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千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小郎君啊?不约不约!(新书求收藏~)

凤千机 采鲸 2055 2021.04.30 16:18

  双脚落地,苟熹微方看清他模样,少年郎眉眼如旧,可不就是苻坚!

  “带下去罢。”

  刺客尽数被擒,士兵们上前要将刺客押下,苻坚又特意叮嘱他们不可慢待俘虏,士兵们领命退下。

  “姑娘,可还安好?”

  苻坚收剑回鞘,浑身戾气尽收,气质文雅柔和。

  前世在略阳便听闻苻家有子天生紫眸,却不渗人,反倒别致的好看。一身儒雅风度温润了英朗的皮相,持剑时是一方雄杰,收剑时犹是翩翩君子。

  人人都称他有霸王之相。

  她家虽和苻家也有些渊源,但她及笄前从未见过他。家里但凡提到苻坚的事,五哥都嗤之以鼻,说:“一个靠讖言标榜高位的小子,泛泛而已!”

  后来她嫁给这人才知晓,五哥说的没错,传闻中万人敬仰的大秦天王也不过是个甘与布衣共清谈、和市井同耕地的儒生,就是和五哥所说的“泛泛”意思相悖罢了。

  如今再见他,苟熹微也没什么别的心思。她与苻坚本就是陌路联姻,一个为了救济天下,一个为了重耀门楣,本没什么恩怨可讲。

  但这人一心为这天下打拼到死,是个大麻烦。阿爹前世就教导他们,乱世起落跌宕,人人可称王称帝,乱的很,叫他们别沾染苻家的麻烦事。

  事实也确实如此,前世为了苻家的江山,她全家死的死,逃的逃。

  想她苟家也属名将之后,她一世贤良淑德,母仪天下,家中兄弟虽不是什么大将名相,但也都入了朝堂,上了战场,保秦国守江山,最终却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重活一世,她可不会再踏他苻家这趟浑水。

  小丫头眼珠子一眨不眨盯着自己,苻坚被瞧得耳根染粉。

  他虽在长安小有名气,那些姑娘小姐偶也多看他几眼,但瞅得如这般近乎的,还是头一遭。

  伸手搁她眼前晃晃,“姑娘?姑——娘——姑娘!”

  最后一声真把苟熹微魂都惊醒了。

  回过神,就见苻坚凑得忒近,乍然将他推开。

  “嘭”的一声轻响,倒把苻坚吓着了。

  寻常姑娘家推搡也是这般气力吗?他怎觉得这狠劲更像是他同师父比武时用的……

  “小女苟氏今雨,谢公子搭救。”苟熹微借着向他道谢的功夫,又后退几步。苻坚瞧了扎眼,他虽不自恃风流,但也没至惹人厌恶的田地,哪里惹着这丫头了?

  与他隔了较让人舒心的距离,苟熹微慢条斯理地开始胡扯:“公子见谅啊,今雨自小就染了奇症,但凡有个男子靠近,今雨这手就不怎么听使唤。”

  一见男子,手便不听使唤要打人?

  “姑娘这病症确实……棘手。”苻坚眉心皱的深,似极愁苦。

  少许,就向苟熹微引荐随行队伍中一身着麻衣、脚踩草履的老者,“我等此次正巧与长安城的张大夫一道出行,不若让我请张大夫给姑娘瞧瞧病症?”

  苟熹微心道坏了,张大夫何许人?此人医术高明,便是称作“长安第一圣手”都不为过。她那胡诌来的病症哪逃得过他老人家法眼?

  细听下还能听见竹屋中有人离桌起身的声音,还夹有老人的咳嗽声,是徐统那厮!

  拆穿事小,若是逢见那眼毒的徐老先生,再得他一句凤后之相,才是不妙!

  苟熹微忙道:“今雨在家中也看过医,都说无用,就不劳烦公子了。天色、”

  “不劳烦,张大夫医术高超,姑娘不妨再试试?”

  你不劳烦,我劳烦啊!

  苟熹微晓得这人惯管闲事,前世在战场上就爱随处发善心,没想到年少时更没脸没皮。

  似乎担心她再作推辞,苻坚还继续叨:“姑娘,这病虽不伤人性命,但日后总归会影响家宅和睦,便是在外头也极易引发冲突。若劳烦我一时,能教姑娘受益终生,我愿意让姑娘劳烦。”

  “呵呵,那可真多谢公子了!”苟熹微心想我家宅和不和睦关你甚么事啊?一个大男人这般婆婆妈妈,难怪姚贼不饶他,她此刻就想一刀将他宰了。

  屋中脚步声越来越近,苟熹微仿若还能看见老人一步步稳当地踏在木板上。

  当下实在不愿同苻坚拐弯抹角,“天色不早,今雨还要上山找幺妹,还是先告辞罢。”

  “不早不早,张大夫医术高明,诊脉极快,不耽误时辰,姑娘大可一试。姑娘的幺妹我唤随从帮忙去寻,姑娘不必担心。”

  若换旁的人早该骂他调戏良家女,偏偏苻坚端的是一身正气浩然,讲的是一本正经,苟熹微气得直想吐血。

  便听得身后三姐大骂:

  “呔!小丫头上哪学人偷会小郎君!还敢背着你阿姐!”

  苟熹微闻声大喜。

  苟今雨气喘吁吁追到此地,没见着苟熹微与他推搡,就见一俊俏小郎君同小妹分外亲近,一把将小妹拉到自个身后护着,眼神提防苻坚便好似母鸡护食般。

  笑话!她家小妹模样好,性子好,又未及笄,甚么郎君敢来招惹!

  甭管对头阿谁,气焰先压人一头,“恁是哪家混小子!我苟三姐的妹子也敢调戏!皮痒三姐给你来几鞭!”

  “阿姐,刚是这位公子救我一命。”苟熹微担心三姐一冲动就将苻坚给打了,忙拉住自家阿姐,心里头却乐得自在,三姐平日别个时候着急火燎的,这遭却急得应了时辰。

  苟今雨一听郎君救了自家小妹的性命,登时抚手,“救命恩人?救命恩人好啊,小公子姓甚名谁?是哪家的儿郎?年方几何?可曾婚配?我家小妹今年十……”

  三姐开口便如洪水冲破了河坝,止也止不住,苟熹微赶快将她扯回来,紧掩住她的口。

  再任她说下去,姓名住处都要给她叨个遍。

  “我同阿姐还要上山求福,便不叨扰公子了。”苟熹微说罢,便拽着苟今雨速即远离此地。

  力气颇大,苟今雨一时挣不开,又担忧小妹被误伤,便顺势被她牵扯着离去。

  临走还不忘回头喊一句:“郎君公子,闲暇来长安太常街苟家,三姐我必扫榻相迎啊!”

  惊得苟熹微脚下趔趄,她的好三姐哟,莫不是要将她害衰了去?她可不想再同苻坚有甚么往来!

举报

作者感言

采鲸

采鲸

再一波求投资求收藏求推荐票求评论~

2021-04-30 16:1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