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千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2G网络的文玉公子

凤千机 采鲸 2130 2021.06.05 23:59

  观音山一战后,派去援救观音山的丞相府府兵们在山寨四周探查,足足巡了一天一夜,到翌日清晨才回到丞相府复命。

  “没有抓到一个活口?”苻坚听着下属报来的消息,拧紧眉心。

  他昨日没仔细留意,回来思索一番,才发现苟姑娘的大哥最后并没有同他们一块离去,而是去了山寨。

  依照表叔表婶之前的说法,山寨里应是没有其他人才对。

  然而他的人刚上去,山寨便被屠杀精光,着实让人不得不有所怀疑。

  说起来,当时苟姑娘被挟持时,那贼人似乎在逃。

  山贼已将村夫们赶到山下去了,又何须逃?

  除非有另一批人避开村夫们,杀进寨子里去。

  “倒是发现了一个活口,但是被他给逃了。看模样,是个汉人。”领头的继续向他汇报。

  “除了地牢里一个被鞭尸得血肉模糊的断臂贼人,其他都是一刀致命。将军,屠杀山寨的人颇有本事,若是……”

  苻坚知晓他的意思,若是招安来,必是一大助力,但是若对方也是存反心的贼子,便是一个大威胁。

  不过当今主上圣明,想来还是能以德服人的。

  就是,那个鞭尸的……

  “仵作可看出那人的致命伤在何处?”

  “那贼人喉头有一血洞,约一指宽,直穿脖颈,仵作将那人伤处切开,连骨头都戳透了。”

  来人说着下意识想摸住脖颈,他亲眼见那仵作割开血肉,裸露出来的骨头中一个幽深的窟窿,吓得他差点反胃吐出来。

  力道如此毒辣,也不知是跟这人有什么仇。

  苻坚私以为是那贼子欺负了苟姑娘,苟苌一怒之下回去将那人结果掉,又把人给鞭尸了。

  却听属下继续道:“仵作怀疑那血洞乃姑娘的发簪所刺。暂还未发现有任何尖细如此的兵器。

  仵作还说,这人虽鞭尸得血肉不分,但血洞上仔细瞧,还有一道刀伤,下手极重,把那贼人身前的血洞遮住了,但后背处的血洞没藏住,而且很明显是后面补上的。”

  后补一刀?

  什么情况用得着后补一刀?

  还要鞭尸让人看不出原身。

  若按以往,苻坚定会追查到底,可今日,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好了,你们退下吧,继续调查那逃逸贼人的下落。找到后带回来,调查清楚山寨的始末,彻底解决了这祸害。”

  “是,将军!”

  几人领命就要下去,门外突然来人传报:

  “将军,不好了!蒲伯派人来传,苟家人在太常街闹事,闹得太凶,如今府上的人都拦不住了。”

  “表叔家?”苻坚微愣,表叔家不是一向不喜上他们家来么?

  今日串亲戚来了?

  ……

  “苻坚!给我出来!”

  “好你个文玉公子,竟然敢陷害我大哥!”

  “你最好给我出来说个明白!我大哥怎么跟你勾结了!”

  “苻坚!你给我出来!”

  苻坚过来时,苟川正拉着苟今雨在苻坚宅子前斥声痛骂。

  “阿川表弟,苟姑娘,你们找我有何事么?”

  苻坚隔着十来步便喊他们,倒没带其他人,怕闹出什么事来。

  苟今雨见他过来,登时跳脚:“苻坚,你来的正好!我大哥怎么招你惹你了!你要传出那样的传闻污害他的名声!

  我还以为你是什么丞相公子,洁身自好,冰清玉洁,没想到你是人面狗心,衣冠禽兽!”

  方一骂出口,苟三姐没来由地心虚,毕竟违心的话她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讲,不过,她好歹说了一半实话不是?

  苟川扶额,虽然苟今雨骂得他挺爽,但总觉得冰清玉洁四个字顿时不美了。

  不过此刻一致对敌,苟川可没什么功夫去纠结她的措辞。

  “苻坚,我苟家与你也算井水不犯河水,与你家慈的恩怨早已了清,如今你们还无故毁我大哥名声,是甚么意思!”

  “毁你大哥名声?阿川表弟,表哥他怎么了?”苻坚被他们咒骂得莫名其妙,他调查观音山的功夫,苟家又发生了什么事?

  有谁要害苟苌?

  苻家的亲戚都晓得,苻坚这小子学习十分刻苦,做事分外专研,是以,鲜少听坊间八卦。

  这会儿苻坚的消息渠道,还极其的堵塞。

  苟池正是看中了这一点,一大早让苟川和苟今雨上他太常街的宅子来闹。

  苻坚表弟这人好管闲事,长安城但凡有个鸡毛蒜皮鸡飞蛋打的情况,便要插上一手。

  好在公子两耳闻不见窗外事,才少了不少是非。

  但苟池为人最懒,能让别人做的,绝不自己动手。

  全身上下,唯一勤快的,也就是那张嘴了。

  此刻就是看苻坚瞌睡了,想给他送块玉枕解解乏。

  于是苟川很机警地说出最关键的那句:

  “别乱攀亲戚,我告诉你,你敢派人四处传道我大哥的坏话,就要做好给自己收尸的准备!

  我大哥的谣言你最好早点撤掉,否则我们跟你没完!走!”

  说完直接带着苟今雨离开。

  留苻坚在原地,愁着。

  “公子,这苟川委实没礼数没见识,您这么良善一个人,忠君报国都来不及,怎么还会害他大哥?”见自家公子被人在门外骂的狗血淋头,蒲伯心疼地想来安慰他。

  公子为苟家的事忙了一日一夜都没阖眼,这苟川一大早就来宅门口大喊大叫,非要说他大哥的名声是公子污蔑的,他家公子每日愁苦国家大事,哪有闲心去针对你个小农夫!

  真是吃饱了撑的非要来蹭脸熟!

  还日日说他们跟丞相府没恩怨没瓜葛了,相府才不想有他们这帮穷亲戚!

  苻坚没作答。

  他全心都在忖量着苟川之前的话。

  苟家人不会这般无厘头地上门闹事,阿川表弟这么说,定有其中道理。

  看来在他调查观音山时,有人把主意打到苟家人身上来了。

  ……

  “苟川,我们这样会不会太缺德了些?那苻文玉也没真对我们怎么样啊?昨日还救了我们。”

  回去的路上,苟今雨心里还有些内疚。

  苟川奇怪地上下打量她,“苟今雨,你今日变姑娘家啦?还给他们着想。”

  “什么变姑娘家!你姐姐我本来就是个姑娘!”苟今雨当时就急了,可说完又耷拉着脑袋,“苻坚也没做什么错事啊,平白遭了一顿骂。”

  他们也经常遭受这种不白之冤,明明不是他们的过错,别人听风就是雨,把罪过全往他们家丢。

  三姑娘难得这般落寞,苟川看不惯她这模样,骇声道:“行了,四哥说了,他们官家的事,他们官家自个去解决。

  那苻生想用我们对付苻坚,那就让他们神仙打架好了。干我们什么事?

  身为皇家人,他们自己没这个准备,那就是他们自个给自个挖坟了。

  再说,四哥还有下一招呢,怕什么!总不会让苻坚死在这关头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