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千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夜上南山(下):小瞎子,快跑!

凤千机 采鲸 2504 2021.05.12 22:15

  她如今就一瞎子,怎么看得到?

  苟熹微当场便想打他一顿,奈何那帮贼寇就要追上来,忙拽起他的袖子往寨子后跑,却听三里外几人高喊:

  “快看!那是不是有人!”

  “还真是!”

  “原来耗子都在那!快!抓住他们!快!”

  “他娘的!赶紧捉了他们跟大人邀功领赏去!”

  贼寇们寻了大半夜,原以为搜寻无果,明日便要受罚,不想还在回寨的路上碰上了,当即叫嚣着杀过来。

  突地被一群贼蜂拥着追杀,那人低声咒骂:“这群该死的狗东西!”

  “你再不走,该死的就是你了。”苟熹微急着扯他,这人也真是的,骂人也要挑时候,那群人都要杀上来了,他还特地停下来骂。

  就这脑子,也难怪会掉人陷阱里。

  然苟熹微话方说完,就被那人一领子提溜起来。

  苟熹微以为他又要掐她,忙伸手护住脖子。

  那人看了轻笑,似在嘲讽她的自不量力。

  “小瞎子,你知道出路吧?”

  苟熹微不敢出声。

  “该怎么活命无需我教你吧,赶紧走吧!”

  那人说着,一把将苟熹微推出去。

  苟熹微蓦地怔住,他是要放她走?

  她怀疑自个听错了。

  这人有这般好心么?

  “小瞎子,还愣着干嘛?快走呀,再不走,可是会没命的。”

  他是真的想一个人对付那帮贼寇。

  苟熹微心惊,也犹豫了。

  粗听下,二里外有三四十来人追来,他们身上的血腥味很浓,必是凶性极猛。

  习武之人眼力向来不错,这人定也看到了,他真会好心放自己走独自去对付那帮人吗?

  苟熹微的猜想不错,若是她此刻能看见,便知道眼前人刀刃早已握在手中,但凡苟熹微一个回身,那刀随时都会砍下去。

  然而苟熹微看不见,那人挑准了她所有的盲点,举刀时快而无声,不起风波。

  贼寇正急冲冲杀来,苟熹微忙转身,撒开腿往寨子后跑去。

  少女跑得急,却不快,每跑两步便要借靠一旁的竹子以辨方向,一路留下半深半浅的白色印记,在黑夜中不甚清晰。

  那人刚举起的刀又随意落下,望着她离去的方向,登时笑出声来,原来出路真的在那!

  “小瞎子,很好!等我杀出去,给你留个全尸。”

  说完,转身冲那帮贼寇杀去。

  ……

  七月山风鬼啸,卷着林间密竹摇摆,带起竹叶沙沙狂舞。

  打远处看,可见玉竹抱团,竹林郁郁,近处还可闻竹香沁人,风刀衣袂。

  真正身置林中时,所见却极为迥异,抬头不见半分月华,低头不聚一点人影。

  黑,无穷无尽的黑,好似人生遭了厄运蒙了尘,愈往而深,一眼望不到头。

  苟熹微在林里穿行,借着竹子,一左一右固定自己的行径。

  许是贼寇都被那人拦下来,她并未听见有人追上来。

  想起那人交待她走的话,苟熹微心里有些不好受。

  前世她们一家被姚苌老贼追杀,她也是让大哥五哥护着宏儿离去,自己一人留在原地等姚贼来杀。

  宏儿性子刚烈,似他父亲,平日里动不动便“抛头颅,洒热血”“为民而死,死不足惜”。

  她让五哥将他敲晕,才免得他一度为国殉命。

  那时的果决与坚持,是为了她的儿子能平安活下来,是为了让姚苌老贼不要为难她的儿女。

  也是她身为人母,对唯一幸存下来的儿子最后的保护。

  然这次,她却是被护着逃跑的人。

  萍水相逢,那人为何拼死放她离去?

  他不是还要杀了她么?

  那帮人少说也有三四十人,她这般走了,留他一人,是不是有些不道义了?

  她虽不是什么心善之人,但也知“恩必还,仇必报”的道理,那人是威胁过她,可也帮她拦下了那伙贼寇。

  苟熹微攥紧拳,知恩不报可不是她苟家人的作风。

  阿爹阿娘定也不希望她欠人恩情。

  罢了!

  凭她一个瞎子回去也是死,左右等她找到徐统,再来救他。

  希望他能撑到那时。

  若撑不到,苟熹微也没法了。

  她必须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护住家中的父母兄姊。

  心中计较着,苟熹微更加急切地寻着路。

  山风刚刮下来几滴汗珠,额间又迅速凝了几颗,颗颗黄豆般大,一凝结,便被风拨落地上。

  苟熹微燥的不行,却不敢停,抱起袖袍往脸上一抹,继续找。

  寨中的酒肉香味渐行渐远,苟熹微以为自己走远了。

  心头大喜。

  可回念一想,她行了不过千余步,左摇右晃地找方向,撑死也就走了半里。

  哪有这般远?

  苟熹微速即冷静下来。

  也是了,今夜风大,按理她不可能凭嗅觉辨清方向。

  唯一的解释,便是她不知何时入了徐统布的阵里。

  当即停下脚,苟熹微警备着周遭的动静。

  风在耳边咆哮,冰冷肆意割着肌肤,夹着竹木香钻进口鼻,教她吐息分外不适,胸口烦闷。

  她犹记得五哥说过,徐统别的本事都没有,就怕仇人追杀,所以住所四周尽数布了阵法。

  倒不是什么大杀阵,而是一种名叫“混添锁云国阵”的阵法。

  这个阵法不入则已,入了定要找到生门,才可逃出生天,否则要么进了死门被活埋,要么活活困死在这阵中。

  今早她便是按照五哥前世带的路子避开了这阵法,没想到这会偏偏让她遇上。

  可她前世没问五哥这阵法怎么破啊!

  她又不能再死回去问五哥……

  苟熹微掏空脑子回想,她记得前世五哥同四哥讨论奇门遁甲时说过什么“三奇六仪”“春生秋死”“五行生克”。

  但他们一念叨便是一整天,以至于她一听见他们聊起什么“休生伤杜,景死惊开”都要避得远远的。

  苟熹微悔极了,老天这会又不可能掉个四哥五哥来搭救她,她又不会什么乾坤八卦,如今还是个瞎子,怎的找生门?

  但世间事总归阴极必阳,阳极反阴,要不,哪里她觉着最不舒服,她便去哪得了。

  反正待着是一个死,此阵六门“三吉三凶”,她总还有一半的机会不死。

  苟熹微想着,直接坐到地上胡乱盘算起来。

  祖母说过,东阳西阴,北阳南阴。

  西边走不得,南边走不得,西南更走不得。

  她应当反其道而行,便是八面去五,三路择一。

  如今,只有一个问题:

  哪里是南?何处才是西?

  南面向阳,北面背阴,竹木向阳而绿,背阴而黄。

  若她还没瞎,大可观竹面色泽来判南北。

  而如今……

  心中焦躁,苟熹微觉着胸口闷得紧,不知是不是今日跑得太急,此刻歇下来,汗水依旧大颗大颗地冒着,连胃也在翻涌。

  倒像是前世饮下金屑酒后的反应。

  苟熹微连连摇头,她又没喝什么毒药,怕是自个庸人自扰了。

  阿娘说过,这终南山的山谷,白日吹山风,夜里吹谷风,她此刻在五重寺的后山,此面偏西南,这风当也偏东偏北吹。

  她逆风而行,应能找到出路。

  打定主意,苟熹微立即起身赶路。

  许是上天真的垂怜她这条小命,苟熹微行了不过两里路,便觉周遭气味清新不少。

  隐隐还可闻得一股淡淡的草药香味自半里内飘来,香味混杂,似乎不止一种。

  还有一股刚熬完药的药渣味,应是倒在院子外头某处,离她最近。

  苟熹微蹙紧眉头。

  记忆里,徐统也不晒草药。

  她是到了哪里?

  惊疑未定,苟熹微忽觉一阵眩晕,小腹绞痛,五脏紊乱。

  回想一路来时的异常,她面色大骇。

  该死,她是真中毒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