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千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 干得漂亮啊

凤千机 采鲸 2596 2021.07.15 00:25

  苟熹微末了这句直接点燃了太常街所有邻里的怒火。

  “苟小妹,你这说得像话吗!当初我们街坊好心收留你们家,你们现在指不定在哪里乞讨,还想在长安谋生!”

  “而今是你们把裘左平大人给得罪了,是你们要拖累我们太常街的人,这不是恩将仇报是什么!还想跟我们断绝往来,我们还不想跟你们这群惹事精呆一块!”

  “就是,三天两头的什么世子太尉都要往我们这跑,全长安城都晓得我们太常街因为你们这家子出了名,连教书的先生都瞧见太常街都绕着走。

  这回官家都抓人抓到门口来了,你们这帮子丧门星这回可别想赖着我们。”

  最后说话的是鱼婶,前几日还好声好气地问苟小妹要嫁哪家,但今日她看到那娇媚的小脸蛋就觉是妖精投胎来祸害他们的。

  苟熹微静静地站着,宛如看客一般瞧着他们趾高气昂地咒骂,只有苟池知道她内心并不平静。

  因为他们交握的手,他的骨节正被强硬地挤压着。

  像有只猛兽,在他的领域里,厮杀殴打,攻城略地。

  他克制自己挣扎。

  幺幺没习武,他挣扎会伤到她。

  好在闹剧很快终止,街坊里最富声望的曲老站出来,喝散了所有人。

  “够了,这件事到此为止。都散了吧!”

  曲老已至耄耋,这太常街再找不到比他辈分更大的,他这一站出来,也没人再敢说什么。

  难得安静的街巷只剩下苟熹微和苟池二人,曲老瞧苟池寒着脸一副生人勿进模样,苟家六个孩子,到底只有苟熹微还算与他们亲近,许是年纪小,没苟池几个那么多心思。

  走到苟熹微跟头安慰她:

  “熹微丫头,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我也知道你们只是不想家里被人说闲话。这乡里乡亲的没什么见识,有时候说话难免难听了些,你也别放在心上。但是,今儿裘大人的事,我们也帮不了你们。”

  苟熹微静默少许,才垂眸道:“曲爷爷,我晓得的。”

  “好孩子。”曲老如往常般揉了揉她的脑袋,许是最后一次这般亲近了,曲老的目光比往常柔和,也带着三分心疼。

  按年纪论辈分,曲老比苟熹微的祖父都要年长,但平日苟熹微都喊他曲爷爷,以示亲昵,如今她这般喊,看来是真听进去他话了。

  既然听进去了,有些话他就得给她挑明白。

  “今儿你家有难,我本不该说这些。但作为这街坊里唯一剩下的这把老骨头,爷爷还是厚着脸皮,向你求个事。”

  “您说。”

  “这小百姓头上顶着三把刀,官府要是找上你们,请你们一定不要和太常街扯上关系。最后这点银两,就算我求你们了。”

  对于这个古老的街巷,官府的话有时候是不管用的,曲老的话就代表了太常街的意思。

  所以曲老今日是代表了整个太常街,要苟家与他们划清界限。

  这话本该他跟苟侃说,但跟她这个女儿说,大概也是怕踏进他们家门罢。

  思及此,苟熹微的眸色微暗。

  “熹微省得了,曲老保重。”

  说是保重,走的只有苟家两兄妹。

  午间的烈日照得影子极短,曲老却觉着这两人走的路太长。

  长到,他强行睁着老眼,却看不见他们之间的距离,只能望见他们的背影,还有前方狭隘的青穹。

  苟池跟了苟熹微一路。

  从街头到巷尾,苟熹微都静如止水,反倒让他担心了。

  他家幺幺虽说平日喜欢守那些刻板的规矩,但不是那般安静之人。

  幺幺不比他们,他们来长安时早已明了人间冷暖,但幺幺却是在太常街沾染的烟火味。

  太常街的人即便对他们碎嘴闲言,也不会责骂幺幺半句。

  他们之间还有着人情。

  幺幺向来把情义看得重,今日说出这番话,属实是为难她了。

  苟池转到她身前,用力地蹂躏她的脑袋,似要把她将方才的杂事里拉出来。

  许久才把她摁到怀里,“幺幺,姑娘家要学会哭出来,你四哥还在,可以任你哭。”

  苟熹微原以为苟池要说什么邻居无足轻重的话,哪想他从始至终关心的,便只有她。

  也是,四哥是最疼她的。

  他总能捕捉到她的丁点不对劲,在她最难受的时候告诉她天塌了还有四哥顶着。

  可今世,她不敢哭。

  前世四哥与琳儿战死,她趴在棺木上哭了三天。

  他们还是没回来。

  不知是触景生了情,抑或是鼻尖太酸,她问出了当时很想问四哥的那句话:

  “你若不在了,我还能哭吗?”

  问着还能哭么,苟熹微却早掉起了金豆子。

  眼睑处挂着两颗泪珠,苟池轻轻拿指腹替她沾去。

  “当然能哭。我苟池的妹妹,即便我死了,也会保你肆意哭笑。不要为了任何人,为难自己。你做得很好了。”

  额头相贴的瞬间,苟池明显感觉到苟熹微的身子发颤,他不知晓苟熹微前世的事,止以为她太舍不得与那些人的情分。

  苟池按着她的双肩,望向她的桃花眸写满柔和:

  “此遭事情定能了断的,四哥保护你。”

  二人回到家时,堂内挺直地跪着两人。

  苟谷冬和苟苌。

  缘由自然是因了那裘左平。

  旁的时候,师洋洋大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裘左平此次可是怼着他们家来的。

  若是为了五百银,给他便是。

  他们家又不缺这五百银。

  背负个偷盗的骂名,也没什么,出了事,他们可以搬家啊!

  总归不是那通敌叛国圈养私兵的罪名,谁会为了一个小偷追到他国去闹事,那不是引战么?

  这帮小娃子简直一个比一个胡闹!

  当街打了裘左平,不是故意给人难堪么?

  本来可以没什么事,如今还惹出了大事。

  抬眼见苟池同苟熹微不知从哪回来,师洋洋正要教育他们一番。

  苟池同苟熹微见苟苌二人跪地上,也跟着跪了下来。

  “干嘛!给他们求情啊?我可告诉你们,今儿谁也不准给老大老二求情,犯了事就得认错!幺幺,起来。四郎,你给我跪着。”

  师洋洋今日同炮仗一般说话直冲乱撞,面色沉得吓人。

  苟侃在旁皱着眉,但也觉兹事体大,没打算替他们求情。

  “阿娘……”苟熹微唤了一声,没敢站起来,低着头,手指绞成乱麻,“阿娘,我们就是来认错的。”

  虽说是为了家里,可他们还是做错的。

  二人自知理亏,就随大哥二姐一同跪了。

  然而苟熹微正要接着说,苟池拉住她的衣角,挺着腰杆,将苟熹微挡在身后。

  阿娘都说幺幺不用跪了,他怎能让她一块被骂?

  “我把邻里都得罪了个遍,曲老说了往后太常街不会和苟家多牵连。此遭事后,我们收拾收拾,跟祖父母搬去山里住吧。”

  “干得漂亮啊苟池。”

  阿娘笑得很美,两颊小酒窝叫她看起来同个少女一般,然而苟池却看得浑身发毛。

  阿娘说过,美女如蛇蝎。

  所以——

  师洋洋脚下的鞋已经提在手里,屋内恶龙咆哮:

  “你说你这才十五,比你娘当年还会闹腾啊!嫌你娘钱多没处花是吧!闹丞相府就算了,你还把街坊得罪了,你怎么不把皇宫闹翻天啊!下次咱们搬去地府住行不行!”

  绣鞋差点就要扔出去。

  苟侃连忙将她的手死死抱住,师洋洋挥舞两三下就要挣开。

  苟熹微冲上来,母鸡护犊似的挡在苟池面前,“阿娘,街坊是我闹的!”

  屋内蓦地静了。

  苟熹微的喉咙吞咽两下,继续道:“我跟他们说以后不做邻居了,所以连曲老也生气了。”

  师洋洋盯着她,幺幺心虚时双手会绞作一团,但她方才只以为她是担心她四哥。

  皇始三年七月,师洋洋最小的女儿,叛逆期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