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这个魔头超谨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一剑平山

这个魔头超谨慎 剁椒咸鱼 2030 2020.02.02 14:04

  把这些东西交给新手玩家来学习,然后象征性地收取那么一点点学费,对于这种事情,苏淼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接下来……”

  苏淼看了看脚下的雪鸮尸体,卷起袖袍,然后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套完整的解剖用具。

  既然没有【采集术】可用,就只能通过手工来采集了。

  作为一名兼职炼药师,随身带着解剖器具,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

  ……

  转眼就过去了数日。

  这几天,苏淼一直待在小孤峰上,一边忙于自己的修行,一边时不时帮青璃指点一下。

  偶尔再抽时间打听一下外面的消息。

  自从他们一行回来以后,缺月门内一直风平浪静,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大动作。

  至于玄剑宗……

  在韩枭回来的第二天,月来峰的另一位亲传弟子就御剑前去,直接把他们所在的山头抹了。

  嗯,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一剑下去,原本七八百米高的玄剑山,就只剩下山腰以下的四百米,上面一半直接变成了平原。

  听上去好像有点夸张……

  但动手的人毕竟是月山手下的二弟子。

  月山现年五百多岁,从二百多岁的时候开始亲自收徒,早年所收的不少弟子,年龄甚至比沙罗都要大,其中颇有那么几个,修为已经突破到了归虚境。

  而对于归虚境的强者来说,一剑削平一座山头,并不是很难做到的事情。

  不过……

  这桩事件一传出去,立刻就在修行界引起了轩然大波。

  本来,玄剑宗和天蛇宗的争斗,还只是两个小宗门之间的恩怨,这种事情一年中都不知道要出现多少次,大多数宗门也不怎么在意。

  修行界嘛,各人自扫门前雪,除非是关系特别亲近的宗门,才会有互帮互助的可能。

  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往往都没什么好下场。

  但事情既然牵涉到了缺月门,就不一样了。

  在一些正道修士看来,这是魔宗对整个正道的公然挑衅。

  今天灭了玄剑宗,如果放任不管,明天是不是连自己也要被灭了?

  因此,以【正气门】、【五岳剑宗】等几个宗门在内的正道势力,联合向缺月门发声谴责,并呼吁藏剑宗和凌天剑门出面,诛灭魔修,主持公道。

  但……

  藏剑宗的反应,却是出乎意料的平静。

  好像是默认了玄剑宗覆灭之事一般,甚至对白衣青年的失踪也没有任何反应,好像根本就不在意。

  这种平静,反而有点让人奇怪。

  尤其是作为当事人的韩枭等人。

  这几天内,韩枭和苍松长老等人各自到小孤峰来过一次。

  前者是过来看望苏淼,毕竟在这次离开山门之前,他还曾经在苏淼面前说过会保一行人平安无恙的话,现在回头看看,多少有点打脸。

  至于苍松长老,主要是为了顺路拜访一下沙罗。

  虽然他是太阴峰的长老,但任何一峰的首座,身份地位都远远高于一般的长老,打好交道肯定是没错的。

  对此,苏淼和沙罗都是心知肚明。

  简单寒暄了几句,把苍松长老一行打发走后,沙罗微微眯着眼睛,有点玩味地看着苍松长老一行的背影。

  “说起来,苍松这家伙虽然修为不怎么样,但他收的这个女弟子却有点意思。”

  “?”

  苏淼挑了挑眉。

  青璃也满脸好奇地看了过来。

  沙罗笑了笑,漫不经心地说道:“苍松是一百多年前到缺月门来的,在门内待的时间也不短了,陆陆续续收过五六个徒弟,能活到现在的,好像也只有那个小丫头了。”

  “嗯?”

  苏淼这次才是真的有点好奇了。

  这段情报,是他所搜集的资料中没有的内容。

  毕竟,缺月山上的各峰长老、内外门弟子、再加上一些派遣到俗世或者其他宗门中活动的门人,足足有数千名之多,对于其中的大部分人,苏淼都只能打探到大概的情况。

  例如是某某峰的弟子,上山的时间。

  更具体的,就一头雾水了。

  沙罗看了看苏淼和青璃,勾动嘴角笑了笑,解释道:

  “你们也知道,各峰做事的长老因为要经常下山走动,处理宗门内外的事务,难免会有折损。

  这苍松也是出了名的倒霉,几乎每次下山都要遇到点状况,他自己逃命本事不错,但跟随他的弟子就未必如此了,早年所收的几个弟子,基本上没有能跟在他身边超过五年的。

  反倒是这个新收的女弟子,已经六七年了还安然无恙,实在少见。”

  “每次下山……都会遇到状况?”

  这种情况,怕是已经不能用倒霉来形容了。

  恐怕要么是苍松长老的命相有问题,也就是传说中的“天煞孤星”,专克弟子。要么……就可能存在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了。

  苏淼下意识地生出了几种阴谋论的猜想。

  “不多说了。”

  沙罗施施然起身,有些惬意地伸了个懒腰,双手抄在脑袋后面,朝着苏淼扬了扬下巴:“坐了半天有点乏了,我先回去睡一觉,青璃的功课就暂时交给你了。

  对了,别忘了帮她准备午饭。”

  “……”

  苏淼很怀疑,前世那个人狠话不多的魔教妖女青璃,是不是就是被沙罗这么放养出来的……

  沙罗自己的修为固然不俗,但是在教徒弟这方面,并不出色。

  就算是苏淼自己,当初刚上山的时候,也基本上是靠自学,沙罗能提供的,只是修炼过程中所需的各类灵材,以及偶尔的几句指点。

  也就是苏淼有着前世的经验,再加上体质相较一般的NPC略有不同,这样放养也没什么影响。

  换做青璃……

  没有自己这个“大师兄”帮忙教导,上山以后就被沙罗直接放养,隔三差五指点一下,最后能成长到什么样子,只能看天意。

  修炼方面,青璃的天资摆在那里,就算自己摸索,上限也不会太低。

  但性格方面,以缺月门一贯的门风,青璃最后会变成那种性格,也就完全能够解释了。

  没办法,苏淼只好继续担起代师教徒的任务。

  顺便帮青璃准备了午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