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这个魔头超谨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唯杀而已

这个魔头超谨慎 剁椒咸鱼 2047 2020.02.11 12:53

  “……胜者,小孤峰苏淼。”

  “多谢两位长老。”

  苏淼不紧不慢地把五块金阙收了起来,看了一眼仇岩:“刚才情况危急,弟子出手难免未经考虑,还请长老将仇师侄带下去,尽力救治,若是灵石缺少,从我每个月的配额中扣除便可。”

  “苏师弟真是有心了……”

  两位长老勉强笑了笑,仇岩连咽喉都被洞穿,要是能救活就有鬼了。这种场面话,听听也就罢了。

  苏淼也笑了笑,转身下台。

  先前对青璃有过污言秽语的人里面,这个仇岩就是一个,再加上刚才在台上,仇岩显然已经对他起了杀心,就算这次苏淼留手,以后也说不定会惹来更多的麻烦。

  对待这种人……

  唯杀而已。

  ……

  “这算不算‘不破不立’?”

  看台上,沙罗再次看向卫庄。

  “这……”

  卫庄的脸色也有点古怪。

  作为燕歌行的弟子,他是知道师父曾经送过一块【星尘玉】给苏淼的,因此对苏淼隐藏了自身实力,也有着不小的怀疑,劝说沙罗暂不插手,也有一部分心思是想借机看看苏淼隐藏了多少修为。但……

  直接动用法器击杀仇岩?

  一般情况下,亲传弟子手中掌握的法器,肯定是比其他弟子多的。有些法器甚至能越阶杀人。

  但是像这种法器,通常不会在宗门大比中出现,否则大比就不是看个人的修为,而是看谁身家更丰厚了。

  可……

  苏淼使用的法器,的确只是最普通的飞剑,和护身法器。以卫庄的眼力,可以轻而易举地看出,金阙只能归入凡器的范畴,连灵器都算不上。

  这种法器,就能挡下通幽境的拼死相博?

  法器的威力,主要由两方面决定。

  其一,是本身材质和炼制手法,这一条决定了法器的上限。

  其二,就与使用者的修为有关了。

  在法器本身材质能够承受的情况下,使用者注入的灵力越强,法器发挥出的力量也就越强。甚至如果在低阶法器中一次性注入过量灵力,强行催动的话,可以发挥出超越本阶段的强大威力。

  当然,代价就是法器会迅速崩裂解体。

  凡器就是低阶法器。

  正常情况下,是很难对抗通幽境以上的修士的,尤其是仇岩的【血刀术】,乃是赤霞峰长老赤鬼的成名秘术。

  后者在多年前下山的时候,曾经在世俗界有过一段孽缘,并且留下了几个子嗣,和一招半式血刀术,因而世俗界才出现了【血刀门】这个江湖门派。这一层关系,别人知之不详,但卫庄作为赤霞峰代理首座,自然是知道的。

  虽然在他看来,【血刀术】充其量只是一门二流秘术,但毕竟是赤鬼长老多年的心血,多少还是有点独到之处的。

  这样一来,能够抵挡仇岩施展出来的七十二式血刀术的金阙,就很值得琢磨了。

  若是能略加改进,在化神境甚至归虚境修士手中使用出来……

  就算这条路子行不通,也可以将金阙批量产出,交给那些修为较弱的年轻弟子,从而迅速增强他们的实战能力……

  短短几秒钟内,卫庄心里已经闪过了好几个念头。

  但脸上依然不露声色。

  “你对那小子的护身法器,很好奇?”

  沙罗淡淡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卫庄低眉顺眼,笑了笑:“沙罗师叔误会了,我只是……”

  没等卫庄说完,沙罗就接着说道:“说实话,我也蛮好奇的。”

  “?”

  “我小孤峰在缺月各峰中,根脚最浅,底蕴最薄,唯一还算拿得出手的也就是符箓阵法之术了。至于炼器方面,全是这小子自己的研究,连我这个做师父的都不了解。”

  沙罗说着,缓缓在看台上站起身来:“你若是有什么想法,尽可以去找他商量,但别想着耍心机。另外……

  那个被他杀掉的弟子,好像是赤鬼长老的徒弟吧?

  七十二式血刀秘术,还有【血蟾丹】秘药,连这种东西都教给徒弟,这老家伙还真是舍得,要是不知道的,只怕还以为这仇岩是他自己的儿子吧?”

  “……”

  卫庄保持着眉眼低垂的动作,没言语。

  “多余的话我也懒得说了,不过赤鬼那老家伙的性子,好像很记仇来着?”

  说到这一句的时候,沙罗微微眯着眼睛,有些意味深长的样子。

  “……请师叔放心,弟子知道该怎么做。”

  卫庄躬身行礼。

  “那就好。”

  沙罗收回目光,双手拢入袖中,转身施施然离开。

  直到沙罗身影走远,卫庄才直起身来,回头望了一眼擂台所在的方向,然后缓缓从看台另一端走下。

  ……

  自从和仇岩交手,暴露了【金阙】和【飞剑·改】这两张底牌以后,苏淼也没有再继续掩饰的意思。

  接下来的几场比斗,干脆和仇岩那场一样,开局以后直接把金阙撑开,然后四十九枚飞剑一股脑招呼出去。用这种方式对付炼气境弟子,差不多等于是牛刀杀鸡,结果没有任何悬念。

  以至于到后面几场,苏淼一上台,对面就直接认输。

  但认输归认输,这些弟子显然并不服气。

  在其他人看来,苏淼完全是凭借法器取胜,而且像金阙这种足以击杀通幽境的法器,根本不可能是自己炼制的,多半是作为师父的沙罗赠予他的,即使借此赢得了比斗,性质也和使用【血蟾丹】的仇岩差不多,也只能说明有个好师父就是让人羡慕。

  对此……

  苏淼并不在意。

  虽然自家师父的确身家丰厚,但这种待遇,可是献祭了一整个世界换来的。

  而且,炼制这些飞剑,也需要花费不菲的成本。浪费在这些炼气境弟子身上,根本就收不回来。

  所以估摸着自己的胜场次已经足够进入前五以后,苏淼就开始有意识地划水,遇到对面几分钟内还不主动认输的,就干脆自己认输。

  一直到了十多天后。

  每天公布的胜场排名中,苏淼不出意外,以第十名的成绩擦边进入了人字号擂台的前十。

  到了这个阶段,还剩下的弟子人数已经极少。

  基本上就是最终的名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