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千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夜上南山(中):小瞎子的乌鸦嘴

凤千机 采鲸 2345 2021.05.10 17:00

  夜,终南山。

  山林间火光零星,几个壮汉举着火把四处剥草丛、摇树干,时不时闹出阵阵沙沙沙的鼓噪声,惊得苟熹微绷直身子,不敢动掸。

  “你说那小猫崽躲到哪里去?”

  “中了我们的陷阱还能逃出去,也是本事,不过大人设的圈套,那人进来少说也得扒掉一层皮,应该也逃不远。”

  “赶紧的!抓到他,明早跟大人邀功去!”

  “我怎么闻到一股女人的熏香味?”

  “你怕是窑子待久了,连穷山沟和勾栏院都分不清,这里山郊野岭的,哪来的娘们给你消遣?”

  “就是!赶紧抓到那小子才是要紧事,不然明儿大人怪罪下来,看大人怎么拿你消遣!”

  几人喧嚷着越走越远,苟熹微屏息听着他们的谈话,心惊肉跳。

  待声音完全消匿,苟熹微才出声:“他们在抓你。”

  那人也不说话,只喘着重气。

  似乎方才动作太大,伤口裂开,苟熹微闻到一股清浅的血腥味,随即越来越浓。

  “你如今伤势加重,怕是不便应战。我可以带你躲开他们,前提是你得护着我,我不愿死。”

  “瞎子?”那人话里带着戏谑,显然不信任她。

  苟熹微也不担心被戳穿,“没错,我是瞎了。瞎子知觉比一般人敏锐,适才我便帮你逃过一劫,你得信我。”

  那人默然不作声,苟熹微见不着他的神情,只能凭他气息去分辨。

  这人虽喘着粗气,但吐息平稳,全无半点慌张。

  她甚至觉得面前这人似乎在笑。

  隐隐能觉察到他的兴奋。

  这种兴奋不是内心的愉悦,更似野兽的凶性。

  她说不上来,只觉自己似乎被深山中一只食人的凶兽盯上,毛骨悚然。

  她究竟是招惹上了何方妖物?

  苟熹微有些后悔去招惹这人。

  他身上少说也烂了块肉,又被这么多人追杀,竟然还能如此镇定!

  这人若没有受伤,绝对比那些淫乱的贼寇更可怕!

  可真正要搏命的时候,谁管身旁这人是妖是魔!

  林中偶会传来人群喧嚣的声音,那些贼寇不知何时就会冲杀过来了,回想前世关中起义时的可怖传闻,若他们真是那群叛贼……

  左右不过一个死字,落他们手里却免不得一顿屈辱,苟熹微压下惊惧,继续说服他。

  “追你的人应有几百人,方才那不过是其中一支小队,单凭你一人即便对付得了他们,但多番下来体力也会不支。你需要我躲过他们。”

  “几百人?”那人问。

  苟熹微微怔,几百人怎了?难不成少了?

  那人又问:“我问你,他们拢共几百人?”

  苟熹微仔细回忆适才听见的脚步声,“保守三百人以上,最多四百。”

  “带路!”那人起身。

  苟熹微听见刀剑回鞘的声响,随后就被他一手提拎起来。

  “别想耍什么鬼心思,我死之前一定第一个杀了你!”

  苟熹微心想,她不打鬼主意才怪,这人瞧着也不是什么好人,万一她把他带下山,他要灭口怎么办?

  为今之计,只有徐统的老巢最为稳妥。

  反正徐统住得极其隐蔽,等到了那直接甩了这人,逃去狗谋士家里避避,还省得被那些贼寇抓去。

  心中有了谋算,苟熹微扶着那人往山上走。

  没走两步,那人拽着她停下,“瞎子,你要上山?”

  他可不认为一个夜里敢进山里的瞎子,会连上山和下山的路都分不清。

  掐住苟熹微的手力道陡然加重,似要将她骨头捏碎。

  苟熹微疼得面色发苦,“我好心带你,你还弄疼我!”

  那人总算松了些,但依旧拽的紧。

  苟熹微知他不会轻易松开,一本正经地搪塞他:“他们方才顺着山下找的,定以为你往山下逃去,五重寺定也被搜了,他们料不到我们往后山走。”

  那人疑心重,没吭声。

  “唉,被他们抓着我也会没命。听我的,往后山方向脚步声少,要不就是人家老寨要不就是他们没去。即便真是他们老巢,寨子人多气味重的,避开一个寨子还不简单。”

  苟熹微耐心同他解释,那人才勉强放过她。

  “带路!”

  “是。”大爷!

  苟熹微嘴上笑应,心里早把这人满门老少问候了个百八十遍。

  不过这年头也是稀罕,一个大男人还要她个瞎子带路,苟熹微想想就觉好笑。

  两人走得不快,苟熹微经常要留意四周的动静,小心避开那帮随时可能追杀过来的人。

  先前步子已完全错乱,再起身,苟熹微也唯有凭着竹香寻地方,只祈求这半山腰只有那一片竹林,不然她今次就真得命丧黄泉了。

  渐走着,周遭似乎冷了不少,苟熹微抱紧双手。

  忽的一阵肉香味飘来,掺着木柴炙烤的焦味儿,不时有风吹旗帜的声音,还有咳嗽声、哈欠声连天叫唤,苟熹微寒毛卓竖。

  她娘的!

  不会真让她说中了吧,后山还真藏着个贼窝!

  这天底下怎么会有她这般倒霉之人?

  “怎么了?”见苟熹微有异样,那人也停下来,打眼看不远处火光飘动,愈烧愈旺。

  那人冷哼一声,抓起苟熹微重重往地上一甩,“你敢耍我!”

  砰的被人砸在地上,苟熹微摔得生疼,忙说道:“我可没耍你。不就是碰巧他们就在后山。我适才也说了,躲一群人不易,你躲个寨子总归不是难事吧。

  你瞧瞧这附近有甚么隐蔽的林子,我们往那躲,左右已入了夜,他们除了出去寻人的,也不会怎么出来不是?”

  苟熹微好言劝他,那人迟疑片刻。

  又抓起她头发将她拽起来。

  头发直接被扯得断了几根,苟熹微疼得两眼想掉眼泪,想想面前这人的凶残暴戾,又憋了回去。

  还没站稳,那人从背后推她,“快走!别给我耍花样!”

  花样?她花架都没找呢!

  天教她碰上那株凤尾竹,看她不把这人绕晕去!

  竹子?

  适才被那肉香搅混了,此处竹香清冷,不正是一片竹林么!

  莫非她无意中走到了竹林另一头?

  “喂!你信不信我?”苟熹微试探着去扯那人的袖子,那人没躲开。

  “带路!”

  尽管是呵斥,苟熹微对这人的观感倒好了稍许。

  好歹还是信她了不是?

  苟熹微扶着他绕竹林小心翼翼地探着地形。

  竹林虽不大,但她眼盲不好辨味,尤其这寨中烤肉烧火,和着群人唠嗑打哈之声着实嘈吵,她必须沉下心来,不能操之过急。

  那人见她兜来绕去没个章法,两人走了十来步还在原地转,一时暴躁起来:“瞎子,你瞎就别瞎逞能,到底行不行!”

  “给我安静点!”苟熹微被他这一吼,也急了,当时就喝回去。

  她好不容易静下心去听,这人到底知不知道那寨子有多吵闹!

  “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我仔细找找。”

  听了许久,也没听到徐统那老贼的声,苟熹微拿手推他,想让他赶紧的,万一那些人追上来怎么办?

  可那人却怎的也不动,惹得苟熹微一阵心烦。

  半晌又听到一群人闹哄哄上山来。

  苟熹微暗骂:该死!那些人真这么快就从山下回来了!

  “他们快来了,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

  那人终于出声:“瞎子,你看不到吗?这没地方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