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千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钢铁仙苟池

凤千机 采鲸 2161 2021.06.22 23:29

  这话说的,可不就是要管到底的意思?

  苟池又怎么会让她如愿?

  丞相府同他家的渊源早十几年前便该断干净,他一路上本就算计着怎么趁这次与丞相府绝了交往,却怕幺幺生疑。

  今次看到丞相府对幺幺的不待见,他闯进来,不仅替幺幺出口气,也能借机同丞相府撕破脸皮。

  如此也不怕幺幺怀疑他原本的目的。

  “苻夫人,我看就不必了吧,这打狗还得看主人,更何况是相府家的狗。我等的衣裳昨儿才洗干净,还是避着相府走的好,省得你家的狗冲我一阵乱吠,我还惹得一身骚。”

  前头那耳语苟熹微不知怎的就是没听见,可这会苟池可是骂到明面上来了,可不就是要跟丞相府撕破脸皮的意思?

  苟熹微本想着要拦着四哥,手快碰到他袖角时,又蓦地停下。

  且不论堂姑同他们有什么渊源,前世堂姑姑对他们如何,但适才堂姑母的话显然是要管到底的。

  而四哥此言恰恰将她拦了回去。

  怎的说,此次绝对不能让丞相府出手。

  苻生这计中计可不会单单针对他们家那么简单,若真让丞相府帮苟家,他们两家怕都要遭殃。

  苻坚却明显多了几丝不悦。

  即便是远房亲戚,也断然没有指桑骂槐的道理,何况人家分明就是在骂丞相府。

  正要开口,苟傲云也瞧出他心思,抢先出了声:“阿池何出此言呀?堂姑家可不养狗,就是养了几头狼崽子,怎的都养不熟,正巧不知怎的是好呢。”

  苟傲云秀眉为难地撅着,一双丹凤眼笑得只剩条黑缝,似愁苦,又似讽刺。

  母亲向来端庄大方,这还是苻坚头回见母亲这般模样,虽说骂得痛快,可他也为难。

  他二人总归是母亲娘家的晚辈,对长辈不敬是一桩事,但谁对谁错他对此事还未知悉清楚。

  若是母亲的过错,他也不该偏颇。

  瞧二人如今显然是歇不下来,只能等事后再寻求真相。

  苟池同苟傲云拉开距离,“明知是狼,犹要圈而养之,谁之过?”

  “甘苦自知,偏要强施于人,终究害人害己。苻夫人,苟家族谱上早没有你姓名,天南地北双飞客,你好自为之罢。”

  不知是不是苟熹微的错觉,她有那么微乎其微的一瞬间,觉着堂姑母的眼神变得黯然。

  也是,外嫁女于族谱无名,这是常规,但说出来委实伤人了些。

  苟傲云的心情确实算不得好。

  苟池说这话时刻意轻飘飘的,教它看起来分外不起眼,可话中含义却分外厚重。

  天南地北双飞客,就是苟家断绝干系的暗号。

  不过那时这暗号是为了避免同族遭赵贼追杀,而今日的暗号,只是为了同苟傲云断绝一切往来。

  可她为苟家也付出了这么多,怎么能说断绝就断绝?

  “这话当你爹同我说。”苟傲云仍持着那得体的笑容。

  “有差么?”

  “你爹同你自是有差别,若无什差别,怎叫你爹呢?”

  他爹是族长,他可不是!

  苟池讥诮地看她,“我是说,我今年同你讲,与我明年同你讲,有差么?”

  是了,他爹是族长,他明年同样是族长,他提前一年告知,与晚一年告知,有差么?

  “九州不见。”

  说罢,带着苟熹微转身离开。

  “你当丞相府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么!”苟傲云想喝住他。

  苟池仅顿了须臾功夫,唇角浅勾,大步离开。

  “给我拦住他们!”未等苟傲云命令,裴姑姑一声号令即下。

  她跟着夫人也有几十年,怎会不知道苟家这句混账话。

  一个秀才都不是的小子也敢这般侮辱相府夫人,当她们是软柿子好拿捏么!

  少顷,十几个护卫扛着戒刀就将他们围住。

  苟池冷嘲轻笑,袖袍一撸,露出两条健硕的双臂,青筋腾起,肌肉鼓胀,全不似他面上那般秀气。

  “我看尔等谁敢拦我!”

  裴姑姑一拔旁边侍卫的佩刀俯冲而来,“竖子敢尔!”

  苟池两指扣住她的刀刃,反手将刀带人一块震开,“庶子是不敢,我敢!”

  十数名侍卫齐刷刷挥刀冲来,苟池飞身下腰,旋身扫腿,竟全数拦了下来。

  刀剑如天女散花般四散飞落,铿锵错杂之声不绝于耳。

  许是那场面太过壮观,冲突发生太快,苟熹微都来不及想比五哥还瘦弱的四哥何时强壮至此?

  只一心想:闹吧闹吧,闹得越大,他们就更不会觉得相府会帮苟家。

  而苟池也唯有一个心思:闹吧,这次苟家可不会再当她苟傲云的手中枪使!

  那天的闹剧,苻坚并未开口,也没阻止。

  愤怒与郁闷压抑到极致时,苟姑娘朝他做了一个手势,偏偏是他军中的暗语,叫他怀疑自家军队出了什么细作。

  他其实很多没想明白。

  为何苟姑娘来他家这么多年,他一面都未见过?

  为何苟姑娘是母亲亲自到苟家迎来的客人,却不受母亲待见?

  为何苟姑娘和他初次谋面的阿池堂弟,要公然对母亲不敬?与相府为敌?

  直到丞相府的大门第一次被人一脚踹开,周遭的百姓都吓得窜逃。

  苟傲云瞧着地上倒坍的桌椅玉瓷,横躺的士兵手贴手脚粘脚地一起哀嚎,才缓过神来,叫人把这些个乌烟瘴气的都收拾干净。

  她不是没把自个面子放在眼里,苟家人有天生的默契。

  既然要决裂,那么面子功夫,就必须做得彻底。

  所以苟傲云任他们闹腾。

  全部人被拖下去时,屋内只剩苟傲云同苻坚母子。

  苻坚憋了一肚子的疑问,想问她,可苟傲云却没了任何应付的心思,只挥手叫他退下。

  空荡的内堂显得更加狼籍不堪。

  苟傲云双手拽紧了扶手,很久很久,最后还是松开,浑身瘫软倒在座椅上。

  珠帘微卷处,苻坚守在那看着母亲露出平日不曾见过的疲态。

  对于母亲这个远房的娘家,苻坚有太多不知道的事儿,也有太多未解开的疑惑。

  不是他的情报网太过稀疏单薄,查不出苟家的底细,而是苟家藏得太深。

  但凡打听,都是街坊乡里的流言蜚语,听不出哪句真哪句假。

  尤其是那个冒充自家三姐的苟熹微,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却刻意隐瞒姓名,反而拿她三姐的名儿来充数。

  是什么道理?

  他记得儿时母亲就教导过他,苟家阿弟调皮,又是母亲的远房族亲,他身为世族子弟,不能同他们计较,也不可为难苟家。如此看来母亲应与苟家也算交好,究竟有什么瓜葛?非要闹出今日的僵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