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千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1章 做不了,那就不做呀

凤千机 采鲸 2190 2021.06.29 23:09

  “苟姑娘,请留步。”

  拐出丞相府第二条巷子的时候,苻坚追了上来。

  苟熹微回头,少年身法了得,尾随在他们后头,便是如今耳聪目明的苟熹微,也没听出任何动响。

  未几,苟池已将苟熹微挡在身后。

  同样是习武之人,他虽未听到声响,但也有察觉苻坚追了上来。

  不过苻坚此人在他眼里算不得好,他还巴不得人家不出来。

  苻坚见有苟池拦着,在十步开外停下,朝苟池抱拳。

  随后看向苟熹微,也没说半句话。

  意思倒是明白的很。

  苟熹微轻扯苟池的袖脚,苟池回头看她。

  “四哥,没事,我同他讲两句。”

  今日既然与堂姑母家闹开,她又怎么能放弃这次机会,彻底绝了与苻坚的可能。

  阿爹说得对,王侯将相、豪门世家,哪个都不是他们要碰的。

  该断则断,不断就乱,今日她便要断个干净。

  幺幺自有主张,苟池也没再说什么,深深看了一眼苻坚,才往前稍走开两步。

  守在苟熹微身后,同没走似的。

  反倒是苻坚隔得却有十步来远。

  不知道的,还以为苻坚是那要走开的人。

  “公子有什么话便说吧。”

  “我……”

  苻坚自认不是什么行事说话扭捏之人,但苟池站在苟熹微身后怒不可遏地看着他,实在让他没有办法问出口。

  苟熹微见他哑然半天,估计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开始,直接开口道:“公子既然无话可说,我倒有几句要同公子说明。”

  他哪是无话可说?他好些疑问想问个明白。

  但自小的素养让苻坚维持着面上的镇静温和。

  “姑娘请讲。”

  “世子殿下心善,此前在终南山替熹微躲过一箭,又在观音山搭救我家人,熹微铭记于心,日后有机会定当回报殿下。

  但请世子,与我家保持距离。苟家不过布衣出身,我阿爹与令慈是堂亲中的堂亲,也算八竿子都打不着边的亲戚。

  更何况你我两家门户悬殊,太常街的百姓没什么坏毛病,就是看不惯有权人。世子若是心善想让我家好过些,请日后,莫来叨扰。”

  苻坚一路上都在想着苟熹微的话,以至于到家时,侍童唤他许久,他都未曾回过神来。

  “公子公子!公子,您在想什么呢?”侍童自小跟着苻坚,没什么大本事,这胆子倒挺肥,喊不醒,直接凑苻坚耳边大声吼,愣是将人给喊醒了。

  苻坚正迷惑着,也没恼他,只问道:“阿木,堂叔家为何每个人都想和相府保持距离?我们家给他们丢脸了不成?”

  阿木害气道:“公子你糊涂呀,女人的话得反着听,贫家的话得倒着想。如今百姓餐餐得饱,不就想有钱有势。”

  兀地想起什么,又给苻坚出了主意:“我听闻今早苟家二姐同裘左平一言不合打起来了,这裘左平向来睚眦必报,定要给廷尉大人面前告状去,公子你若是能替苟家挡了这横祸,他们还能不对你感恩戴德?”

  “阿木!”苻坚拧眉轻喝,“我不需要堂叔他们对我感恩戴德。”

  他就是不想看到母亲那般落寞。

  还有……

  阿木跟了他这么久,他教训一两句也就是了。

  “你总归是为我好,下回莫要说那些话就是。走吧,去趟廷尉府。”

  ……

  同日,黎明。

  一身形单薄的黑衣人自半开半掩的小窗窜进来,落地还未站稳脚跟就急急跑到桌旁,对着桌案重重一拍,冲着坐在对面的男人喝道:

  “苟池都闹到相府去了!这会苻坚铁定不会中计,你原先怎么答应我的?怎么能放任苟池去闹!”

  男人捏着茶杯的手稍许停顿,敛开半边眸子看他,“你怕什么?”

  “我怕什么?我当然怕!”黑衣人气急,“贼山我放了多少年的心血,他苟苌一票人冲上来,我的心血全没了。”

  “是你安慰我说只要张遇不晓此事,计划还是能继续实行,不然我就是冒着送死的危险,也要让苟家全家陪葬!”

  “我劝你最好莫逞匹夫之勇。”男人将茶盏款款放回桌案,慢条斯理地回他,“如今有苻生使计,裘绛在前头充做先锋,你贸然去掺一脚,先前的努力不都白费了?贼山一事你能保住性命也算好的了,珍惜自己的小命,可别让李黑白白替你送死。”

  说到李黑,黑衣人倍感哀恸,他在那帮贼寇当中隐藏多年,身边也只培养了李黑这一个心腹,才得以在观音山一战中留得一命。

  如今若再要拼命,他还上哪找个替死鬼?

  “那你说怎么办!苟池一闹,苻生的计划就落了半成,我要的可是让苻坚死!”

  “苻坚不会死,但苻生也不是个善罢甘休的人,你我就等着瞧吧。”

  ……

  太常街。

  “这都闹的什么事呀?”

  “苟家算说闹腾,可这逆反的罪名扣的也太大了。”

  “这你就不晓得了,今日那苟二姐可是把裘大人给打跑了,裘大人本是廷尉左平,怎么可能忍得下这口气?这苟家这回怕是走到头了。”

  苟池同苟熹微回来时,太常街正闹腾着,来来往往尽是苟家的坏话。

  听得二人脸色都沉如水。

  苟池眸子微眯,伸手掏了掏耳朵,“幺幺啊,咱们街上怎么这么吵吵嚷嚷的?”

  说完也没等苟熹微回他,自顾自地扶手,笑道:“哦!也对,为兄倒是忘了,我们这街上熙熙攘攘一群乌鸦乱啼,难怪吵闹!”

  苟熹微搁他身边直摇头,她家四哥的嘴,又闲不住了。

  可她今日听的,怎么这么痛快!

  不过痛快的也就苟熹微,这太常街的小百姓可没人听得下去。

  直接凑过来同苟池骂道:

  “苟池你这混书生的嘴怎么不积点德!”

  “就是!哪有人这么说街坊邻里的!什么乌鸦,你就不说点好的。”

  苟池笑:“这德是积给好人保平安的,你们是吗?说你们是乌鸦还是留了面子,这无事生非、落井下石的本事,乌鸦可做不来!”

  那些人见说不动苟池,就对苟熹微教育道:“苟家小妹,你也不管管你哥,就凭他这张嘴,我们可不敢跟你家做邻居!”

  苟熹微也笑了,“做不了,那就不做呀。”

  说得好似她哥不说话,他们就能做个好邻居似的。

举报

作者感言

采鲸

采鲸

章节已更换成功

2021-06-29 23:0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