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千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 终南山:全民快跑(新书求收藏~)

凤千机 采鲸 2202 2021.04.28 14:00

  皇始三年,秦主广施仁政,长安城一时安顺泰和。

  时值孟秋,又临朝晨,终南山漫山红叶艳艳,裹进蒙蒙薄雾中,半遮半掩,欲见还羞。

  连带着山巅之上的五重寺,也显得高深莫测。

  今日正是七月七,来寺庙的香客们自山头延至山脚,求平安的、求姻缘的、求子的、求富贵的,络绎不绝。

  通往山寺的石阶足足九百九十九层,戚老妪年过八十,竟走得分外稳健,手里揽个白净的布衣书生,一路念念叨叨,眼窝子笑得满是褶皱。

  她家孙儿下月便要赶考,趁着七夕,她一早就把人拉来拜拜佛祖,保佑他蟾宫折桂,也好光耀门楣。

  “我听闻此遭是文玉公子举荐的你。这布衣百姓难得出头日,你有此番机遇,实属公子大恩,需谨记在心。赶考前,当先去趟丞相府好生拜谢人家。”

  戚老妪说的文玉公子,是丞相府的二公子苻坚。公子心善,又天资聪颖,十三岁便获封龙骧将军,如今未满十五,读百家,领千军,驰骋疆场,从无败绩。

  长安百姓无不敬重他,见了都唤一声“文玉公子”。

  早前,公子闻得:“太常街的夫子临荐举时突遭惊吓,竟直接逃跑了!”,便在私塾中设文试选良才,以选荐秀才试策,这才给太常街解了围。

  此事书生自然晓得,他便是在文试中脱颖而出之人。

  不过单他一人去丞相府,势要惹人闲话,总该拉个同他一块热闹热闹。

  心头一想,就惦记起自家那嘴毒的同窗,书生心情甚好,柔眉浅笑,将老妪扶上一层阶梯,见她落稳脚,颔首道:“孙儿省得了。”

  自家孙儿乖巧,又得丞相府赏识,戚老妪颇为得意。

  只可惜同那家子人做同窗,真是白瞎了她孙儿的好名声。

  此遭私塾那荒唐事,听说也是那泼皮同窗苟四郎弄的。

  文人子弟出口成章,偏偏那苟四郎一出口,能把私塾的先生吓跑。

  太常街也就这么一位老先生,还颇有名气。

  没两日消息便传遍长安,还有哪个教书先生敢上门来?

  若不是这次有文玉公子出手,她孙儿的前程都要白白葬送在那苟四手里!

  一想到苟四郎,老妪心头就怒气腾腾燃烧,险些喘不上气来,这会歇住脚,戚老妪赶忙大吸几口。

  身后兀地呼来一股凉风,老妪裹紧衣裳。

  突然,身后“嗖”地窜出一抹青影,像极白日的鬼刹,戚老妪心口骤缩,两眼一翻,几乎就要吓晕过去。

  书生赶紧将戚老妪扶住,再看那青影,竟是个青衣小姑娘,银梅步摇打着精致的发髻一路颠簸摇晃。

  跑得急,差点撞上不少人。

  把这山里的香客都惊住了。

  小姑娘从山脚一路跌跌撞撞跑来,浑身汗淋漓,短衫湿了大半。

  双眼被汗水晕了视线,苟熹微连人都看不清,意识一片混沌。

  她已记不得自己跑了多远,还要跑多远,只知她要去后山,去找那杀千刀的狗谋士算账!

  可苟熹微跑得太快,小腿酸软得没了力气,每一步都轻飘飘落在石阶上。

  稍错一步,都会从石阶上跌落下来。

  山客们瞧着都替她捏把汗,这跑的,哪里是上山求佛啊,分明是求死啊!

  苟今雨看自家小妹玩命地跑,也是心惊胆战,抱起裙摆往前追。

  天晓得小妹平日端庄矜持,走路都跟那老龟挪步似的,今日跑起来怎的比吕布的赤兔马还快?

  她向来步姿纤纤,哪里追得上这匹奔驰的小野马?

  可想想这乱世里都是吃人的妖怪,今日山客又多,万一走丢了,小妹被人吃了怎的是好?

  再说小妹生得美,万一是先糟蹋完再下油锅煎炸,还是剁成小肉丁、再捏成肉包子?

  满心头忧忡忡,苟今雨只好扯破嗓子喊:“小妹,小妹!”

  甫一喊完,苟今雨便后悔了。

  她今日邀小妹来这五重寺焚香,不就为寻个有缘人,求份好姻缘。

  这厢倒好,她粗声一喊,别说世家公子哥,估摸那些农家佃户都没眼瞧她。

  这年头男人都有男人抢,她求个好男人容易么?

  眼见苟熹微人影都快跑没了,苟今雨心一狠,双手猛扯裙摆。

  “撕拉”一声,长裙成短裾。

  苟今雨心如刀绞,这衫裙可是今年绮衣轩出的新款,老多银两了,她费了好大功夫才求着扣钱眼的二姐买下的。

  二姐何人啊?

  为了钱财可以把自家大哥卖给邻巷的寡妇一宿,捞了银两还不给分。

  同人说亲事,都要和未来公母扣钱两,气得那家人直接退了亲,连聘金都没要回去。

  若是被这女钱奴知晓衫裙被她撕了,非得要她命不可。

  “小妹啊小妹,你这回欠阿姐是欠大发了!”苟今雨惋惜了一眼,大撸袖子,一步三阶梯,冲着前头大射掠去。

  这方,戚老妪两口气总算缓过来,心中气急,白日见青影,不是要损了她孙儿的官运?

  登时跳脚大骂:“哪来的青鬼!晓得我孙儿要大考吗!”

  话未止,天乍黑。

  老妪以为要下雨,就听见一声大喝:

  “苟!熹!微!恁跑命啊跑!还不滚回来!”

  声如雷,震煞终南山。

  紧接着,一个裙裳破烂的红鬼自头顶飞过。

  落地时戚老妪仔细一瞧,竟是太常街苟家那女煞神,两眼陡然凸起,当场晕厥过去。

  书生忙不迭将老妪搀住,别的山客瞧见了,暗骂这太常街的苟家也实在晦气。

  苟家来长安不过三年,却闹了不少荒唐事,光是几个小辈叫人避犹不及。

  苟大郎日日为祸乡里,一进水田横扫稻谷十里,把邻巷好几家的稻米都割去,邻家上门讨说法,苟家还将人家的地给盘空去;

  苟五郎极善巧言令色,赶着卧春楼的东家远行,半日之内便卖掉卧春楼三十六位佳丽七十八名丫鬟,气得那东家就此长卧病榻,险些郁郁而终。

  但更甚的,还属今日上山来的苟三姐。

  简直如狼似虎,教人避之莫及。

  别家都是男子提包挑担,她苟家靠三姐儿扛四方。其实苟三姐模样也生的不错,十岁便相了人家,比二姐儿还早些,奈何相中一个,吓死一家。

  喜婆听闻那户人家齐齐吊死,连眼珠子都瞪得铜铃般大,怕得不敢上门,逢那苟三姐都得避让三分。

  这回见到苟三姐,婆娘们赶忙把自家儿郎藏个严实,使劲儿往山上逃去。

  他们这些小老百姓日子苦是苦了些,也犯不着委屈自家孩儿娶个悍妇回来折腾。

  有好心人见老妪被吓得昏厥,催促道:“戚家郎君,你也赶紧地带你祖母下山去!省得被苟家三姐叼走,有你好受!”

  一听苟三姐来,老妪登时醒了,忙道声谢,拽起孙儿就跑。

  离开时书生特地往那山中望去,但见青衣飞跃,步摇啷当。

  他家同窗嘴上鲜少积德,但书生犹记得他夸过:

  他家幺幺最是乖巧,故此全家唯有幺幺有个像样的姓名。

  适才苟三姐喊的也是这名字。

  ——苟熹微。

举报

作者感言

采鲸

采鲸

修文已定,第1章段落变化较大,段评错乱请见谅。

2021-04-28 14: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