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千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 闯相府

凤千机 采鲸 2246 2021.06.14 23:58

  此事尚有可商量的余地,但徐琰在她四哥面前直言她身负重伤尔尔,说的好似她没了他祖父便要活不成,苟熹微哪会搭理他。

  “我二人还有要事,公子请回吧。四哥,我们走。”

  她回绝了?

  徐琰原以为她同苻坚有什么不同,没想到都是迂腐的性子,他不过是教她见见祖父,还告知她祖父能帮她,这人居然问都不问就拒绝了。

  这番倒是徐琰误会,他真犯了苟熹微的忌讳。

  徐琰不知,止以为这人心高气傲。

  她以为祖父非见她不可么?

  确实非见不可,祖父那癫狂的模样,足以见得兹事体大。

  他不信了,便是用药用毒,也要把这丫头拖过去。

  彼时苟熹微辙出太常街,徐琰几经思索,也跟了上去。

  苟熹微拉着四哥往丞相府而去。

  她自然也听见徐琰尾随在他们身后。

  但当下之际,他们得先阻止苻坚出手干预苟家的事,省得苻生借此大做文章,陷害大哥和苻坚。

  苻雄不在,能左右苻坚决定的,也只有苻坚的母亲,苻雄的正妻,苟傲云。

  说是她私心也好,为苟家避灾也罢,她这世不想与苻家人挂上牵扯。

  至于这个目中无人的什么郎中公子,待他们进了丞相府,也就甩掉了。

  “幺幺,幺幺!”苟池唤了她好几声。

  苟熹微才缓过神,回眼却见,四哥的手竟被她抓出一道红印。

  赶忙松手,“四哥,对不住。疼么?”

  “无碍,幺幺,你怎的了?我唤你许久你都未回应。可是在担心什么?”苟池抬手抚弄她的发髻,顺势将手藏进袖袍里。

  “没,四哥,我们到丞相府了。”

  丞相府?

  幺幺此番出太常街,便带着他走街过巷地瞎绕,他原以为这丫头是过于聚精会神以至于连走的什么路都不晓得。

  没想竟带他来了相府。

  眼前虽也是高墙朱瓦,但连个匾额都没得,显然就不是正门。

  苟池皱眉,瞧幺幺如此熟门熟路,难不成幺幺每回过来,走的是后门?

  他家虽不是什么世家大户,但幺幺好歹也是苟傲云自个请去丞相府做客的,原来幺幺往日都是这么做客的么!

  苟熹微上前,正要去扣门找相府的裴姑姑引他们进去。

  “幺幺!”苟池沉声唤她。

  苟熹微手落在门环上,闻声,正回头,苟池一把扯过她,往正门那去!

  笑话!怎的说,他们也是来给苻坚解围的,怎么能走后门!

  苟熹微是不介意此事,毕竟她前世走了这么多遭后门。

  隐蔽,又不易让人发现他们同相府的牵扯。

  谁想四哥带着她一路狂奔到相府门前,也不管门前那一左一右两看门护卫,大摇大摆就进门去。

  两门人登时上前拦住他们。

  “站住!你们是何人!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就想闯进去?当心相爷治你们不敬之罪!”

  “小小看门郎也不看看我二人是谁?我家幺幺隔三差五来你们相府做客的,还是你们丞相夫人亲自迎进轿的,你们两个竟还不识得,怎么当职的?”

  苟池越想越气,苟傲云当初来他们家迎幺幺时怎的说的?

  明眼说的不会教幺幺受外人欺负,敢情就要受他们丞相府的气!

  苟熹微当真被苟池吓着了。

  她昔年学了这般多礼教廉耻,自然知道朱门都是这规矩,按理她一个没什么身份的农女,是不能从正门进的。

  两门人瞧他们衣着打扮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那男子穿的更不知是何处的学子服。

  出口嚣张跋扈,一看便是哪来的泼皮。

  “去去去,一帮穷小子赶别处白日梦去。我们家夫人向来菩萨心肠,就算是亲自领你们家什么妖的进轿子过相府,那也是夫人心善给的赏赐。

  你们这俩穷龟孙,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甚么模样,还想进相府?相府是你们能进的吗?”

  那说话的门人说罢拿佩刀直接推搡苟池。

  苟池向来不是什么能拿刀拿剑的,被这么一推还真就往后退了两步。

  苟熹微忙扶住他。

  这两人说话便说话,为何还要动她四哥!

  不管四哥先前如何,劝人离去也不能这般动粗吧?她这回是真被气到了。

  “两位,且不论我四哥言语如何,但有人拜访贵府,恁也该回禀府上的老爷夫人,再不济也该告知老管家,由他们定夺罢?

  两位如今不去禀告,反倒来教训我二人,论理也是失职了。”

  小姑娘是个识礼数的,举止言谈,一板一眼,教人纠不出错处。

  两门人思量稍许,一人道:“你们稍等,我这就去禀告夫人,你且看着他二人,要是借机行什么偷盗之事,可不怪我等不客气。”

  最后一句是对苟家兄妹讲的。

  苟池在私塾里也是一介翘楚,哪受过这等气,可他更气的,还是苟傲云的态度。

  从他们家好言好语地拐幺幺回去,还让幺幺在相府受气。

  这是甚么道理!

  回去就得告诉阿娘,日后她苟傲云和苻家的人再敢进苟家的门,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对!

  苟熹微按住四哥安抚他莫要冲动,颔首将名号与那人报去,“苟氏熹微谢过了。”

  府内很快出来一人。

  来人是名女子,约莫四十出头的年纪,云鬓染了一许白发,穿着打扮整洁干练,多一分太招摇,减一分太素净,自衣冠穿着到举止神色,一切都拿捏得恰如其分。

  正是往日迎苟熹微进门的裴姑姑。

  裴姑姑是相府的管家,跟在相府夫人身边许久,算是苟傲云的二把手。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今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也不早同裴姑姑说一声,裴姑姑喊老三摆轿去迎你。何苦多走这几步路?”裴姑姑人还未行到门前,便热络地同苟熹微打着招呼。

  一路走来,将苟熹微揽来左瞧右看,心许得同见到自家女儿似的。

  瞧满意了,才放开苟熹微,看向苟池,招呼道:

  “这是苟家四郎吧?早听夫人说过,四郎君容貌俊雅,才华横溢,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

  “裴姑姑,还是莫要同我们客套了。难不成相府都是在门口接客的?”苟池可没忘他们是来做什么的。

  如今看这架势,也大概摸准了幺幺在苻家是什么待遇。

  哼!真把他们家当软骨头啃不成!

  裴姑姑掩嘴笑道:“瞧四郎君说得。夫人还在同二公子说事,这会无暇招待,便叫我过来,带你们去花厅内先歇息。”

  “堂姑姑同堂弟讲的什么私房话,还得我们避嫌?”苟池质疑看她,想从她脸上瞧出什么不对来。

  这还是苟池头回喊苟傲云做堂姑姑,苟熹微晓得他是真的犯了脾气。

  “自然是母子间的贴心话。”裴姑姑笑意不减。

  “如此就不必劳烦裴姑姑了,我二人自个去寻!”苟池拽着苟熹微往府里闯。

  裴姑姑骇然,忙跟在后头追赶:“诶!郎君!四郎君!不可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