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千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困兽之争

凤千机 采鲸 2281 2021.05.24 23:55

  苟今雨头一遭见苟川说话这般得劲,也跟着一块吆喝。

  总归要钱的是他们,要命的也是他们,不想上山直接走不就得了,她家又没逼他们来,回头还想把罪名扣她家头上?

  窗都没有!

  邻里被苟川二人气得吐血,想怼却再没脸怼回去。

  怼什么怼?

  五百两白银不想要了?

  赚赢这一趟,他们一辈子都不用干了。

  谁会跟钱过不去?

  倒也有几个惜命的想偷溜下山,没走两步,就被飞来的乱箭射死。

  濒死前几声尖锐的呐喊,瞬间将这些村夫惊醒。

  他们这才发现,就在群贼汇聚的中央,十几个弓箭手正提着弓弩对他们虎视眈眈。

  那可是弓手,随手一箭就可以要了他们的命,他们怎么可能逃的掉!

  村夫们当场乱了阵脚,苟川也蹙紧眉头,当真是他太莽撞,没查探清楚这山寨的底细,就胡乱指挥。

  他们此刻就像一群被圈养起来的困兽。

  唯一的作用,大概就是:

  帮他们血洗队伍中的蝼蚁,留下真正的精兵强将。

  想着已冲进寨子的大哥,苟川更加慌乱,这些山贼拿他们练兵,寨中的猛将不是更多?

  他方才只见到大哥,却不知大哥带了多少人。

  若是稍有不慎,大哥无人应援,怕不是要死在那贼窝里!

  局势越发严峻,苟川忧思不已,又要抵御贼人杀来,一个不留神,右臂被人刺中。

  苟侃见状,飞脚将那贼人踹开,长剑一击,将贼子斩杀。

  退回苟川身边,却见他臂膀上的血涓涓地流,不要钱似的,苟侃心口哀痛如刀绞。

  自家小儿子哪经历过什么铁血岁月,生死战场,如今全家却落得随时丧命的境地。

  他委实不想再经历那生离死别的苦痛了。

  “实在不行,我们就撤吧。”

  听苟侃这般提议,师洋洋恨声大骂:“你个没良心的,幺幺还在这山头!”

  苟侃哪里不晓得?

  可如今这形势,拼死一家,他心里更过意不去。

  左右他这把老骨头还能替他们挡挡那十几把弓。

  再晚一些,谁晓得山上还会跑出什么来?

  “师师,就听我一回,带孩子们走!”

  苟京也知晓自家儿子的心思,当即指挥:“儿媳妇,带着孩子们走!老婆子,我们杀过去!”

  老爷子都这般说,师洋洋哪还能去辩什么。

  她也同苟家人战生死、谋苟存了十几年,厮杀场上何谈忠孝,谁不是拼死让自家子女活下来?

  忙扯上自家儿女就要离开。

  苟今雨横刀跳出来,“不行,爹娘,我来挡!全家我力气最大,你们都没我好挡!”

  “小雨你说什么胡话!这会不是该胡闹的时候,快跟娘走!”师洋洋也知她心头过不去,可他们必须赶紧离开,才不会辜负牺牲者的苦心。

  “阿娘我不走!反正我也嫁不出去,赔条命怎么了!你和阿爹活下去还可以再生几个弟弟妹妹,阿姐阿弟成亲还要你们见证呢,可不能让别人家欺负了。”

  往日凶巴巴的小祖宗哭成泪包,师洋洋心里也难受,可那头贼人见他们自乱阵脚,气势是越杀越猛,一刀接一刀,不留喘息余地,他们必须赶快撤退。

  一把将苟今雨拽回来,“快走!”

  “父老乡亲们,今日是我苟侃对不住各位,青年子弟赶快往后退!我们几个老头子一起挡个人头,诸位没甚么意见吧?”

  形势如此,谁还有什么意见,便是有不满的看苟家人要逃,也早一步逃命去了。

  留下几个年近半百的莽汉同苟侃几人以命抵挡。

  师洋洋这方才将苟今雨拉上,见苟川还默不作声地在苟侃身后发愣,只以为这孩子被吓着了,示意苟谷冬将他带上。

  苟川却杵在那一动不动,他一遍遍地捋着思绪,逼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是没经历过乱世纷争,但他不愿看到家中任何一人赴死。

  如果可以,他不愿放弃任何一丝大获全胜的机会。

  大哥如今去了寨子,观那些贼子追来的速度,似乎就在这半山腰上,这观音庙大致也在山腰处。

  对了,观音庙!

  若是观音庙的方位与寨子不远,上面还有个困阵。

  他们还有一丝机会可放手一搏!

  “爹娘,祖父祖母,我们往山上冲,大哥已经从另一头冲上山寨,我们把他们逼回去。我们还有一线生机!”

  苟侃大喝:“混账东西!保命重要还是杀贼重要!”

  “当然是家人重要,爹,幺幺和大哥都需要我们。”

  苟川这般执着,苟侃却没法应答。

  他当然知道家人重要啊,可也得杀得过这百来贼寇,还有那十几架弓弩才行!

  他都说得如此明白了,这孩子还不晓得赶紧逃命去!

  难不成还要让他亲眼看他家老头子为他送了命,他才懂吗!

  “冬儿,动手!”

  苟川还想告诉他们自己的计划,苟谷冬已闪身到他身后,一掌将他击晕。

  前头苟侃三人加上几个老头子,撑死也不足十人,不仅要拦住那些贼寇,还要防止那十几个弓箭手射杀身后的小辈,本就有些拦不住。

  这回苟川又被打晕,苟谷冬几人带着他一块逃亡,不免吃力了些。

  乱箭扑哧扑哧散射下来,苟谷冬急着帮苟川挡箭,自己反而中了招。

  一箭正中肩头,苟谷冬蹭地跪倒在地,倒地时忙翻身将苟川挡在身下。

  眼见得一箭又要射来,苟今雨飞身要将它拦下。

  “噔!”沙石渐起,那箭头不知被什么击中,掉落下来。

  转眼迷雾四起,苟今雨还在庆幸二人得了救。

  随即就见周遭一片灰蒙蒙、雾沉沉,适才抬头还可见朝阳,如今又回到霭霭暮间。

  “快走!”身边似有人拉扯自己,苟今雨刚想一刀斩去,转念才发觉,这声音极其耳熟。

  待太常街的人反应过来时,所有人已到一处隐蔽的山洞里。

  苻坚走到苟家人跟前,关切道:“堂叔堂婶,你们没事吧?”

  苟侃犹有余悸地摇头,按他平日的软性子是不想再说话了,何况他们故意远离的苻家人。

  但眼下也是这个堂侄救了他们全家一命,终究是开口道:“多谢世子救我太常街父老一命。”

  太常街几人也跟着道了谢。

  苻坚也看出堂舅不愿同他们来往,没再客套。

  回眼打量却不见苟熹微,想起徐琰说被山贼抓走的两人,不由担心问道:

  “怎么没见苟姑娘?”

  苟今雨见他问起,只道他们二人心意相通,如今看不着定是心急了。

  想着可能被火烤油炸的小妹,闷声回道:“小郎君,我小妹应该被抓了。”

  “那你可知,她被抓到何处?”

  苻坚不过试着问一问,毕竟若知道山寨所在,也方便他救人。

  但他也没抱太大希望,连官家都没查出来这有什么山贼藏匿,他们一路被围杀,要上山找人委实太难。

  苟三姐哪想得这么多,一把将晕厥中的苟川扔过来:

  “带上这混子,他一定知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