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千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四哥爆发:你所不知的过往(二更,求推荐票求月票)

凤千机 采鲸 2477 2021.06.08 15:05

  后来,我被冉闵那老小子暗算,差点丢了性命。

  你爹直接冲上来救我。

  你奶奶担心你爹,就杀上来把那些刺客杀个精光,回头还记恨我一回。

  整的我欠她三五百万似的。”

  提及这事时,师洋洋的声音弱了不少。

  就阿娘睚眦必报的性子,被打一巴掌,都得还回去两巴掌。

  没发生婆媳大战便是不错的。

  当年发生了什么,她憋屈成这样?

  “那再后来呢?”苟熹微手里的袖子越抓越皱。

  “再后来,我自认还有几分聪明,几多才情,不管不顾,招兵买马,想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

  最终惹得天下人觊觎,举国追杀。

  你爹也不知是谁给的勇气,就跑来干涉我的事。

  苟家本默默无闻地暗杀,被我牵连,不得不摆上明面同赵国撕破脸。

  那时赵国正忙着改朝换代,乱成一锅粥。

  冉闵那人心性狡诈,想坑骗我全身家当。

  我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基业,怎么可能拱手让给他?

  我严词拒绝,还叫人把他给打出去。

  哪想他居然铤而走险把我的消息放给石虎。石虎这人骁勇善战,我带着一众英雄豪杰抵挡,最后兵败被抓。

  苟侃就求着苟清来救我。”

  最后的话,师洋洋没有说下去。

  她看向苟侃。

  自家丈夫眼眶不知何时已经红通一片,血丝密布。

  过了这么多年,他心里还是没过去的。

  苟家多少条人命,都葬送在她的手里。

  可他到底还是原谅了她。

  师洋洋深吸一口气,鼻子微酸,说话都不自觉带上点哭腔:

  “总之,不能让你们接触皇家,就是因为你们曾祖临走前的遗愿。

  为了复仇,苟家死了太多的人,这些先辈到死后十几年,苟家人都不敢把他们埋进自家祖坟,只能任仇敌将他们抛尸荒野,任虎狼吃食。

  苟家一路走来,也见过太多的帝王英杰,今日酒肉穿肠过,明日马革裹尸还,这功名利禄的事,咱们家沾染不起。

  苻家人心野朝政,巴不得把天下都收归手中。可这天下哪里是这么好夺得的?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你们看晋国又合了几年?乱了几年?

  我们和苻家,跟皇家都不是一类人。既然殊途不同归,又何必相互往来?

  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在乡野过活,怎么都比帝皇家来得逍遥。”

  原来如此。

  所以,阿娘才不喜她同姑姑往来亲密。

  所以,前世是她亲手将他们推向了断头台。

  到底不是因徐统一两讖言所迫,不过是她心中功利太重,一心只想光耀门楣!

  阿爹阿娘才会违背曾祖的遗愿,让她嫁入皇家。

  她的哥哥们才会放弃安稳的日子,操持屠刀,日日在刀口上舔血。

  她和徐统,又有什么区别?

  指甲陷入肉里时,苟熹微才觉神思清醒了几分。

  极淡的血腥味飘来,怕爹娘发现,苟熹微悄然用帕子将血渍剐蹭掉。

  大堂陷入短暂的安静。

  苟川呲溜着眼珠子瞧来瞧去,个个沉着张脸,显得格外诡异。

  嬉皮笑脸地蹭上来:

  “阿娘,你居然没告诉我们你是晋国首富!那我们还赚什么营生!赶紧地我去卧春楼里多喝几盅。”

  苟今雨本还为适才的事哀婉凄然,一听苟川的话登时抚手:

  “对啊!阿娘,你都晋国首富了,咱们干嘛窝在这穷乡僻野的地方!我瞧长乐宫附近那几块地就不错,来来往往多是俊俏郎君呢!”

  她顾着伤心曾祖的事,怎就漏了这个好消息?还是苟川的脑子好使!

  “胡闹!”

  被他们这么一问,师洋洋登时气笑了。

  这俩孩子,问的什么问题?

  他们家有这么缺钱么?

  “胡闹?你们瞒着我们这么大事不是更胡闹吗?”

  突来的一喝惊得苟川刚逗起的趣乐散个精光,几人齐齐看向苟池,见他脸上难得铁青着脸,一本正经地呵斥人,都滞声不敢言语。

  师洋洋拧眉:“四郎,你怎么说话的?阿娘是这么教你的吗!”

  他们瞒着也是有他们的苦衷,即便如此,哪有当儿子的这么呵责爹娘的?

  “行吧,你们爱说不说。总归没当我是这家里的人。”

  没当他是这家里的人?

  当她辛辛苦苦十个月白生的啊?

  “你晓不晓得你在说什么?什么不当你是这家里的人?这家里哪个不是我……”

  “行了!”苟池扬声打断她,“我去外头走走,里面闷得慌。”

  哐的一声,砸得挺响,苟池夺门而出。

  也不知是砸给谁听。

  木门一开一合间,连屋内四壁都随之震荡。

  师洋洋想发脾气,可人都已经走远。

  最后疲累地瘫坐在座位上。

  苟侃走来揉着她的肩。

  “阿池长大了,你也别担心了。一切都过去了。”

  “我去喊四哥回来。”苟熹微犹豫地看了眼阿娘,门外四哥已然走远,赶紧追上。

  ……

  哒哒——

  哒哒哒——

  一路上脚步声变换极快,跟着自己走街串巷,四处游荡,也没停歇。

  苟池忍不住回头:

  “我自个冷静冷静,跟过来作甚么!”

  却见苟熹微朝他急急跑上来,碧玉流苏四下摆舞,散乱的额发缠着汗珠,神色焦灼。

  “幺幺……”

  苟熹微腿没四哥走得快,此刻赶上来已是气喘吁吁。

  她怕苟池转念就走,顾不上歇息,赶紧道:“四哥委屈了,我来看四哥。”

  苟池心头微动,回神又恢复漠然:

  “既然看完,便走吧。”

  说是这般。

  可苟池往前走,苟熹微也往前走。

  苟池往后退,她也往后退。

  苟池蹙眉,他教她走,可没教她跟着走。

  别以为是幺幺就可以这般闹腾他。

  “幺幺,你——”

  “四哥是想入世吗?”苟熹微揪着他袖袍问。

  苟池想甩开她,可手刚抬起,对上幺幺关心的眼神,又放了下来。

  “哎……跟我来吧。”

  苟池带着苟熹微去了私塾。

  他不喜跟幺幺在路旁谈论什么

  彼时夫子被吓跑,私塾无人念书,也就一片空荡。

  久之,也只有苟池常来此坐坐。

  苟池招呼她在一闲亭内坐下。

  自个却歪着身子一倒,毫无形象地躺在亭子的石阶上。

  闭着眼睛晒太阳。

  良久,久到苟熹微以为他不会说的时候,他才自顾自地开口。

  “我同苟今雨出生时,阿爹阿娘带我们便住在苻雄家的小院里。

  苻坚苻法两兄弟一出生便是天之骄子。

  我以为阿娘阿爹想让我们像他们一样出息。

  有朝一日,我执掌朝堂,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谁还会记得我们曾经寄人篱下,受人嗟食?

  可阿娘怎么说也不让我投靠皇庭。

  我以为他们拒绝我,是因为我还不够好,怕我没法护佑他们。

  他们不知我为了等着一日,受了多少苦?

  我们哪有人家诗卷满屋藏书十三宅,还不是一本本磨着夫子求着史官借来誊写?

  我们哪有人家天赋异禀,过目不忘,还不是冬日一本,夏日一卷,为了成就今日,我熬了多少灯火?

  他们三言两语,就打消了我所有的努力。

  如果不是因着今次的事,他们是打算憋一辈子都不说。”

  四哥……

  苟熹微不知如何去劝慰。

  前世她登入凤宫,唤四哥入朝为官,此后,四哥便少言语。

  她只以为四哥自由惯了,不喜朝堂的腌臜事。

  哪知,四哥早已被磨平棱角……

  二人并未沉默多久。

  阿笙叔匆匆跑进来喊他们:“苟四郎,你果真在这!快过来!你大哥同二姐在街上跟官家的人打起来了。”

  苟池蹭时站起来。

举报

作者感言

采鲸

采鲸

二更送上,祝高考党高考快乐,愿榜上有你喜欢的名次,未来是你挚爱的梦想。

2021-06-08 15: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