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千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苟家有仙子

凤千机 采鲸 2225 2021.05.30 19:53

  苟苌被她劝笑了,“幺幺,我只是想捡个东西。”

  家中还有爹娘和小妹,他还没到要寻死的地步。

  “真的?”苟熹微抬首,见大哥确实没有半点欺骗自己的模样,才放下心来。

  “那就好,那就好。”

  想想也是自己多心,大哥怎地也不可能走上寻死这条路来。

  “大哥,我们回去找阿娘好好商量商量,阿娘这性子还是很好磨的,我们多磨磨,总能说服阿娘的。”苟熹微一路拖着苟苌,同他讲。

  苟苌应了声:“好。”

  心里却没当回事,也没告诉苟熹微帮派散了。

  阿娘就一雷厉风行的性子,哪有那么好劝?

  也就小妹平日乖巧,才会这般觉得。

  回到家时,一家人都在大堂里坐着等他们。

  苟苌觉着握在自己手上的力道紧了紧,低头时见幺幺冲他笑笑,眼神十分安定,苟苌的心里不知为何也跟着踏实下来。

  幺幺真的长大些了,教他多了几分安慰。

  “阿爹、阿娘,我们回来了。”苟熹微直接拉着苟苌上来,教他在前座落座。

  打眼都不看爹娘一眼,气焰不可谓不嚣张,师洋洋瞧她还一脸心安理得的模样,心里暗骂:这个幺幺,还敢给她摆脸色,真是平日里宠坏的。

  正要开口训斥一番,苟熹微两步作一步地走上来,趴在师洋洋腿上,撅着秀眉,苦着小脸,格外委屈:

  “阿娘,幺幺差点就见不到你了。要不是大哥把我救回来,我还以为要去黄泉路上等你们五六十年。”

  师洋洋登时气笑了,自家小女儿自认长大懂事了,许久没同自个撒娇,今日为了她大哥,卖得一手好萌,真是教她哭笑不得。

  “阿娘,你不知山里那些山贼多可怕,体大膘肥,拿的刀都有三五十斤重。

  大哥好厉害的,手起刀落,一手一个。

  大哥带的姐姐们也是好威风的,把山寨的贼寇都杀个精光。

  阿娘,你就别让大哥解散她们好不好?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一双小手揪着她的袖摆一下一下地摇晃,一声声唤得软绵绵的,师洋洋的心都快给她软化了。

  果然还是要调教调教,不调教不成活呀。

  你瞧瞧,这撒娇卖萌的天赋多好~

  苟侃红着脸,两眼撇开,这乖丫头,喊的怎么不是爹爹呢!

  一想小奶娃三岁时骄里娇气地喊“阿爹,幺幺要骑大马”,多教人疼呀。

  这般想着,苟侃老脸更红了。

  却见四个小的使劲憋着笑,真是不懂老人家的快乐。

  老人家不晓得,他嘴角的笑意也快绷不住了。

  苟熹微为了大哥可是连老脸都豁出去了,别以为她不晓得哥哥姐姐们都在偷笑,可阿娘就吃这套。

  “阿娘,你就答应吧~啊?大哥也没做错事,你就别生气了,也别让他们解散吧~”

  师洋洋挑眉:“小丫头,就这么想你大哥拉帮结派的?”

  苟熹微回头偷偷瞟了苟苌一眼,凑到师洋洋耳边悄声道:“娘,大哥帮里这么多姐姐,随便捞个,都能当你儿媳妇。你干嘛把她们都推出去?”

  “你这丫头!”怎么懂的这么多!

  师洋洋真是被这小女儿逗乐了,抬手给她一记爆栗,瞧幺幺疼得挤出两滴眼泪,才捏着她的鼻子,解气道:“小鬼灵精,听你的,阿娘准了。”

  “大哥!你听到了吗?阿娘说不解散了,阿娘说不解散了!”苟熹微激动得跑过去抱住苟苌。

  “嗯。”见幺幺如此兴奋,苟苌双眸微弯,唇角也多了几分笑意。

  苟今雨三人也为大哥高兴,不过碍于某人近乎要杀人的目光,还是没有上前。

  多少还是得给阿爹留三分薄面。

  唯有高座上的师洋洋笑意极浅,与苟苌两相对视,二人都是一般心思。

  爹娘同不同意只是一种态度,根本改变不了既定的事实。

  屠杀山寨这么大阵仗的事,若消息传得快的话,两日后便会在朝堂上呈禀主上。

  若只是传得他带着街坊杀贼救人,还可说他英勇了得。

  若是传他统领一个江湖帮派,那就有谋反之嫌,轻则发配荒野,重则以死服罪。

  不过既然师洋洋同意让大郎成立帮派,就做好了帮他解围的准备。

  “五郎,去把四郎叫回来。”

  “不用喊了,我回来了。”

  话未歇,门外来人。

  少年头冠湛蓝巾帽,墨发随意散着,一对羽玉眉下镶着双狭长的桃花眼,唇红齿白,素脸清瘦,轮廓秀美,本该生得绝艳的美态,奈何薄唇唇尾下撇,一双剪眸沾着刺骨寒意。

  若不是穿着一身蓝白相间的学子服,真要误认是哪里落下来的仙子,嫌弃凡间嫌弃成这样?

  “家里出这么大事也没人唤我,当我死的不成。”苟池自顾在空位落座,抬手给自己倒了杯茶。

  饮下又有些反胃,苦着脸咽下去。

  “整天死不死的挂嘴上,你老娘我还活得好好的呢!”师洋洋一见四郎就来气,这臭小子,成天在别人家里窝着,也不晓得回家。

  要不是他回来,她都不晓得他一夜未归!

  还好意思在这同她吆喝!

  火气上来,又骂道:“又去哪喝酒去了?一身酒气!”

  说到喝酒,苟池也奇怪,自己并无饮酒的嗜好,怎么会喝醉?一觉醒来已是晌午,与他朝起闻鸡的习惯相比,委实诡异。

  醒来时自家同窗一脸无辜的模样不似作假,看来自己还是太不自律了。

  今夜还是早睡的好。

  “大哥的事我一路上听了不少。

  幺幺你平日这么乖,还同大哥跑水里去玩。

  大哥你也不怕幺幺着凉了,姑娘家娇弱的很,如今湿了一路,你还不带她去换个衣裳。”

  适才他看他们在水里泡着,就觉着不舒服,秋老虎毒是毒,但幺幺一个姑娘家要是受寒怎么办?

  众所周知,苟四郎一身聪明才干,全给了一张嘴。

  苟苌同苟熹微互相看了看,二人半身衣裳都还湿哒哒地粘在一块。

  苟苌想着要不要带幺幺去换衣服,苟熹微看着还在叨的苟池,拉着苟苌的袖袍,继续听。

  “阿娘你也是,一出事就让大哥解散帮派。若是山里只有苻坚这个二愣子还好,但是寨子里可不止苻坚一个,你让大哥解散帮派,那也是死路一条。”

  “不解散你说怎么办?”师洋洋只想立马捂住苟池的嘴,但她现在不能。

  “想让我闭嘴就好好听着,凡事先下手为强,将计就计,晚些带你们看姜太公钓鱼。”

  “大哥,你现在去太常街找甄田她们,跪也得把她们跪回来。”

  众所周知,苟家池仙子向来嘴上不积德。

  要不是那张嘴着实有点玄乎,连苟侃都想帮他把嘴缝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