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千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我们是不会有结果的!

凤千机 采鲸 2488 2021.05.26 21:51

  “阿川表弟,这阵法可解吗?若是不能解,我们绕条路上山也无妨的。”

  苻坚见苟川摆弄这阵法许久,也不说话,以为他遇上难题,便开口问他。

  苟川现在很苦恼。

  平白无故被二姐打晕也就罢了,躺在那还要被苟今雨推给苻坚这混小子。

  虽说救幺幺很重要,但是要他同苻坚待一起,还不如让他去卧春楼里看小娘子。

  虽然同样好看,但看小娘子不香么?

  本也想着设法让苻坚进这困阵,随后直接甩了他,可苟川自己武力又不行,没有苻坚相助,指不定一上山就被抓了,还谈什么救大哥跟幺幺?

  只好快速解决阵法,掸了下衣裳,站起身,“好了。”

  阵法破解的同时,传来众人厮杀喊叫的声音,苻坚听着不舒服,他们动作还得快点,不然得徒增多少杀虐,赶紧道:

  “那我们快些去山寨吧。”

  “你不能去!”这声音离他们不远,苟川自然也听到了,想是大哥他们闯进了寨子,也正因如此,他才更不能让苻坚过去。

  苻坚这人向来墨守成规,他大哥此番虽说是带人杀敌,为民除害,但要是让苻坚看到了,定会以为大哥圈养私兵。

  倒不是怕他指认什么,就怕其他人也来掺和,这官家的事谁说得清?

  他之前也闻得大哥所带之人都有一股女人香,想必大都是女子。这场厮杀以男子的痛叫声居多。

  大哥应还占了优势,不必他过多担心。

  然而苻坚不晓得他的心思,当即就要追问,苟川怕他生疑,搪塞道:

  “我是说,我们的目的是救人,既然已经有人牵制敌人,我们不如从寨子后边溜进去,找到幺幺被关押的地方,赶紧救她出来。这样他们也能赶紧撤退不是?”

  “确实,那我们走吧。”

  苟川本是为了给大哥打掩护瞎说一通,毕竟他也只知幺幺上了这山里,如今在哪都不晓得。

  哪里料到二人行不过一里,还真碰上了苟熹微。

  小丫头正被人挟持着。

  那人戴一青面獠牙的鬼面具,长到脚踝的黑袍宽大肥厚挡住了身形,右手持利剑架在苟熹微脖颈上,小心翼翼地快步行走。

  见苟川苻坚过来,忙把苟熹微扯到跟前,长剑往里一横,正好贴在肌肤上,渗出一丝血来。

  “别过来,退后!”

  苟川二人担心他伤害苟熹微,乖乖后退三步。

  “再往后退!等我平安离开,自会放了她。”那人继续喝道。

  苻坚很快后退了半里,苟川却还留了几分心眼。

  这贼子向来诡计多端,说的话算不算数还不一定,苟川慢吞吞往后退,手悄然放到腰间的剑上。

  却见苟熹微冲他眨巴几下眼睛,眼神往苻坚那处瞟去。

  二人自小偷跑出来玩,为了躲阿爹阿娘,也学会眼神交流,动作示意。

  苟熹微轻轻一撇,苟川当即会意,凑到苻坚的耳边嘟囔:“你一会儿捏颗石子打他右臂,我顺势把幺幺救回来。”

  那人见他们嘀嘀咕咕的嚼舌根,骂道:“你们现在干什么?别想耍什么花招!”

  苟川嘿嘿一笑:“我们哪敢想什么花招,不过是在讨论兄台的面具好看,也不知是在哪做的?赶明儿我也去做一副。”

  “再多嘴小心我杀了这丫头!”那人似被说中了什么不该说的,恼羞成怒。

  一颗碎石破空砸来,那人是个谨慎小心的,早先看他们窃窃私语,留了个心神,闻声快速躲开,分外不屑。

  苟川和苻坚面色都不太好,本想着趁他不注意,打他的右手,好让他丢掉剑,他们再趁机把苟熹微救回来。

  哪想这人居然比他们快一步。

  “哼,想从我手里抢走这小丫头,没门!还不赶紧给你大爷……”

  话未说完,那人突然闷声痛呼,随即倒地,胸口插着一把镰刀,刀尖仅刚好穿过胸膛半寸。

  死了?

  二人没想竟是这样的突转,不由咋舌。

  树后走来一个男人。

  黑发高束显得额头饱满,眉目清秀却看着分外冷峻,藏青色的短褐露出结实修长的双臂,常年受毒日曝晒肌肤却如璞玉般白。

  苟苌走到地上的死人那,淡定地拔出镰刀,动作利索干脆,“走吧。”

  “大哥,你也太帅了吧!”苟川怔愣了好一会,终于惊呼道。

  他刚还以为要再想什么法子,大哥一刀子下去,全解决了。

  苻坚不是第一次见杀人的场面,但杀人总归是下乘之策,若是有其他法子救人,何必再造杀孽?

  而且他杀人如此利落,人命岂同草芥?

  少年脸色惨白,似要说什么,苟熹微从一开始就在打量他,也晓得他在想什么。

  她早前同大哥用暗语谋划怎么杀了这人,不想就遇到苻坚这小子,她好歹认识了苻坚一辈子,熟悉他的脾性,这人不喜杀生,见大哥杀人,定要过来叨些什么。

  果然就见他要开口,苟熹微走上前,直接拿话堵他:“多谢公子出手相助,我大哥适才担心我们的安危,错手伤了那贼人。公子明察秋毫,想必不会怪罪我大哥吧?”

  人家姑娘都这般说,苻坚也觉着确实事发突然,情有可原,便道:“苟姑娘不必担心,文玉自然晓得的。”

  “嗯,那便好。山中危险重重,我们还是赶紧下山去吧。”

  苟熹微说完,也不管他,她想去翻看一下那个尸体。

  适才逃出来时李黑骤然消失,她生觉得这尸体是李黑,而不是那个幕后之人。

  俯下身时,果真见到面具边沿处一圈黝黑的胡渣子。

  贼王逃了!

  “怎么了?”苟苌问。

  苟熹微不想大哥多虑,只道:“没事,只是觉着这面具太丑。”

  忽而又想起牢里另一人,“大哥,寨子里还有一个人被关着,你晚些可否也将他一起救出来?不过那人不一般,你将地牢打开就好,莫要被他伤了。”

  苟熹微说的那人正是苻生。

  她适才从牢里出来的时候,便隐约听到有好些人冲杀进来,知道是大哥带了人过来。

  好歹苻生也算救了自己一命,给他开个门,算是还了人情。

  至于之后苻生是生是死就全凭天命吧,她可不想让大哥为了救苻生这个暴君受伤。

  苟苌点头应下,便快速往寨子而去,却不单是为了救人。

  见他神情严肃,走得也如此着急,苟熹微刚想说不用这般重视,他的命没大哥的重要,奈何苟苌已经走远,便也无可奈何。

  回身时,苻坚还安静地杵在原地。

  少年自苟熹微说完,就一直发着愣。

  苟姑娘刚刚说他明察秋毫,还关心他的安危。

  还要他同他们早点下山,免得遇见山贼受了伤。

  他活了十五年,这还是第一次有姑娘关心他。

  难道苟姑娘真的喜欢自己吗?

  不,她不能喜欢他。

  他也不会喜欢任何人的。

  他已立志此生只为这天下六合,人间太平,也不知哪一天便会马革裹尸,战死沙场,苟姑娘若是喜欢他,定要守一辈子活寡。

  他怎么能白白糟蹋人家好姑娘!

  是以,苟川同苟熹微往山下走的时候,苟熹微突然被人攥住了手。

  抬头时,苻坚一本正经地望着她:“苟姑娘,你千万不要喜欢在下,我们是不会有结果的!”

  “有病!”苟川一手将他的头推开,拉起自家小妹远离这头黄鼠狼,“幺幺,走!别理这傻子!”

  笑话!回家给幺幺找那么十来二十个童养夫,还怕幺幺忘不了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