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千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大哥别死,不值当

凤千机 采鲸 2357 2021.05.29 22:10

  “小妹,你怎的起来了?还不快躺下,喝药了。”

  苟今雨从外头抓了两个药碗进来。

  本来家里忧心小妹的身子,已经请了太常街一个老大夫过来,哪知突然冒出个张大夫。

  自称是小妹的相好的旧识,一来就将老大夫开的药方子批得一无是处。

  二人随即在屋中争吵起来。

  苟今雨素来是个不安生的,听两个老头你一句我一句地吵个不停,实在烦人。

  左右各拿一碗,总归喝不死人,直接端进来。

  开门的一刻,却见苟熹微蹭地从床上坐起,浑身是汗。

  苟今雨把两碗汤药往桌上一放,紧张地凑到苟熹微面前。

  “三姐,你来了。”苟熹微被噩梦惊醒,见三姐来了,缓和好情绪,才唤她。

  毕竟梦里的场面委实太过震撼。

  大哥居然是一个帮派的帮主,帮里还全是一群女人。

  三年后还有铲除亲王的实力。

  如若她和三姐说这事,三姐定要以为她魔怔了罢。

  “小妹,你昨日没事干嘛上山去?你知不知道全家多担心你。还好大哥把你从山寨地牢里救回来了。”

  苟今雨见她脸色好些,松了口气,想起昨日的事,开始念叨起来。

  “苟川那小子刚刚同我说,山里那些贼已经被大哥带人除掉了。

  没想到大哥还有这本事。

  不过大哥怎么知道你在山寨里?苟川还出主意让我们兵分两路来找你,省得你掉山坑里还没人见着。

  不对,你无事干嘛上贼山去?你不知道那山里有山贼吗?”

  苟熹微被问得不知怎么作答,她总不能说自己半路眼瞎走去的吧?

  但三姐刚刚说,大哥带人杀光了山寨里的山贼?

  难道大哥的帮派这会就成立了?

  那阿娘知道了吗?

  同上山去的邻里们知道了吗?

  阿娘会不会同意大哥成立帮派?

  那个梦莫不是什么暗示?

  “三姐,大哥呢?”苟熹微拽过苟今雨的衣领,问她。

  “刚回来就被阿娘叫去了,估计在阿娘……”

  苟今雨还没说完,苟熹微立马掀开被子飞跑出去。

  “我还没说刚刚大哥出门了呢,这丫头跑这么急做什么?”

  苟今雨无奈地看着端来的两碗药,说起来这药小妹都没喝呢,等她回来冷了估计也没法喝了。

  总归还是几钱银子,阿姐知道她浪费该怪她了。

  如是想着,苟今雨左手一碗,右手一碗,咕噜咕噜,两碗下肚,直接打了个饱嗝。

  末了还摸摸肚皮,暗道这韩大夫的医术也不咋地,煮的药还没他们请的这个老先生煮的好喝。

  “阿娘,大哥!”苟熹微冲进师洋洋屋里,四顾却不见苟苌的身影,喊他。

  “大哥呢?”

  “怎么跑这么急?”师洋洋见她跑得脸通红,过来扶住她,拿帕子给她擦擦汗。

  “阿娘,大哥呢?”苟熹微又问。

  “你大哥刚出去了,怎么了?找你大哥做什么?要买哪家的糕点?还是酥饼?我让五郎帮你买去。”

  阿娘这模样明显是故意错开了话题,苟熹微更担心了。

  “阿娘,大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担心什么呢?你大哥跟头牛一样壮实,下田都能锄几百亩地,能有什么事?”师洋洋拍着苟熹微的肩膀,同她打哈哈。

  只是说到苟苌割稻锄田的事,师洋洋明显不太高兴。

  她退隐江湖这么多年,如今就想着好好过日子,乱世当头,做什么出头鸟啊?

  还以为老大割稻割个开心挺好的,家里养得起,也最安生。

  只要给够田,老大就是顶乖巧的人儿。

  哪里晓得这大郎锄个田割个稻都能养出一个帮派来?

  这才多久啊?到长安才三年。

  她当年在中原混的时候,还没想着成立一个帮派呢,这孩子才刚成年就想给她出息了!

  “阿娘,你是不是不肯大哥成立什么帮派?”

  “你都知道了?苟今雨说的?还是苟川念叨的?”

  阿娘说得阴阳怪气,苟熹微也知道三姐和五哥怕是被阿娘记仇了。

  自己来前是不是也该烧柱香,阿娘别的不行,记仇记得贼狠,到时若是全家受罚,那场面委实有些壮观。

  不过比起这个,她更担心大哥。

  “阿娘,大哥性子闷,很多事都憋在心里不说,可他心里最难受的。你现在叫他解散帮派,他只会乖乖去做。

  可他心里总有道跨不去的坎,阿娘你真的舍得看到大哥日后后悔吗?”

  苟熹微虽同阿娘这般说,却也是在心底痛骂自己。

  她忘不掉前世大哥答应她上场杀敌时的眼神。

  大哥明明不愿解散帮派,却还要同意她的提议入伍参军,回头还夸她做得好,为家里着想。

  大哥说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刀子插在他的心窝里。

  她前世都不晓得自己伤大哥这般深。

  苟熹微希冀地看着阿娘,希望她明白大哥的不容易。

  却见师洋洋扭头道:“晚了,他半个时辰前就出门了。你去也晚了。”

  确实晚了,半个时辰都足够把太常街绕个三四圈。

  更何况大哥这么利落的一个人,解散一个帮派或许连三句话都不用。

  可她就是不甘心,明明重活一世,为何还要重复前世的命运!

  “我不管他晚不晚,只要人还在,只要命还在,一切都不晚!”

  苟熹微说着便冲了出去。

  连平日里最懂事听话的幺幺都来说教她。师洋洋闷气坐回去。

  “个个都当我是恶人、恶妇,怎么?我为家里着想还不行了?”

  肩膀覆上一双大手,熟练地揉捏着。师洋洋有些疲倦地往后靠。

  “他们真当我就不难受吗?阿苌也是我的心头肉啊。”

  苟侃轻轻搂住她,“孩子们长大了,有自个的主意。你就别担心太多了。”

  师洋洋抓着他的手背,重重地捏了两把,“你还敢说!别以为我不知道,阿苌搞这么大动静,还不是你给出的主意!”

  她儿子她不了解么!

  要不是苟侃在那劝,他哪来的胆!

  ……

  长安城地势广袤,好在苟苌一有什么事都只会到城郊的河畔坐着,苟熹微很快便寻到了他。

  苟苌正往河水里走去。

  前些日子连天暴雨,河水涨的厉害。

  苟苌才走了几步,就已经半个身子都浸泡在河里,苟熹微以为他要寻死。

  大哥提前了三年解散帮派,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心中抑郁,一时想不开想跳河。

  担心他出事,苟熹微赶紧奔过去拦腰抱住他:

  “大哥,不要!你可不能死啊!”

  苟苌微愣,“幺幺你……”

  “大哥,我都听说了,阿娘要你解散帮派,你放心,我们可以好好同阿娘讲。”

  苟熹微怕他执意要死,继续劝他,“要是有人敢拿这事害你,我们还有四哥,我们一块想法子。

  再大不了,我们一块离开长安,去晋国,去吐蕃,去凉国,去山里躲着都行。大哥,听我的,别死,不值当。

  你才二十岁,死了爹娘还要难过,还要花钱买棺材还要请人立碑,二姐会找你拼命的。扛棺材扛重物还要三姐来,四哥要被阿爹阿娘逼着催婚,五哥要被爹娘催着继承家业。

  大哥,别死,真不值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