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千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三姐的人生大事!还是担心担心大哥吧(新书求收藏~)

凤千机 采鲸 2692 2021.05.03 17:03

  “鱼婶!雷婆!强叔!我妹子要找童养夫,你们家有俊俏的小郎君可赶紧来啊!”

  太常街临近城郊,苟家则离城郊最近。往常也只有他们路过别人家,没人会路过他们家。

  今次苟熹微和苟今雨出门寻四郎五郎,苟今雨正好一路喊个痛快。

  寻常时候,邻里见着苟今雨来都要喊自家儿郎躲远些,这遭听闻是苟小妹要找郎君,赶紧凑近来:“喲!苟三妞,今儿不找郎君,改找妹夫啦?”

  “鱼婶婶,可不就是我家这个娇滴滴的小妹子,赶紧的把你三大姑八大姨的俏公子都找来给我妹子瞧瞧。”

  苟今雨一把将苟熹微推到前头给邻里婶叔们看个清楚。

  已历经一世的苟熹微可一丁点儿也不慌张,乖乖任三姐拿自己显摆。

  三姐一向听阿娘的话,可不会随便把她卖了。

  前世她不晓得,止以为三姐要将她卖了,当场急得要逃。

  后来三姐告诉她,她不过是先给人点甜头,再明码标价。

  阿娘说,这叫营销技巧!

  果不其然,几人还没来得及仔细端详,苟今雨就把苟熹微藏到身后,挡得死死的,连条缝都不给露。

  周遭几个都是长辈,哪有脸面跑她后头去看?

  可谁都晓得苟家那丫头生的水灵又乖巧,苟家媳妇看得紧,愣是不谈一桩亲,如今好不容易要谈亲事,他们也不想就此错过。

  鱼婶搓搓手,问:“你小妹要挑什么郎君?要多少彩礼?为妻为妾呀?”

  “年龄相仿,模样要好,文采俱佳。”阿娘说得有些多,苟今雨左想右想,便随口报了三个。

  鱼婶拍拍心脯,尚可尚可,不是甚么难要求。

  雷婆却是个长心眼的,问她:“模样何许算好?文采怎样算佳?”

  “我阿娘说了,我们幺幺的夫君,身得八尺长,貌同卫玠俊朗,才高范叔八斗,武比廉颇精通,家中无需权势贵,但有钱粮三五山。”

  苟今雨说着,怕自个说漏还拿手比划起来,苟熹微看了直想笑,早知阿娘这般要求,她前世还跑什么跑。

  强叔笑骂:“你家是找妹婿呢,还是找神仙呢?”

  “就是啊,咱们在这太常街嫁的出去都是好的,这般仙君似的人物一干都进了皇家,你上哪找去?”

  “熹微啊,听婶儿一句劝,乱世美郎君不值当,钱板子还不饱饥人腹呢,倒不如找个权贵家嫁了,兴许还能饱餐几顿。你娘这么招女婿,迟早是要害了你们的!”

  苟今雨急了,饱餐几顿?她家缺的是这几顿吗?

  再说,找神仙怎么了?她家幺幺可是她家的宝,找神仙怎么了?

  她娘怎么就害了她们?

  她还有别的没说呢!

  阿娘说了,苟家儿女要的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那人要是娶个三妻四妾,我们全家打断他的腿!

  苟三姐当即便要冲上去同她理论,手却忽的被拉住。

  苟今雨回头,见是苟熹微走上前。

  “敢问鱼婶婶,您这么懂嫁闺女,你家姑娘可入了哪个朱门?做了哪家贵妾?”

  鱼婶脸色登时气通红,“你!你个小妮子好不讲规矩!亏你那丞相府的姑母这般器重你!真真白教养了!”

  邻里相顾摇头,这太常街谁不知晓鱼婶的闺女前年寻了个茂才,本可以赶考谋个一官半职,可偏偏成亲前遭战乱死了。

  她家姑娘如今十七了,还待字闺中,这般年纪哪还能嫁什么贵族权势?

  这苟家小妹也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鱼婶您都晓得我堂姑母是当朝丞相的夫人,若是我们都要傍什么豪门权贵,那姑母不是要怪熹微没教养了?”

  “我阿娘这般要求也是怕旁的人说我家攀权附贵,再来,也怕我们,似某家人一样挖空了心思精挑细选,最后却闹得竹篮打水一场空。”

  众人面面相觑,心道这丫头嘴可真够毒的。

  不过,说起当今相爷,那可是主上的同胞兄弟,要不是今儿提起这话头,他们都要忘了,苟家有这皇亲国戚,还用攀什么权贵?

  苟今雨一路走来对自家小妹上下打量,按说小妹平日逢这场面不逃跑便不错了,今日怎的还有点脾气了?

  “你变了!”三姐极严肃地摁住她的肩膀,苟熹微挑眉,不答。

  她自然不会以为三姐能觉察她重生之事。

  便是察觉了,她也不在乎。有些人该教训便得教训,有些事该出头必须出头。

  当年生的诸多事端,可没一个人是无辜的。

  尤其是二姐家的事,她那时若非在宫里,家里人怕她担心什么也不告诉她,她怎会任那些人欺压到二姐头上!

  她今世只想护好家人,但若有些人滋事,她也不妨教教他们如何做人。

  苟熹微不作声,苟今雨更慌了,“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今早那小郎君了吧?”

  喜欢苻坚?苟熹微想同她讲这辈子是不可能的,然而还未开口,苟今雨便一把抱住她。

  “你可不能为了那小郎君随意将自个嫁了啊!要嫁也该那郎君嫁,你要是嫁了,阿姐人生三件大事谁负责呀?”

  苟今雨比苟熹微长三岁,身高抽条不少,这一抱,险些把苟熹微闷死。

  “三姐……”苟熹微挣扎着抬头,奈何勉强只能露出鼻眼,“你再不松开,晚饭就没了。”

  “好妹子!还会威胁你阿姐了!走,找四弟五弟给你寻小郎君。”苟今雨说完,迅速跳开。

  笑话,把小妹闷死了,家里谁做饭刷碗?

  “三姐就不担心大哥吗?”小妹突然停下,苟今雨回头看她,就听她说:“大哥去王婆家拿帖,若是腾不出手,”

  苟今雨不以为然,“你可莫小看了大哥,他就一铁牛,看着瘦,可比我隔壁杀猪的大叔强悍。”

  “我是说,他一人去寻王婆,若是手脚不够,你也知道王婆那边姐姐多,省不得要占什么便宜,要是二姐回来,可不好说。”

  一说起二姐,苟今雨浑身就毛刺刺的,她那衫裙还没补上呢,若是她知晓自个赚钱的宝贝被那帮子妇人糟蹋了,不得把手伸向她?

  哎哟,她可不想替大哥,要是男人家太多,她会挑不过眼的。

  不对!小妹平日敢这么刺啦啦地说道大哥么?莫不是……

  “你是不是想一人去寻你那郎君?我可跟你说,没门!要去也得带上我,定教那郎君乖乖当上门女婿!”

  苟熹微问:“那你晓得四哥五哥他们在哪吗?”

  三姐不晓得,三姐平日能关心二姐生不生气,娘亲发不发威,小妹做不做饭便已是好的了,还关心那浪荡的五弟跑哪去?

  三姐来找大哥的时候,这人还是纳闷的,苟苌看她脸上时而木讷时而狰狞,整一个跟鬼上身似的,他们不就是去取个帖子,有这么费神么?

  忽的就听她大叫一声:“大哥,我晓得了!”

  ……

  “凤命?”

  强氏将密信扔到火盆中,手中摩挲着两块玉石,越磨越急,声音嘈杂,在空荡的宫室中极响。

  苟家那个三女儿竟然是凤命!

  她就说她的好大嫂这么急功近利的一个人,竟然放着自己娘家人去如此僻远的角落,缘是在这防着她。

  末座一男子讽刺道:“母亲,一个亡国奴的妄语你也敢信?”

  男子生的唇红齿白,本该五官清秀,左眼戴着半截银雕鬼面具,眉目犀利,面带狞笑,生生凝成狠厉二字。

  玉石啪地砸在案上,强氏怒喝:“苻生,母后说过多少次!母后如今是一国之母,你若不晓得如何叫母后!那就随他们叫本宫皇后!”

  苻生兀地收起笑意,撇嘴冷哼:“是,皇后。”

  强氏气得浑身发颤,她生的儿子怎就一个神儿一个魔!

  打不听杀不得,这顽童何时能不给她添乱!

  左右想想今日还是七夕,可不能闹出半点事端惹皇帝不快,才强行按耐住情绪,对下首的大儿子吩咐道:“长业,你弟弟不懂事也就罢了。你贵为太子,这凤命之人,必须是你的!”

  苻苌起身时,特地撇了眼拽过头去的苻生。

  少年手里的酒盏不知何时碎了,地上掉了大片沾着血的碎瓷块。

  他竟半声都没吭!

  压下心头百味陈杂,回道:“母后,长业知道了。”

举报

作者感言

采鲸

采鲸

肥厚的一章,祝书友们假期快乐~求收藏求评论求投资求押宝求票票~

2021-05-03 17:0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