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千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年尚幼,不可不可!(新书求收藏)

凤千机 采鲸 2163 2021.05.01 17:10

  苻坚觉着这对姐妹甚是有趣,惦记着小姑娘的奇症,默默记下苟三姐的话,便唤来张大夫。

  小将军一举英雄救美,军中早已窸窸窣窣议论起将军的好事,碍于将军威严,士兵们尽压低了声,不敢多问。

  耐不过好奇,张大夫走来时,还有人托他小心探听一二。

  老头儿可不似那些只会轻言细语的碎嘴爷们,甫一张口,便关心起将军的喜事来,“小姑娘生的好啊,公子可要上门提亲去?”

  言里言外满是揶揄,惹得苻坚无奈摇头,“先生可莫要拿我玩笑。苟姑娘年纪尚小,我不敢误了好姑娘的名声。”

  张大夫不以为然,“英雄救美自古有之,此番是成人之美、天作之合,公子怎能说是玩笑呢?”

  军中有好事者,跟着起哄,“是啊将军!救命之恩以身相许!这小娘子将军就纳了吧哈哈~”

  更有甚者掐着糙嗓门,学那姑娘家娇滴滴地扭捏起来,“蒙将军救命之恩,将军您就纳了奴家吧~”

  苻坚虽官至龙骧将军,也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小世子,念书打仗还可,这些军大爷的荤话如何听得?

  登时面红耳赤,喝道:“胡闹!狭恩求报,岂是君子所为!你等回去各罚一百遍《表记》!”

  这帮莽夫哪里识得几个大字,军中体罚他们也便认了,将军却偏罚他们抄书,那不是要人命的活计么!

  军中顿生哀嚎遍地。

  却听竹屋里传出一老生笑声朗朗。

  “公子何必动怒呀?他们说的不错,这姑娘确实生的好啊!”

  话未歇,就见一位白须飘然的老先生,头戴小冠,身着素袍,手摇一蒲扇,安步当车,自屋内走出来,苻坚几人面露喜色。

  张大夫同徐先生曾有一面之缘,对其在玄学一派造诣极其佩服,此刻听徐老一言,便觉老伙计话里有话,当即问道:“徐老有何见解啊?”

  徐老先生款步行了几步,一双鹰隼般的眸子炯炯有神,锁着苟熹微离去的方向。

  不由感慨:“此女是天赐的凤后之相,可不是生的好啊?”

  方才他在屋内观战时惊鸿一瞥,虽不曾看仔细,但那一眼窥得的命相,确实不假。

  想不到,这世间千机万变,他而今已是风残烛年,竟还能见到这般命道不凡之人!

  真是老天眷顾啊!

  周遭大多是练武之人,便是徐老先生未刻意高声相告,众人也能听个一清二楚,顿时倒吸凉气。

  凤后?

  莫不是得此女即可坐拥天下?

  苻坚却不这般想,“徐老,小子们见识浅薄,您这般说道,我等会信以为真的。”

  蒲扇一挥,徐老先生哼吹胡子,笑骂道:“当真便当真!老朽苟活一生,何曾许过妄言?”

  苻坚淡笑不答。

  世人都当老先生夸夸其谈,最擅长殷勤稚童,他却知徐老说的句句认真。

  不过那小姑娘无权无势的,无端怀璧,也是平生祸患,倒不如止于无羁言谈,左右等徐老消气,也便忘了。

  ……

  初秋七月,天甚好。

  花开满城,树影妖娆。

  风微干、万物燥,是个繁殖的好季节。

  早晨鲜嫩的枝桠还黏着露珠,树下一窝妇人就叽叽喳喳的。

  都在嚷哪家的儿郎要讨姑娘。

  师洋洋刚从铁铺子回来,手上搂着一箩金针银针。

  打树下路过,特意往她们那多瞧了一眼。

  她家大郎和二姑娘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却还没寻到合适的人家。

  可把她愁坏了。

  妇人们聊得正欢,见是师洋洋来了,亲切招她,“是苟家媳妇来啦。今儿赶巧了,我们正聊你家姑娘呢。”

  师洋洋惊喜,平日喜婆可都是躲着他们家走的,今天还有人主动聊她家姑娘?

  不过片刻,她又冷静下来,聊是聊,可不一定是好事儿。

  但又不想错过半点机会,她决意按兵不动,先打探清楚。

  “我家几个姑娘虽承我半分姿色,德行尚可,才气却没几分,哪家儿郎能瞧得上?”

  “哎哟!”前头那粗眉大痣的妇人一拍大腿,谄笑道:“哪有亲娘这么说女儿的!这街头巷尾谁不知道苟大媳妇教女儿教得好呀!真是要才情有才情,要样貌有样貌,我王婆在这太常街当了三十年的喜婆,就数你苟家的帖最多!”

  师洋洋高兴,苟家虽然在长安有些名声,但从她家大郎成年来,三年都没见喜婆上门,今儿王婆居然说他们家的帖最多。

  “王婆,这‘最多’是多少呀?”

  王婆笑着拿手比划,“这三十帖得有半桌高,你家帖子啊,得堆三层楼!”

  三层楼!那求亲的不得从长安东边排到西边去。

  许还排不下,得排到城郊!

  再分三纵队,西南北都给排满了!

  师洋洋更乐了,忙用手掩住唇角,“这么多,王婆您不得把腿跑没了。不如我喊大郎去您家取帖,等我跟公婆挑选完,您再上门。”

  “不忙活不忙活,有熹微那姑娘,我老人家腿跑断了也值。”王婆可打算好了,这一票得干大的,如今投帖的还只有什么御史大夫,等她家熹微姑娘嫁个将军侯爷,随便一把赏银,一辈子都不用愁囖!

  师洋洋面色不太好看,“王婆,您家来的帖都是熹微的?”

  王婆应道:“可不就熹微姑娘的。”

  她家除了苟熹微还算正常,剩下一群妖魔鬼怪,谁敢上门?

  个个巴不得娶了苟熹微后赶紧跟苟家断个干净。

  师洋洋气急,她就说这些爱嚼舌根的妇人什么时候对她如此热络,敢情是打她家小女儿的主意!

  “王婆,我家幺幺可只有十二岁。”

  “十二正好啊,您瞧邻巷的李家张家,小公子才十二岁,儿子都有了。你家姑娘,年纪刚刚好!”

  王婆面容和善地劝,师洋洋可不听。

  让她女儿十二岁结婚?

  这是在侮辱她这个社会主义女青年!

  当她十二年义务教育白学的?

  成年都没成年呢,结什么婚!

  适才看着还有些良善的妇人此刻俨然是一群馋人肥肉的野狼犊子,师洋洋当即掉头就走,有此邻里,家门不幸!

  几个妇人见师洋洋气急败坏离开,转头来安慰王婆,“王婆,苟家媳妇不懂事,您也别同她计较。咱们太常街的亲事没有您哪成的了,苟家媳妇不领您情面,我们家可还得仰仗您呢。”

  王婆笑嘻嘻地顺着她们的话茬,又接了几个活。她才不气呢,她王婆几十年白干的么?日后,她定教苟家求着她把苟熹微嫁了!

举报

作者感言

采鲸

采鲸

五一快乐,求投资求收藏求评论求票票~

2021-05-01 17:1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