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千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裘难平

凤千机 采鲸 125 2021.06.10 22:59

  “贼人在那!裘大人!您快抓住他们!天网恢恢,苟家人敢做贼盗取东海王的财物,裘大人您是明镜高悬的清官老爷,切不能放过他们这帮贼子啊!”

  尖嘴猴挣扎着摆脱士兵的束缚,愣是伸出一只手来指着苟苌同苟谷冬的方向,振振有词地高声亮喝,生怕裘左平没看到苟苌,把自己抓回去受刑。

  裘左平拿眼神示意一队人马率先将他二人包围起来。

  尖嘴猴一见有戏,也跟着那些士兵大摇大摆地上前,“苟大郎,你们做什么不好?非要偷淮南王府上的银两?如今裘左平怪罪下来,我们太常街的人都得遭殃。还不赶快向裘大人认罪!”

  辞严义正的模样,如同带人给隔壁家郎君捉奸似的,丝毫忘了自个原先才是那被逮捕之人。

  但裘左平很是受用。

  二殿下吩咐了要借机逮捕苟家人,尖嘴猴也算瞌睡送枕头,全然无需他动手,一下子就把罪名扣在苟家人头上。

  “苟成洲,你的邻里指认你们家偷盗东海王府白银五百两,本官念在你曾受丞相大人栽培,予你几分薄面。你同你二妹随本官走一趟,待你全家认了罪,本官定会查明秋毫,秉公处治。”

  “放你娘的狗屁!裘绛,你上回幌称违法买卖派人强拆我铺子,这回又打什么主意要私吞我家银子!”苟谷冬秀眉一挑,美目狠厉地瞪去,冲那还在暗自得意的裘左平大骂一通。

  她昨日都不晓得阿娘一时心切,许了太常街一群莽汉五百银去救幺幺。

  那群奔着钱两去的村夫能出什么力?

  还不如她花几两银子买几袋痒痒粉往山寨里扔,甭管他是妖是魔,都叫他哭着喊奶奶!

  然五百银许出去便许出去,左右她再卖力一个月。

  可如今这裘左平竟要把主意打到他们全家身上,全家进牢里坐一坐,得损失多少银钱!

  裘左平慢悠悠走在后头,原听尖嘴猴说道,以为只有苟苌一人,哪想苟二姐这恶妇竟也在!

  这恶妇一张利嘴刻薄也就罢了,动起手来才叫他头疼。

  长安权贵遍地走,他能图谋钱财的地方本就不多,回回都要在她这栽一跟头。

  这恶妇还以为他同平日一般好欺负么,此次可是二殿下想他们。

  “不识好歹的毒妇,给本官拿下!”裘左平抬手,士兵们作两纵队从左右两处围向苟谷冬。

  苟苌自腰间抽出一把镰刀,横空甩出。

  镰刀刀锋于空中一旋,贴着士兵的眼前滑过。

  速度太快,不过须臾便扫过所有士兵。士兵们吓得不敢动弹,两眼紧盯着镰刀的走向,生生瞧成了斗鸡眼,两腿软得哆嗦,连手里的佩刀都有些拿不住了。

  待晃过眼,镰刀已回到苟苌手里,苟苌自他们头顶挨个扫过,那些士兵的额发尽被削掉一抹。

  “动我二妹者,死!”苟苌凝声冷喝。

  少年龙威燕颔,叫人望而生畏,士兵们在苟苌与裘左平之间游移不定,最终还是没迈出去。

  裘左平暗骂这群酒囊饭袋的废物,却也迫于苟苌的威势不敢动作,只好以高声壮胆,硬气道:“苟成洲,你不要不识好歹,这回可是二殿下亲自嘱托的案子。”

  “有本事,叫他来!”苟苌弓起右臂,将镰刀握在身侧,不假辞色,“没本事,滚开!”

  裘左平自然不敢叫苻生过来。

  二殿下本性暴戾,喜怒无常。早在他允诺二殿下时,他便知晓,此事已不关乎他官职保不保得住的事。

  他若没将这事做好,定会身首异处。

  “苟苌,你们盗取的银两,是二殿下的家仆芳姐儿的。那芳姐儿是个忠仆,舍命救主,二殿下感念她的大恩,知她膝下长子得了怪疾,才许了这五百两给她儿子救命用的。”

  “如今他的幼子也来了。”裘左平将那五岁的稚童牵到苟苌面前,“你好好看看这苦命的孩子!你们盗取的是他兄长的救命钱,你舍得他同你们儿时一般受尽苦楚吗!”

  苟谷冬拨开苟苌,走上前好生打量那孩子。

  五岁的稚儿当在爹娘膝下嬉戏打闹,偶来与人打点零工,放放牛羊,看顾田地。

  这孩子眉目间尽是戾气,对人充斥着戒备与愤恨,真当天下人欠他多少万白银不成?

  “裘绛,您多少钱请的?长得还挺嫩。一吊钱,我买来看田地,如何?”苟谷冬收回蹂躏小童的手,娇笑着同裘左平商量。

  “苟二姐,你开什么玩笑!这可是芳姐儿的幼子!你连小孩都不放过!”裘左平最厌恶她故作不知的讽刺人,什么叫拿钱请来的!

  这恶妇是想当街叫他难堪!

  苟谷冬不以为然地耸肩,“他阿娘没了,我雇他来我这打小工挣钱,照样给他兄长治病,不是挺好?裘绛,你不会想事后将这孩子杀人灭口才不给我的吧?”

  裘左平已然被她两句堵得脸色极其难看,若传出什么讹言惑众,他的官位难保“你这毒妇说得甚么胡话!本官向来廉明公正,怎可能做这等事!倒是你们抢了他家五百两,能有什么好心!”

  “空口白话说他家被赏了五百两,苻生要多少银两没有,没了这五百两不会找另外五百两给人家?”苟谷冬切声轻嘲。

  回眼见那待在原地听着他们对话眼神一明一暗的孩童,难得多嘴笑话一句:“小孩儿,三言两语跟着别人来抢银两,是个好本事。你怎的不带你兄长一块来呢?看着还更可怜些。”

  那孩童顿时怒了,一双圆眸睁得极大,龇牙咧嘴,好似苟谷冬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苟谷冬觉得好笑,“怎么?想教训我?”

  小童捏了捏拳头,他们家穷,钱都给兄长瞧病去了,仅有成人半只手掌大的手握成拳,也只是一团细成竹箸的骨头,没半点肉。

  这让他分外无力。

  他尝试过,他打不赢他们。

  苟谷冬瞧在眼里,继续笑道:“行的。只要你足够强大,你便能教训我。我同你这般大的时候,每日都能赚一两银,他同你这般大的时候,可是用明火烧过你身后这位大人的屁股。”

  苟谷冬说完还意有所指地看向裘左平,挑衅十足。

  裘左平当场怒了,本还想看看他们落魄求饶的模样,如今怒气一上头,只恨不得将苟谷冬赶紧抓起来。

  大手扯过小童,将他拽到身后,严声骂道:“苟谷冬,我本念旧情想叫你们乖乖认错!既然你们明抢五百两而不认,还要欺苦主家稚童,本官若不严明办案,怎对得起苦主一片赤诚忠心!”

  “来人!给我拿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