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千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7章 当苟仙子遇上徐仙子

凤千机 采鲸 1912 2021.06.12 23:59

  “四哥,苻生几次三番的算计我们,又是谣传大哥与苻坚有勾结,又是诬蔑我们偷他家银两,背后定有着更大的阴谋。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幺幺打算如何?”苟池忽地想听苟熹微的主意。

  幺幺往日虽自持主见,却少同他们说道。昨日他听幺幺一言来劝甄田,竟颇有所得。

  也不知今次幺幺会带给他怎样的惊喜。

  “苻生广传谣言是为了借大哥成立帮派之事,来陷害苻坚这个政敌。

  如今这谣言已被三哥传得虚实不分,苻生明知此事却不阻止,也不同苻坚对上,反而杀了芳姐儿,污蔑我们偷他家银子,只怕是一场局中局。

  若我是苻坚,知晓苻生对苟家不利,必定会出手制止。

  谣言不管如何传,总归真假难辨。

  苻坚出手帮苟家,同我们牵扯上,换做平日只当他善心大发,救了一农户。

  但而今有谣言在先,他人必定会先入为主,怀疑苻坚与大哥是否真有勾结。”

  苟熹微提及“局中局”时,稍有胆寒。

  她前世嫁给苻坚时,苻生已被收押。

  唯一见过的一面,还是他服毒自尽后被侍卫拖将出来。

  如今来看,这局,无论是他临时起意决定的,还是早就谋划好的计策,苻生的才智谋略,都远超常人。

  这般人才,若是心存良知,尚可培养成一代明君,可苻生当年可是令满朝百官闻风丧胆的暴主。

  如此她就更不能让苻生如愿。

  虽说苻坚这人愚善了些,但好歹他在位时秦国还算安稳。可苻生临政,便是秦国举国上下的浩劫。

  她今世若想带全家平安生存,必须啃掉苻生这块硬骨头。

  “四哥,依苻生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性子,定会让裘绛再来打搅我们,将苻坚逼出来。我们指不定还要被裘绛抓起来,关进牢里。

  我们去苻家,叫苻坚此遭莫要出面。我们再回去问问阿娘那五百银的出处如何。

  各国出的银钱都做了标志,秦国建国不久,市集买卖还尚未出现如此大笔的银钱。

  苻生是嫡出的二皇子,所用的银两多来自国库,若是他家的五百银,定大多都是秦国印制的。

  只要廷尉大人来查那银两,必能查出不对来。”

  苟池细细斟酌她话中的计量,越回味越觉新奇。

  换做以往,他一定会放任苻家自相残杀,不过,幺幺似乎很不想他们家同苻坚有过多牵连。

  如此也好,就是要累一两日。

  “幺幺何时这般聪慧了?”

  苟熹微心想自个好歹也比别人多活一辈子,有些事自然想得更通透。

  回念又觉不对,没好气道:“四哥,什么叫我何时这般聪慧?我哪时哪刻不聪敏了?”

  苟池但笑,不回。幺幺要是真受了气,定会找他讨回来。

  他们此番还有正事。

  “幺幺,你可想过另一桩?”

  “什么?”

  “苻生为何独独针对苻坚?”

  是了,宫中皇子何其多,便是苻家那庶出的长子苻法如今也是军中颇有名望的王爷,苻生为何独独针对苻坚?

  苟熹微未思及此这问题,或者说,她压根就没往这处想。

  毕竟在她前世,苻坚起兵擒拿苻生,废他帝位,害他幽禁宫中,服毒而死。苻生怎会不想尽法子对付苻坚?

  但这也是上一世的事。

  这遭苻坚还只是东海王世子,虽有小成,可年纪尚小,哪有其他皇子王爷对苻生的威胁大?

  她同苻生在观音山上打过照面,他对一个无辜路人都能下得了死手,难道真只是随性而为?

  苟熹微不敢这样想。

  苟池瞧她苦思冥想,也没去打断什么。

  有些事只有自个想明白,那才是真正明白。

  乱世皇权是深潭虎蛇尽藏,幺幺多想通一分,便多了一分保命的保障。

  刚出角落正要回家,苟熹微右耳一动,便听见几声脚步声,不紧不慢地在他们身后跟着。

  鼻尖还可嗅到一股熟悉的药香,香沉却不刺鼻,闻着很是舒适宁神。

  又掺着淡淡的竹香与酒香,清新迷醉,是近日才染上的。

  苟熹微想起前日那个救了自己一命又将自己丢到贼窝里的“公子”。

  他在尾随他们?

  苟熹微拉着苟池的袖子,示意他停下,随后朗声问:“阁下躲躲藏藏地跟在我们兄妹二人后面,是何缘故?”

  哪怕被人发觉跟踪别人,徐琰也不尴尬。

  “小丫头,我祖父要见你,请同我上山吧。”

  来人面如冠玉,白衣素素,瞧着是清雅脱尘,然那两眼斜放利芒,薄唇轻俏,笑意嚣张,明说是“请”,神色话语尽如施舍一般,真当自个是哪里来的菩萨?

  苟池抬脚上前,将苟熹微藏在身后,桃花眼一横,讥诮道:“哪里来的假和尚,也不怕大风起,销了你一头烦恼发!”

  徐琰瞪回去,“我同小丫头说话,你是哪来的野犬!”

  “我闻这世间凡误识者,所归不过二类:一为不可识;二为识不得。你是眼瞎不可识人?还是不知何为人,故识不得人。”

  徐琰被骂得郁闷,却不敢回。

  回什么?

  说自个眼瞎?还是承认自个不是人?

  不愿搭理苟池,转眼看向苟熹微,骄笑道:“小丫头,两日不见,你该记得我救过你吧?”

  “救人者反害人,倒是头回见识,我自然记得清楚。”徐琰指望从她那拾回些颜面,苟熹微却不领情。

  倒不是说不讲情面,但这种怪人,苟熹微并不想招惹。

  他还骂四哥是狗!

  徐琰不晓得苟熹微的心思,只气她不识好歹。

  心头惦记着徐统的吩咐,还是耐心劝导她:“你身上的伤,我祖父有可解之法。你确定不与我来一趟?这世间,也只有我祖父能救你。”

  伤?苟池担忧地看向苟熹微,他怎么不知幺幺身上有什么难治的伤?

  还只有他祖父能治?

  他祖父是绝世神医不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