌,他拿不准苟苌会不会听苟谷冬的指示,但他肯定这些刚从地上爬起来,末了还一脸惊惧地缩在后头的饭桶,一定护不住自己。

  回神,苟苌已走过来。

  裘左平忍不住后退两步,两手搁在身前做拒绝状,想劝劝他。

  “苟大郎,苟成洲,你可不能打我,我同你堂叔父也算故交,你还是我看着长大的。苟苌,你可得想清楚。”

  苟苌仍在往前走,他走得并不快,一丁点也不担心裘左平逃走。

  手里的镰刀锋芒毕露,在烈日强光下亮得刺目。

  裘左平继续退后,“你可要想清楚,我是朝廷命官,我头上可是廷尉大人。你不过一介草民,你打我,是要进牢里的。”

  苟苌未听。

  裘左平害怕地唤他,“你真想好了,苟苌,苟成……”

  “啊!”一声尖锐刺耳,苟苌一拳砸在裘左平的左眼,疼得裘左平捂住眼睛哇啊啊地坐到地上叫唤。

  苟谷冬怵原地偷笑。

  一拳砸成红眼怪,连眉骨都凹陷半分,可不搞笑么?

  看着都替他疼。

  裘左平痛叫几声,疼得发憷,生怕苟苌再打来,撒开腿就跑。

  那些士兵见他跑,也急着跟上去,连带那小童也被抱着一并逃命。

  裘左平临走时还不忘骂道:

  “造反了造反了!苟家殴打本官!你们给本官等着!待本官将此事禀明廷尉大人,治你们个死罪!”

  “切,还没揍一顿呢,都十几年了这狗官的胆子还是这般小。”苟谷冬瞧他们吓得屁滚尿流的跑了,双手环胸,面上轻嘲。

  左右这戏也看完了,苟谷冬正打算带苟苌离开,就听见方才围观的邻里碎碎念的骂:

  “你们怎能殴打朝廷命官!裘大人好歹也是堂堂廷尉左平,你二人今日将他打了,不是要害我们太常街的乡亲跟着受罪么?”

  “你们是一帮会功夫的小子丫头,我们可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若是廷尉大人追究下来,我们怎受得了啊?”

  “丞相虽官大压几级,但谁不知道苻丞相最严明公正,你们还指望出了事,苻丞相给你们收拾烂摊子不成?可莫要害了我们这帮邻里,还把自个算计没了,那可真是要闹笑话的。”

  苟谷冬向来不喜他人无稽之谈,扯着苟苌站住,半眯着眼瞥向那几个嘴碎的婆娘,唇角刻薄道:“被人偷抢了五百银,你们不去讨,来管我家闲事作甚?”

  尖嘴猴本想悄然溜走,见苟谷冬把矛头丢向自己,那些街坊刀人的眼神齐齐丢过来,狡辩道:“苟二姐,你可莫胡说,我是早知道你家偷了二殿下的财物,怕你这些赃物害了我们太常街这帮街坊!”

  “哟呵,尖嘴猴,你还未卜先知晓得我家偷了苻生的钱,那你怎么还把五百两藏家里呀?祸水东引到你家,舍己为人呀?做这么大牺牲?”苟谷冬拿挑三拣四的目光打量尖嘴猴,似质疑似反问,明摆了便是告诉他:

  老娘信你个鬼!

  “你!”尖嘴猴便是听不懂她意思,也瞧得清楚她那尖酸刻薄的模样就是在骂他,登时气了。

  食指刚伸出去要骂苟谷冬,苟谷冬抢先就骂出去:

  “你什么你!你们在这碎嘴,还不如好好问问这五百两该怎么分?

  你们若甘愿无视你们那可怜的夫郎上山辛苦,将五百两全数给这瘦猴,我也管不着。

  我可同你们讲好,我家虽然囤了点小钱,但可不像皇家。苻生的家仆受赏的五百银没了还可以再赏,我家五百两给了,可不负责再给的。”

  说完,苟谷冬大手一挥,“苟苌,我们走!”

  太常街的人这会若是没听懂便是真痴傻了,他们可没忘记五百两可都在尖嘴猴兜里。

  ……

  “四哥,二姐计较起来,比你还生猛呀。”苟熹微扯扯苟池的袖子,笑道。

  她同四哥在私塾听闻阿笙叔说大哥同二姐跟官府的人闹起来,担忧下,赶忙过来寻他二人。

  不想就见到二姐霸气摧折裘左平的场面,苟熹微见他二人没出什么事,便也没再出来。

  干脆拉着四哥躲在偏隅处瞧热闹。

  “她就是计较那五百两。再说你个幺幺,你四哥是这么不识大体在街边胡喊乱叫的人么?”苟池宠溺地蹂躏她的脑袋。

  被他这么一说,苟熹微脑中顿时浮想:四哥清秀的眉毛高挑,一双桃花眸子瞪得老大,面色凶恶,同那护犊母鸡一般双手叉腰,咧着薄唇,哔哩吧啦地同人骂街。

  那场面,可真真销魂得紧。

  “小妮子胡想什么!”苟池见她怔神,屈指弹下她的脑门。

  噔地一下贼疼,苟熹微委屈地揉着红通的额。

  “既然你大哥二姐都没事了,我们也……”苟池本想说早些回家去,可他还在同阿娘闹别扭。

  也不知阿娘气消了没,若是还气着,他回去还得找个厚点的棉布塞膝盖下,省得罚跪跪得腿疼。

  “四哥,方才他们在说,我们家偷了苻生家的钱两。这莫须有的事一出来,会不会是苻生搞的鬼?我担心裘绛还会过来。”苟熹微没忘记她刚才听见的闲言碎语。

  虽然她也没想明白,为何苻生会针对他们家?前世这苻生也不认识她,难不成他认出自己的身份?

  想杀人灭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