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千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 我忠她好不好?

凤千机 采鲸 2128 2021.05.17 08:00

  夜阑过半,终南山东麓偏隅掠过一道黑影。

  徐老站在树下,静心闭目。

  待那团黑影靠近,猛然睁开鹰目,右手一记擒拿朝他胸口抓去。

  那黑影反手扣住他的肘弯,身如飞燕倒钩,脚似踏流云行健,从他袖间翻身滑过。

  “徐老,承让了。”落地时,苻坚冲徐老行了个全礼。

  他本想等众人休憩时分上山寻徐老叙旧,不想徐老竟亲自下山来接他。

  “殿下好身手,老朽没看走眼,走,同老朽上山喝酒去!”

  少年方才制住自己的力道应该不小,却不见他袍上留半点褶皱,实是功夫了得,徐统大喜过望,大手揽过苻坚的肩,高高兴兴进山去。

  徐统原是赵国司隶校尉,不过是在苻坚年幼时予他一句夸奖,少年铭记至今,如今贵为世子,又有如此功夫,还肯给他这老头子几分薄面,他这心里头的欣慰,可不比看他孙儿成才差上多少。

  进屋里,徐老取来之前温好的酒,又从布满尘泥的柜中拿一高足杯放到桌案,给他斟上。

  苻坚接过酒杯,稍许迟疑。

  他自小随父从军,也饮酒,但这放酒盏的橱柜经久未打理,一开一合都有烟尘抖下,而这杯盏沿口也明显泛黄……

  徐老着急给自己满上一杯。

  烈酒下肚,一口飘然似仙,浑身叫爽,徐统大赞:“好酒,果真好酒!”

  回眼见小子还未动作,登时觉得扫兴,骂道:“恁个儒门生!老夫好心情温酒便算好的,还要我为你洁酒器不成?快喝罢、莫浪费老夫的好酒!”

  苻坚只好紧闭上眼,一杯入喉,视死如归。

  徐老见状顿时心胸酣畅,连叫三声“好”,赞道:“王者当有这般果决!殿下年少有为,实属难得。”

  又想起早前那鬼话连篇却命途不凡的小妮子,颇觉可惜:“若是得有凤后命相之人助力,这天下,也可落你股掌中了。”

  苻坚闻言,肃然站起,“为臣者当忠君为国,文玉能护得一方百姓足矣,切不敢妄生图谋。”

  “老夫就夸你一句你这般激动做什么?坐下,唉、坐——下!”

  徐老拉扯他坐回去,瞧少年这谨言慎行的模样,忍不住念叨:“这人一长大,胆子还小了。你敢来见我老朽,还怕隔墙有耳不成?”

  苻坚摇头,他向来言行如一,自然也没什么好怕的。

  但徐老是亡赵旧部,主上尚不知晓老先生被他请来秦国。

  若是被他人听到徐老这般狂言,定会惹来不少是非。

  老人家,还得多劝劝。

  “主上自开基以来仁爱百姓,广收民心。如今举国太平,百姓安乐。天下大统,不过在朝夕之间。况且天下能人异士众多,且各有千秋,又何必执着一个小姑娘?”

  “朝夕之间!老夫一生识人无数,就你个浑小子砸我招牌。我看你那国主撑死活不过五年,你要这天下泰康,就不肖想那凤后?”

  “说人家姑娘年纪小,你今年也不过十五。我瞧那丫头眸光狡黠,心思纯正却不愚善,可比你强多了。”

  “再说这天下虽大,贪婪之辈不少,你正人君子不利用人家小姑娘,多得是图谋凤命之徒。届时大秦落贼人手里,可别怪老夫没提醒你。”

  苻坚下山时犹惦记着徐统与他说的话。

  大秦的将来,真的只剩五年了么?

  他从未怀疑过徐老的话,但此刻偏生地不敢信。

  少年愁苦着眉,举目夜色不明,天昏地暗而竹林诡秘,多少尔虞我诈,都蛰伏在这片黑暗中,如长安一滩静水之下危机四匿,浊气滔天。

  “哟,文玉公子。”

  逢人与他招呼,苻坚侧眼,缘是徐老的嫡亲孙儿,徐琰。

  青年一袭白衣,端的一副救苦救难的仙气儿,只可惜作态全然玩世不恭,目无法纪,举止间多了几分嚣张跋扈的气势。

  苻坚不愿与他深交,只点头示意,“徐公子。”

  “文玉公子刚从我老爷子那回来呢?”

  苻坚瞧徐琰不上,徐琰也看苻坚不顺眼。

  他徐琰从小也是家中翘楚,可打徐统认识苻坚起,大小事不离苻坚二字,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苻坚才是徐家的亲孙儿。

  往常少见苻坚愁眉苦脸,徐琰有意凑近逗弄他,“我说你个儒生也是有趣,坑骗我祖父听你差遣,何不来坑骗坑骗我?”

  “徐公子费心了,因果自在,你我无缘。文玉还有事,就此别过。”徐琰向来说话难听,苻坚不愿同他争执,随即借口离去。

  徐琰双眸狡黠流转,将他喊住:“诶,文玉公子,我听说你来时祖父来接你,你可知为何?”

  见苻坚果真收了步子,徐琰继续道:

  “对头来了群贼寇,专抢姑娘,打劫穷苦人家,今日听说又抓了两个,文玉公子心善,不若去救救那俩苦命的百姓?”

  “文玉这就前去,多谢徐公子提醒。”苻坚朝他行了一礼,快速离去。

  徐琰看他很快没了人影,薄唇一瘪,似嘲非嘲:“迂腐!”

  他好歹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神医,他人求他一药都难如登天,那长安什么张大夫可比他逊色多了,苻坚居然不领他的情。

  反倒是连山中贼寇多少都不问清楚,就上赶着去救两个陌路人,也是愚蠢!

  “祖父,这苻坚也太不识规矩了,我好歹帮他躲了一遭,他竟然不领我的情。”

  进屋时徐统还在饮酒,徐琰自顾坐下,开始发起牢骚。

  “世间因果必报,医者仁心,你该收敛点戾气。”杯中酒尽,徐统干脆抱起酒盅喝。

  “我哪有什么戾气?那小瞎子快死了我救她一命,那苻生想得到凤命之人,我便予他一次机会。您说因果必报,我让他们得愿是因,叫他们还我一果,替苻坚做回替死鬼,有何不对?”

  徐统没空搭理他,他醉了。

  徐琰知道他醉了,他祖父是赵国的忠臣,一身愿为赵国殉命的,若非苻坚来书,他又何须跑到秦国,终日靠壶酒苟活至今?

  “祖父,打小你就说我同你一样,是忠臣命,要忠君忠国。我今日看那小瞎子还挺有意思的,我忠她好不好?她不像你的君王,她没那么容易死,她说她不愿死。”

  徐琰觉着自个定是被这酒味熏醉了,才会喊苻坚过去,让那小瞎子能活久些。

  可他犹记得院前,那小瞎子死死扒着自己裤腿,求生。

  或许她真能活下来。

举报

作者感言

采鲸

采鲸

新人物解锁,求收藏,求评论,求投资,求押宝,求票票。

2021-05-17 0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