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这个魔头超谨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纸鹤寻音术

这个魔头超谨慎 剁椒咸鱼 2033 2020.01.15 11:39

  差不多写了有几千字的样子,苏淼才停下来,考虑了一会儿觉得没有遗漏,才合上玉简。

  喝了一口灵果泡制的茶水,把刚才消耗的灵力补充回来。

  然后才将客房四角的几面旗子一一撤除,收回到储物法器中。

  做完这些,过了几分钟,就听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苏师叔,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请您下去用餐。”

  门外说话的是邱雨。

  “知道了。”

  苏淼应了一声,跟着邱雨出屋下楼。

  修士到了炼气境以后,引气入体,是可以不用吃饭的。

  这里的饭,指的是五谷杂粮。

  而灵蔬、灵兽这些食材,不仅滋味鲜美,更是对修行大有好处,所以一般阔绰一点的宗门,都会有专门的场地种植蓄养这些东西,用来给门人定期提供饭菜,改善伙食。

  但苏淼一行现在已经下了山,并不想引人注目,也就入乡随俗,由邱雨吩咐客栈的后厨做了几道小菜,再加上一些几个本地的特色点心、酒水,摆了一桌子。

  这家客栈楼上是客房,楼下是吃饭的大厅。

  像新安县这种地方,说好听了是县城,人口其实也才不过几万人,和前世的天朝根本没得比,但现在刚好是饭点,大厅内来来往往的客人很多。

  其中不乏行脚商贩、本地猎户打扮的人,说话声此起彼伏。

  苏淼坐下来没一会儿,就看到几个穿着本地捕快装束、腰佩刀剑的年轻人从外面进来,找了张空桌子坐下,招来店小二点了几个酒菜,边吃边聊。

  “听说了吗,应家前几天又死了个家丁。”

  “嗯,好像是晚上起夜的时候不小心掉到了井里,天亮的时候才被人发现,捞上来就已经断气了……”

  “这么倒霉吗?”

  “这可不是单纯的倒霉,听我舅公说,这新安县几年前曾经出过一头厉害的邪物,前前后后害了十几口人,就连应家也被那鬼东西缠上,还好有一位仙师经过此地,出手镇压了邪物,将它封印在应家大宅后院的那口水井中!”

  “真的假的,说得这么玄乎?”

  “反正我舅公是这么说的,据说那口水井自从封印了邪物,就没有再出过水,可偏偏井壁上却长满了杂草,邪门的很。

  对了,听说那仙师当时还看中了应家的小孙女,想要收她为徒,但因为孩子年龄尚幼,应老太爷不放心,所以才予以婉拒。没想到最近这些日子,那邪物又开始不安分了。”

  “……”

  几个人又断断续续说了几句。

  苏淼听在耳中,心念微动。

  仙师?

  邪物伤人?

  这几个人言谈中所提到的消息,似乎和他此行的目标有点接近,不过……还牵扯到了应家?

  难道当初路过的那位“仙师”,就是沙罗?

  按理说,若真是这样,沙罗应该把事情经过告诉他的,但实际上却只是一语带过。

  忘了,还是……故意的?

  在小孤峰待了这么多年,苏淼对自家师父的脾性也算是有些了解,后者的确是经常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嗯,可能是因为上了年纪,做事情总是喜欢拖泥带水,一点都不干脆……

  放着一个随手就能杀掉的鬼物不杀,而是用更麻烦的方式封印起来,然后把这个麻烦甩给徒弟,美其名曰“历练”。

  这种事情,很像是沙罗能做出来的。

  应家这个家族,在苏淼的【江山社稷图】中也有记录,算是新安县的一方士族豪绅,祖上更是出过几位身居高位的权臣,虽然时隔日久,已经有所没落,但仍然有着不浅的余荫。

  不过……

  虽然这几个人看起来只是俗世的普通人,但也不能排除是修士伪装的可能性。故意在大庭广众之下谈论这些话题,目的就是为了引有心人上钩。

  对于修士来说,想要把修为遮掩起来,办法很多。

  但若压制到和普通人无异,而且还能不被其他同阶修士看穿深浅,就非常困难了。

  据苏淼所知,只有那么三四种方法。

  还需要再观察一下。

  苏淼放下碗筷,端起杯子慢悠悠喝着茶水,等了一会儿,就听到那一桌的人又嚷嚷起来。

  “……你们说,这鬼怪之谈,究竟是不是真的?”

  “谁知道呢,不过八年前那起案子倒是真的,县衙里面至今还留着当时的卷宗,我曾经亲眼看过一次。”

  说话的青年脸上泛着红光,说话的时候还喷着酒气:“要不,咱们兄弟几个今天晚上就过去看看,要真是有什么脏东西作祟,就顺手将它宰了,也算是替天行道,如何?”

  “这……”

  “你们该不会是怕了吧?”

  “怕……怕个鸟,干了!”

  几个年轻捕快显然喝酒上了头,热血一冲,当即就拍桌子站了起来,从旁边的板凳上拿起各自的刀剑。

  “师叔,那一桌……要不要?”

  张四海显然也听到了那几个人刚才的谈论,递来一个探询的眼神,同时用手在自己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这是要抓过来逼供的意思。

  苏淼摇了摇头。

  根据刚才的观察情况,他已经基本上排除了这几个人是修士伪装的可能性。

  这几个捕快都是二十来岁,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手掌上都有很明显的粗茧,气血也比一般人旺盛许多,应该都是常年练武之人。

  而且除了那个提到自己舅公的青年,其他几个人都多少带着一点外县口音。

  俗世的武者中,其实也不乏高手,单打独斗的话,未必比淬体境的修士弱。其中所谓的“先天高手”,更是可以与炼气境的修士一战。

  但如果要对付的是鬼怪之类的东西,就另当别论了。

  “我们初来乍到,对此地的情况不了解,由他们帮忙探探底也好。你们两个先回去休息,有事情我随时叫你们。”

  回到房间。

  苏淼从袖子里摸出一张巴掌大小的灰色纸片,随手折叠了几下,折成一张纸鹤的模样。

  随着一口气吹过去,纸鹤支棱着翅膀在桌子上立了起来,轻轻颤动了几下,就从窗户飞了出去。

  【纸鹤寻音术】

  这个术法,就没什么说头了,只是苏淼在瑶光洞闭关期间,利用修行之余的空闲时间,研究出来的一种小手段。

  纸鹤中注入了他的灵力,在飞行中看到和听到的东西,也会一一记录下来,被他所感知到。

  当然,一般的修士是不会这种手段的。

  毕竟记载纸鹤制作方法的古籍,还是苏淼从小孤峰藏书阁的故纸堆里面翻出来的,拿到的时候就已经是残本,为了将它复原出来,苏淼可是花费了不少心思。

  纸鹤飞上夜空。

  深灰色的纸片,和夜色几乎完全融为一体,上面的灵力波动微弱到几乎感觉不到,即使是有修士从旁边路过,只要不亲手触摸到,多半也会将纸鹤看作一只凑巧经过的飞蛾。

  苏淼在床边盘膝而坐,微微闭着眼睛,沉息静气。

  时间缓缓流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